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浦东、浦西,讲历史里面关系的时候,我就在想,我们一谈到这个问题,就会发生你意想不到的东西。

 

我们为什么在迪士尼乐园快要开张的时候,到这里来,聚在这里,在《头号地标》来谈有关上海文化的问题?

 

每一个时代讲历史,都一定会有那个时代的需要,留有那个时代的印记。上海改革开放以后,不断有新的顺应潮流的头号地标的东西出现。浦东,如果说在迪士尼乐园开张以前,那个头号地标,就是东方明珠、金茂大厦,是张江科技园区、自由贸易区。如果把一个一个地标串起来,我们会看到改革开放以后,上海实际上是承担了一种引领中国经济发展,引领时尚的角色。

 

上海迪士尼乐园,是在中国大陆开的第一家迪士尼乐园。我们知道,迪士尼乐园落户在什么地方,不单单是迪士尼自己公司的决策,不单单是中国政府的决策,不单单是上海城市自己的想法。迪士尼乐园在中国很多城市都可以落户,中国很多地方都具备迪斯尼落户的条件。


但是,最后为什么选择在上海呢?这一定有多方面的考虑。美国公司有美国公司的考虑,中国政府有中国政府的考虑。迪士尼乐园落在上海,在某种程度上,你会觉得它跟上海这个城市的品格,跟这块地方的文化传统,有着相当高的契合度。而且,跟迪斯尼所在的这个具体的浦东地方的文化传统,也有相当高的契合度。

 

我们在座,如果要说到迪士尼,如果说到浦东,通常,如果对上海的历史不熟,对上海以前的历史不是有很多了解的话,他通常会觉得,浦东是浦东,浦西是浦西。

 

大家都熟悉这句话,叫“宁要浦西一张床,不要浦东一间房。”我们讲到上海近代史上那么多灿若明星的人才,但是,我们没有人把这些人跟浦东联系在一起,只会想到是上海。为什么呢?我们通常讲这个人是哪里人的时候,不大会更细地关注到底这个人是上海什么地方的人。

 

当丘眉把任务交代给我,讲浦东、浦西,讲历史里面关系的时候,我就在想,我们一谈到这个问题,就会发生你意想不到的东西。就像这个市标,上海市的市标,大家都熟悉,这个市标由三个元素构成,一个元素是沙船;第二个元素是白玉兰,上海的市花;第三个元素是螺旋桨,是不断前进的意思。

   

这个市标,有两个元素直接跟人有关系。先讲张瑄,浦东高桥人。我如果不说的话,在座很少人晓得。他是上海第一个在沙船方面有非凡表现的人。元朝时候,因为南北运河不是太通畅。元朝都城定在现在的北京,朝廷官员要吃南方的粮食,怎么办?运河不行,是张瑄首创了海运,从上海这个地方出发,从海上将粮食运往北方。

 

那时不像现在,漕运没那么容易,那个时候是千难万险。张瑄开辟了上海由沿海走京师一带。如果问张瑄这个浦东人,为什么能够创造这样的海运业绩?他让我们见识到浦东具有怎么样的文化?

 

“由此,我们发现,浦东不是没文化的地方。浦东地方的人很有文化特点。

 

大家知道,上海这个地方,在远古时期是由西向东逐步逐步成陆的。松江、青浦那边最早,后来淤沙不断地堆积,到了杨树浦这块,再后来,到了浦东一带。

 

浦东川沙在古代,什么最特长?第一个是盐,晒盐、熬盐。盐那时是国家统一经营的。私贩盐卖有暴利。凡是国家统管的东西,就会有走私,有走私就有反走私,就有武力对抗,走私常常跟武装有关系。所以浦东人,跟浦西人比起来,比较强悍。张瑄长得人高马大,勇力超群,敢打架,不怕死,但没有文化。他勇敢,所以开辟了海运路线。

 

张瑄是个了不得的勇士,当了官以后,不知道收敛,横行霸道,后来就被他的政敌搞下去了。

 

