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东莞市委书记徐建华就学习贯彻省委书记胡春华来莞调研讲话精神时强调,东莞要大力推进产业转型升级,要进一步促进民营企业发展壮大,增强民营企业的根植能力。

改革开放前30年,东莞依赖的是“三来一补”为代表的外源型经济。2008年金融危机后,东莞民企越来越受到重视,但如此强调民企根植性还是近年来的第一次。

所谓根植性是社会经济学的概念,指经济行为嵌入到社会关系当中。1985年,新经济社会学的代表马克·格兰诺维特强调,企业间非贸易的相互依赖,企业集群必须扎根于当地的社会文化,而有活力的社会文化环境保证了经济活动和技术创新的持续发展。

有学者研究认为,外源型经济可以在较短时间内实现经济的迅速发展,但产业与本地联系较少,一旦本地的劳动力、土地、税收优惠等政策取消,当地就会缺少吸引力。同时企业与当地社会文化联系少,依赖性小,迁出可能性就较大。内源型经济产生于本地特定的社会文化环境,本地依赖性很强。

显然,金融危机后东莞的实际与上述判断具有一定程度的吻合性。人们想当然地认为外资特别是世界500强企业的技术水平比较高,所以它们会成为转型的推动者。但过分依赖向外的产业结构反而会拖累转型升级能力。东莞要学习的台湾、韩国等地区经济转型成功的经验是,必须培养一批扎根本土的当地企业,它们更有可能与当地同甘共苦。

东莞毫无疑问需要根植性强的企业。

在高度依赖外源型经济的时期,东莞本地居民理性选择不是去办实业,而是依靠厂房和出租屋。这是机会成本决定的——成本少、见效快、回报高。房地产、酒店业成为不少东莞民企完成首轮资本积累的支柱。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本地人口并未参与到产业发展和分工中去,民营经济发展的空间受到挤压。东莞市2013年度工作总结大会上,2013年度东莞外资与民营企业纳税综合前10名中有7家民营企业。但7家中有3家房地产企业、2家金融企业,制造业企业只有2家。此外,民企制造业纳税第一名的以纯集团在民企服务业同类排名中只排第5,前4名中有2家房地产企业。这组数据对制造业为本的东莞而言只说有喜有忧。东莞酒店业特别是高级酒店趋于饱和,房地产也是“一锤子买卖”,现在还可以靠一靠,但不可能永远靠这个。

东莞民企增强根植能力最关键的着力点在哪里?其实从今年以来市委市政府出台的政策中已有答案。

今年东莞市政府“1号文”提出进一步扶持实体经济发展,要打破民营经济投资透明天花板。关于投资审批体制改革的市政府“8号文”则更加明确将“放开”作为重要的改革路径,全面放宽社会投资项目准入,对交通、能源、城建、社会事业等涉及公共资源的领域并且具有一定投资回收能力的项目,实行竞争性配置。投资项目从立项审批到竣工验收只需要7个多月。这一速度在全国不可谓不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