3月28日,18名徐州驴友,乘坐借来的中巴车,自驾去江西婺源赏油菜花。3月29日清晨,驴友们经过一夜休整,从婺源县沱川乡查平坦村出发进山,因为迷路,车辆只能顺着狭窄的山路行驶。达到小沱村时,意外发生了——当地村民称中巴车轧坏了新修的水泥路,不仅提出赔偿要求,还把车堵在山上20多个小时。3月30日晚,18名驴友在车被扣的情况下,又包车回到了徐州。

驴友求助

  村民说我们轧坏路 被困20多小时

  从3月29日上午开始,一条徐州驴友的求助信息在微博和微信朋友圈里疯转,大致内容是一群驴友被困在婺源山上20多小时。

  我们是徐州驴友。我们18个人(含2名未成年人)28日傍晚到查平坦,29日8点半从查平坦前往查墓坑。早晨雾大,没有信号,我们沿山路而上,因车辆较大,无法调头,看到新修的水泥路,旁边无任何禁行标志,我们只好全员下车,空车驶过,谁知被说轧坏了他们的路,要一平方米一百,开口要十万。他们在山上用大车强行堵住我们,后说到村委会解决,至今被滞留在沱川县小沱村委会。

  29日上午,车上一位老人差点犯心脏病,幸好带了药。刚刚一小时前他们叫了一群妇女过来,见到我们就骂,动手打了我们一个女孩,踢了她的肚子,把她推到地上。

  110、市长热线、旅游局电话等等我们能够打的电话都打了。来的领导却始终不给解决,我们心平气和地问乘警车前来的领导,他们却要一个女孩上车说,并要带她走,我们问带到哪里去?他们说把她卖了,接着便推人关门,让司机强行倒车。包括3名老人、2名儿童在内的乘客都是在寒冷的大山深处过夜,夜里他们还不断让村民前来骚扰。

  新修的马路是否有警示标志

  徐州驴友:沿途没有标志

  昨日,记者联系到徐州驴友张梅(化名),她向记者讲述了事发经过,当天清晨,18名游客乘中巴车沿着一条山路前行,山中通讯信号弱,导航失去了作用,司机发现迷了路。上午8点半左右,车行驶过程中停下,司机下了车。张梅表示,司机当时发现路面上铺有塑料膜,下车查看路面情况。

  张梅表示,当时突然一名中年男子跑了过来,称车辆轧坏了他们新修的水泥路。很快又有几人上前,一名自称施工队负责人的男子表示,水泥路刚修好3天,不能行车。“那名负责人说,我们必须按照路面造价赔偿,标准为每平方米100元。对方还说,车辆已经开了100多米。”

  驴友们认为,中巴车开上覆盖薄膜的路面只有十多米就停下,且沿途根本没有任何路牌标示。

  婺源方面:留下明显障碍物

  对于徐州驴友的说法,婺源县沱川乡小沱村党委副书记于幸福并不认同。于幸福说,村民用塑料薄膜覆盖在马路上,并且留下了非常显眼的障碍物。游客搬离了障碍物,开车驶上马路。

  游客一方则称,确实有薄膜覆盖在新修的马路上,但是只有一些不起眼的工具和秸秆放在路上。司机怕轧坏村民的工具,才将工具清理到一旁。司机在开车前先检查了路面状况,然后空车通行。

  3月29日下午,婺源县交通局派质检人员到现场对道路进行了勘查。勘查后质检人员表示,目前从表面看,路面没有被轧坏,但是新修的公路需要28天的恢复期,现在不能保证后期会不会出问题。

  昨天,婺源有关部门通过“@江西发布”官方微博回应:马路为村民集资修建,修好不到三天,有明显损坏。

  18名被困者有没有挨打?