大家来看另外一个人,朱其昂,跟螺旋桨有关系。近代轮船,大家都知道从西方传过来。但是中国人中最早搞轮船的,由中国人自己开始搞轮船公司,是上海轮船招商局,1872年开始筹办。实际筹办人,就是朱其昂,他是浦东高桥人。

 

为什么高桥这些地方的人都跟船有关系?朱其昂在筹办轮船招商局以前,已经通过经营沙船运输业,成为巨富。那时候,在海上航行,中国人当中没有人懂。李鸿章便请朱其昂出来,让他办上海轮船招商局。他变成了近代中国人办理轮船航运业的第一人。

 

我讲这两个人,第一个是古代的沙船海上航运第一人,一个是近代轮船航运第一人。这两个人都是上海人,都是浦东高桥人。由此,我们发现,浦东不是没文化的地方。浦东地方的人很有文化特点。至于他们为什么会这样?会议只给我一点点时间,我没办法给大家详细地讲。要了解,以后看我们写的书。

 

讲到浦东,很多人都会觉得浦东没有文化,总会觉得这是乡下,浦西是城里。我说,在不同历史时期,浦西浦东的关系是不一样的。如果按一般的说法,“浦东是乡下,浦西是城里。”这是民国时期的看法,那没有错。但在不同的时期,情况有所不同。

 

“如果没有江浦合流,黄浦江不可能有那么深,不可能有那么好的航行条件,上海不可能成为很好的港口。

 

我们都知道,上海是到元代才正式建立了县,到明代的时候才开始有县城。在县城建筑以前,浦东跟浦西是一家,都是上海。浦东浦西在那个时候,分隔的情况不像日后江面那么宽,两岸交通的难度,不像日后那么大。


 

这个说起来故事很长,你们不一定有兴趣。但是你们知道,上海的母亲河“苏州河”,原来叫“吴淞江”,最宽的程度,远远比黄浦江宽。今天不是这样的,但是在元代以前,吴淞江非常宽,那时候有个说法,叫“一江可敌千浦”,在吴淞江的这边,是看不到江的对面的,后来才越来越窄了。

 

明代时候,有一个很大的工程,叫江浦合流,就是把黄浦江和吴淞江合流。合流了以后,黄浦江才变成上海最主要的航道,这是在明代时候才开始发生的。其中关键的人物是谁?也是一个浦东人,叫叶宗行,他给当时治水的人出的主意——就是把黄浦江跟吴淞江打通合流,两个水合起来,冲深航道。如果没有江浦合流,黄浦江不可能有那么深,不可能有那么好的航行条件,上海不可能成为很好的港口。上海之所以后来能够成为开放通商口岸,成为最大的一个港口,跟江的宽度、深度有关系,跟实行通航的能力有关系。这个我们不能不归功于叶宗行。


 

现在浦东召稼楼那个地方,有叶宗行的纪念馆,那是我们历史所的学者帮他们策划、设计的。叶宗行在上海黄浦江通行历史方面,贡献很大。

 

““陆家嘴为什么叫陆家嘴?”

 

再看这张图——我们会想到什么?回到刚才浦东浦西的文化问题,我们会觉得浦东人在乡下,浦西人在城里。一般上海人在讲到上海历史,一下子就会想到古代的徐光启。徐光启当然是了不起。但你晓得,在上海先前的历史上,最早取得比较高功名的,被点翰林的,不是徐光启,而是在徐光启以前的陆深。陆深是上海古代历史上,最早一位取得很高功名的人,这是个很有文化非常了不得的人。

 

在浦东历史上,曾经有个“后乐园”。我们知道东京有个后乐园,现在还是很有名的一个园林。在陆家嘴那个地方,也曾经有一个后乐园。后乐园里面,各种景色都有很好的描写,是天下闻名的一个地方。如果搞旅游,在陆家嘴那地方搞一个后乐园,那一定很有价值,也是有充分历史依据的。对于陆家嘴后乐园,当时不少文人写过诗。

 

我们讲浦东历史的时候,人们都会问:“陆家嘴为什么叫陆家嘴?”那就是因为有陆深他们的家族在那居住。陆深原来不是住在浦东的,但是后来跑到浦东,全家族居住那里。


 

