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于川
    体育已成为美国人的必需品
    在美国,体育不仅是一项商业活动,例如人们熟知的NBA和美网,也是市民的健身活动和国民保健福利,还被视为一种特殊的国民教育和自我教育形式。
    我在纽约观察发现,各类社区都有体育设施和儿童游乐设施。在大型的公共场地,例如诸多的街区绿化带,都有配套的器械锻炼设施,有些社区还有跑步道、骑车道和轮滑道。在曼哈顿河滨公园、中央公园等更为宽阔的公共场地,除了配套建设了防水、防空、防化等紧急疏散、分流设施之外,还因地制宜建设了足球场、篮球场、排球场、沙滩运动场、极限运动场和滑雪(草)场等等,尽管大都属于业余训练使用水平的运动场所,但都保持了基本完善状态,而且向市民免费开放使用。据我观察,选择在周六和周日参加体育锻炼的人数最多,而其中跑步、打球和做游戏的人数较多,且以露天和免费场所为主,完全可称之为群众体育运动。
利用公共体育设施参加体育锻炼的人很多,无论属于哪个年龄层次,当然还是以学生为主。在我的印象中,美国的小学生在下午基本没有课程和作业,主要就是在各种运动场所参加体育锻炼或者做游戏。据说在美国社会中有这样的一个共识,即认为青少年在学校学习十多年里,最重要的成长进步是养成运动爱好、运动技能和健康体魄,是其毕业后走上社会、做好工作及成就事业最重要的条件。
     美国人参加体育锻炼、关心体育运动、谈论体育话题,普及得像一个人每天要呼吸、喝水、吃饭、睡觉、晒太阳一样,可以说体育已成为美国人的生活必需品。在美国,残疾人也参加力所能及的体育锻炼,运动水平也是很高的,因此被视为“正常人”;但是,一个四肢健全的人如果不参加体育锻炼、不关心体育运动、不谈论体育话题,反倒有可能被视为“残疾人”、“外星人”。
另外,我还发现,参加体育活动的频度与市民的教育文化程度,大致是正相关关系:教育文化程度高的人群,例如大学教授、商界领袖、高级公务人员,几乎都具有体育爱好、养成锻炼习惯、保持较好体形。街头也能见少数大腹便便、行动不便的人士,大多没有很高的教育文化程度和体育运动技能。当然,因果关系也很复杂,可能教育文化程度高的人群往往收入也高,更有条件参加各种消费型体育活动,例如定期休假外出旅游放松(如去著名山地滑雪、滑草、登山等),这已成为中产阶级以上人群的生活方式和家庭计划,同时还拉动了旅游市场的发展。
    美国经济以消费为导向
    消费(consumption),或曰购物(shopping),也是美国人的生活要素。这方面的情形,国人比较了解,此不赘述。由于美国经济是以消费也即终端市场为拉动和导向的,所以观察美国人的购物行为,或可大致了解其经济形势和走向。
    在美国,通过各种网店进行的网络消费非常普及,许多年轻的工薪族已经有网购瘾,几天不网购就会网购瘾发作心情不佳,因此美国的物流业也随之异常发达,“网店+物流”的商业模式已经占据了美国消费市场的半壁江山。网络预订和信用消费也是拉动消费的重要法宝,通过预订常常能花五分的金钱买到十分的商品或享受十分的服务,优惠力度之大令人感概。这是否也从一个侧面体现了市场机制中的某种计划性呢?
针对不同人群的差别推销战略在美国非常普遍和有效。例如,我在纽约曼哈顿的居住地附近的一个平民超市,就声称为表示对苦读学子的敬意,体现对教育事业的社会关爱,对前来超市购物的大学生给予5%至10%的特别优惠。
    作为特大城市的纽约与北京,两者都处于各自国家北部偏冷地方,就一些生活必需品来比较,纽约的物价总体水平要高一些。例如,牛奶、鸡蛋、鸡肉、土豆甚至住房,两地的价格相差不多。还有一些商品,纽约或许还要稍微便宜点。例如黄香蕉,纽约一些超市只卖50美分一磅,折合人民币也就3.3元一市斤,比北京的许多超市还便宜。当然,街头摊贩的价格就更便宜一些(纽约许多街区经过批准可摆摊销售食品和服装)。当然,也有许多农副产品,纽约的价格要高于北京,例如鲜鱼、挂面、豌豆尖。当然,这里所说高或低一些,都是说的实际售价。如果考虑到两国、两地的工薪收入水平,纽约普通市民的生活压力要比北京市民小很多。这也许就是美国人、纽约人为何那么喜欢且有能力热衷于购物的原因之一吧。

    特别是到了每年若干节日和冬季准备过年时的“打折季”,许多美国人都成为“刷卡达人”,因为“打折季”的价格优惠特别多。有些商品的打折价格,例如服装、珠宝、电器和家具的价格,特别是所谓奢侈品市场价格,可以低到令人惊叹的程度,某些高档服装打折价仅为北京某些名品店价格的十分之二三,并且商品质量可以得到保证。这也难怪来此旅游的中国大陆客常有“疯狂购物”行为,主动送来大量的商业利润和税收。这当然受到当地商家和政府的热烈欢迎,并采取热情周到的市场服务行为(许多商家都雇用华人店员提供中文接待服务),以欢迎中国大陆的许多“刷卡达人”、“现金超人”前来发扬“国际主义精神”,强有力地拉动真金白银的终端消费,帮助受到金融危机长期困扰正艰难复苏的美国经济走出危机阴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