  徐州驴友:同伴被打呕吐

  扬子晚报记者了解到,因与对方交涉无果,驴友们先后拨打了当地市长热线、公安局、旅游局等电话,当地派出所、旅游部门、交通部门先后到现场协调处理。

  张梅表示,村委会负责人提出的赔偿要求是10万元,当天中午,驴友们被乡里安排吃了一顿盒饭,晚上每人领到了一桶泡面。入夜,18名驴友在车内休息。

  3月30日上午,驴友在和村委会协调时,与当地村民发生了争执。张梅表示,驴友们与几名小沱村妇女发生了冲突,一名25岁的女驴友在冲突中被踢到身体倒地,随后出现头晕、呕吐等情况,在驴友们的要求下,当地的110警车送其到婺源县人民医院。

  婺源方面:我们想扶没扶住

  婺源县沱川乡小沱村党委副书记于幸福表示:“动手打人完全是污蔑。一个穿黄衣服的小女孩因为路滑,自己摔了一跤,旁边的干部出于本能伸手去扶,但没有扶住,而那个女孩一下子坐到地上,并说自己被打了。”

  有驴友反驳了这个说法,“当天地面已经干了,不存在路滑的问题。当时我看到村民围上来,对小女孩说你赶紧跑。结果从我左右的胳膊下至少伸出三条腿向小女孩踢去。”这位驴友说,村民在打人时,干部和警察在一旁笑着围观。

  婺源县沱川乡小沱村党委副书记回复,“他们几个家庭一起出来自驾游,有几家确实态度不错,但还有四五位女同志说话很难听。”

  赔偿10万的说法靠不靠谱?

  徐州驴友:村民们咬定1.8万

  网友发微博时称,对方要价十万才放行,但记者发现,赔偿金额出现了多种不同的说法。

  徐州的驴友表示,沱川交通局领导说给协调赔1万元离开,公路施工方却咬定一万八不松口。这里的村支书、乡长不给任何解决意见,对我们置之不理,我们只好求助家乡亲人。

  张梅等人来到当地县政府,沱川乡一名负责人跟驴友们的协调意见为:赔偿公路损坏费用1.6万元后,才能将中巴车归还。

  婺源方面:10万块只是气话

  婺源县沱川乡小沱村党委副书记于幸福称,施工方给出的价格是每平方米73元,计算下来是三万六千多元。双方折中,才有了一万八的说法。

  对索要10万元赔偿金的说法,小沱村支书查健民回复媒体称,10万说的是气话,施工部门定损的是1.6万元,并且28天后查看路况良好的话,这笔钱会退还。

  奇怪的是,昨天“@江西发布”官方微博给出的说法变成了“村委会要求交2万元押金,游客未答应。”

  最新进展

  前天踏上回家路 4人留婺源沟通

  前天下午,徐州当地有媒体记者联系了几家旅行社,最终云龙湖国际旅行社愿意出面联系一辆客车,前往婺源县接驴友们回家。

  前天下午5点许,有驴友表示,他们刚刚从距离婺源比较近的一个地方联系到一辆客车,客车很快就去接他们。他们没使用云龙湖国际旅行社联系的客车。到了前天晚上7点左右,又有驴友发微博称已经踏上了回家的路。

  然而,矛盾的说法仍未消除:昨天“@江西发布”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大部分游客已走,4名代表仍在当地沟通。

  律师观点

  如强行将人留车上 可认定为非法拘禁

  记者了解到,这个徐州驴友团共有18人,彼此相熟,其中有3名老人、2名儿童,男性驴友约七八人。他们在借用一辆中巴车后,原本准备自驾到婺源欣赏油菜花。驴友团并没有配备导游,主要依靠导航设备以及驴友们准备的自驾驴友攻略。

  对于驴友们在婺源遭受的意外事件,记者咨询了法律界人士,律师认为,游客与当地村民的矛盾纠纷是民事纠纷,矛盾焦点是道路是否受损,这有赖于权威部门进行鉴定,在此之前,不管是赔偿金、押金都没有法律依据,当地村委会更没有权利扣车。至于游客们在山上待了20多个小时,是否涉嫌非法拘禁,律师表示拘押、禁闭或者其他强制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行为都可视为非法拘禁,如果当地村委会有阻止驴友离开、或强行将游客留在被扣车辆上的行为,都可被认定为非法拘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