我们看了陆深的历史,看了后乐园以后,就会感到浦东浦西原来在近代以前的历史,是不分伯仲的,是一家子。那个时候很难说浦东不如浦西,浦西就比浦东高。

 

我们刚才讲到了徐光启,不用说,大家都知道他的历史地位,他的学术上的贡献。徐光启的老师黄体仁,是浦东人。徐光启的学生孙元化,继承徐光启在西学方面一些传统,也是浦东人,而且是浦东土生土长的人。由这个,我们也会看到,那个时候浦东的人才是相当的茂盛。

 

到了近代以后,情况不一样了。我们还要分两步说。一个,为什么黄浦江两岸,近代开放以后,会西面发展,东面不发展?在原来,中国沿海城市的发展,眼光是向内的。你看那个时候上海地图,很有趣,老的上海地图,特别是西方画地图的技术进来以前的地图,那个时候画的地图就是标明西去苏州多少里,西去南京多少里。眼光都是向内的,为什么?因为明代、清代都是禁止海运的,禁止到海上去。人们出入,只有向内的。所以,眼光向内。中国在闭关时代,在农耕的时代,不是全球化时代,不是大航海时代,不是海洋文化时代,上海就处于边缘,西面就比东面发达。因为你到苏州去,到南京去,肯定是浦西比浦东方便,所以那个时候,黄浦江两边,西边容易发展,东边不容易发展。



“如果把浦东的这些人拿掉了以后,上海近代史上本乡本土的人当中,还能找出多少文化名人呢?


 

到了近代,浦东是紧紧地跟浦西连在一起的。表现在几个地方:

 

一是经济作物。上海城市发展起来以后,尤其西方的人来了以后,马上相关的农作物就跟着出现了。西方人喜欢喝牛奶,这个奶牛业就发展起来了;西方人喜欢吃西红柿,吃花菜,浦东就会种起来。西方人喜欢鲜花,浦东人就种鲜花。在浦东的历史上,经济作物比重很大,收入很高。

 

二是近代浦东产业方面,也跟浦西紧密联系在一起。这包括船舶修造业。在浦东的,沿着外滩、陆家嘴附近的地方,原来是船舶修造业。此外,还有营造业、仓库栈房。尤其是营造业,浦东造房子,非常著名。上海很多著名建筑都是浦东人建造出来的。依傍城市,从事建造业,发展经济作物,这些都容易产生比较好的效益。浦东人在这些方面很会经营。

 

三是人才方面。我这里列举了一批人才。这些人才,大家可能有的熟悉,有的不熟悉,但是有几个人是不能不讲的,特别是黄协埙,一般人是不熟悉的,但是讲到《申报》就知道。上海的老报纸《申报》,黄协埙作为《申报》主编,有二十几年的时间,大名鼎鼎。

 

再看李问渔,晚清时候,在上海也是大名鼎鼎的人。对于李问渔,我们一般人可能不知道。但是我如果说马相伯,大家都知道,创办复旦大学的。李问渔跟马相伯是同学,他们两个都是在徐汇公学读书的。而且,我可以在这里很负责任地讲,在介绍西方学问方面,尤其在介绍西方的精英文化方面,哲学、伦理学什么的,李问渔的地位,比马相伯的地位要高得多。他曾经当过震旦大学的院长,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人。只不过他是做学问的,马相伯后来从事政治与社会活动,所以,在社会上的名气没有马相伯大,但李问渔绝不是可有可无的人。

 

再看李平书,这个人大家比较知道。他在晚清民国上海史上,是一个首屈一指的人。原来在豫园,九曲桥那里,有个铜像,就是李平书的铜像。他在民国初期是上海民政总长,在上海辛亥起义、城市建设等方面,贡献非常大。

 

再比如杨斯盛,从事营造业发家的。发家了以后,就毁家办学,把自己挣的钱都用在办学,最有名的就是浦东中学,现在还是非常有名。杜月笙是高桥人。他不光光是贩卖鸦片,做坏的事情,也做了很多好的事情。在抗日战争时期,他干了很多非常了不得的事情——支持新四军,营救被捕人士,尤其是在惩罚汉奸方面,贡献非常之大。

 

近代浦东,除了一批留学生,学成归国,报效国家。

 

其中,穆藕初靠自学外语,然后留学美国,回来了以后变成棉纱大王,将西方科学管理方法引进中国,还赞助了北大的一大批学生出国留学。他在近代史上面贡献很大。黄自,留学美国耶鲁大学,在民国时候,是第一流的音乐家,可惜他去世太早,英华早逝,只有34岁就去世了。他在中国音乐史上面,贡献是非常之大的。张闻天,留学日本、美国、苏联,大家都知道他的贡献。张闻天在我们党史上面是一个非常闪光的人物。张闻天生在浦东,长在浦东,道道地地的浦东人。傅雷,我想你们知道的人会更多,介绍法国文学,名满天下,也是生在浦东、长在浦东的。至于黄炎培,更是名满天下,不用我这里多介绍了。

 

由此,我们可以说,第一,浦东人比较开明,比较能干;第二,跟西方发生联系的人很多。

 

我刚才来的路上在想,如果把浦东的这些人拿掉了以后,上海近代史上本乡本土的人当中,还能找出多少文化名人呢?如果在浦西的县城里面找,还真找不出几个。当然,浦东面积大,浦西那个时候县城的范围小一点。

 

由此,我们至少可以说,“近代浦东不是没有人才、没有文化的地方。”浦东浦西是连为一体的。到了计划经济时代,这个“宁要浦西一张床,不要浦东一间房”就开始了。这其实不光是上海浦东浦西的情况,是全国性问题,是城乡二元体制的问题。这个话可以套到北京、天津、武汉,变成“宁要城里一张床,不要乡下一间房”。为什么?城乡二元体制赋予了城市太多的优越性,不是这些地方经济自然而然发展的结果。

 

改革开放以后,一旦我们的政策从城乡二元体制走出来,情况马上就发生了根本性变化。

 

浦东从1990年以后到现在,真的是突飞猛进。以至于刚才我们看了丘眉给大家发的微信上面,有人说“我只晓得有浦东,不晓得有浦西。”竟然会这样。就像以前美国人一样,“只晓得有上海,不晓得有中国。”

 

近二十多年,在很短时间里面,浦东快速发展起来了,这容易让人们记起,但是把它宏大的背景给忘记了。我的发言,就是在从一些角度,把古代、近代和当代统起来看。从古代、近代、计划经济时代,再到改革开放时代,浦东浦西的关系,正好经历了正题--反题--合题的演变。近代以前,特别是上海筑城以前,浦东浦西一家,不分伯仲。近代与计划经济时代,浦东浦西在经济上是西高东低,明显差异,但是仍然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到了改革开放时代,浦东浦西再次合为一体,不分伯仲。

 

回到我们会议的主题,为什么迪士尼放在上海,放在浦东,这跟上海的历史文脉有什么关联?将浦西浦东连为一体,我们就会想到,上海这个地方,从古代一直到近代,密切跟海洋文化连在一起的,跟全球化联系在一起。上海从它开始起来的第一步,就是跟全球化连在一起的。甚至上海县城造起来,就直接与全球化有关。如果没有全球化,上海县城不知道哪天造。为什么要造县城,因为外面有倭寇来了。

 

倭寇,其实就是海上面走私贸易的团伙。海上走私贸易,因为有更高的利润。那个时候在沿海岛屿上,就算是很愚蠢的人,弄一头羊,一篮子菜,弄一坛酒,送到岛上面就能赚很多钱。于是,人们会冒着很大的风险,到海岛上交易,去跟外面来做生意的外国人去搞贸易。明朝政府、清朝政府实行海禁,不允许到海上去做生意。其实,所谓的倭寇,绝大多数是中国人,只有很少一部分是日本人。这方面,已经有了很好的学术研究成果。中国沿海老百姓,习惯做海上贸易生意,因为有利可图。所以,闭关锁国不利于沿海的发展。凡是闭关锁国时代,上海地区的发展都会受到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