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民宿大热,莫干山大热,德清旅游大热。但是,很多人并不清楚“莫干山民宿”,德清民宿,是分布在环莫干山地带,是在莫干山山下。而且偏偏,就是山上与山下,却是两种机制在运作——山下唱主角的是德清县旅游发展委员会,山上从一九二几年,就已经是直接隶属于浙江省办公厅的莫干山管理局在运营。多年前,莫干山就已经是国家4A级风景名胜区,“莫干山民宿”大热是在近两年。两者也代表着不同阶段的旅游吸引物模式。

“莫干山民宿”最为刺激业界的,是它的宾客们,估摸人均消费值在2000元,就是传说中最受欢迎的那一波旅行客了。这一波人,因为民宿到达莫干山山脚下,紧邻的莫干山风景名胜区却尴尬了。它的尴尬,是当下以风景名胜区为旅游吸引物模式的共同痛点。

7月14日,在甘孜州海螺沟,《头号地标》主办了“原乡对话(Heritage Colloquium)”,讨论旅游模式的升级、小传统文化的产品化。

 


杨国亮(浙江德清县旅游发展委员会副主任)  

游客来了干什么?这个问题要更多思考。我们做过调查,那些客人,只有百分之五到十去莫干山山上的风景名胜区转一圈。

当下,很多人到莫干山,确实都是冲着民宿来的。民宿是我们旅游的外在,是前端,我们一直都在做后台的事情,我们希望可持续的发展。

我们最近花了两三个月的时间,对德清县所有农产品、与旅游相关的东西进行梳理,进行整体思考,策划。我们希望将有地方文化特色的产品,包装成游客乐意带走的东西。

在梳理地方特色产品上,不赞同用“标准”来筛选,更赞同开发理念的角度,应该是非标的,个性化的。

一定要把原汁原味的东西,融入乡创;倡导工艺精神;要拒绝义乌小商品。

国外的很多旅游景点,历史悠久,服务和产品都很成熟。出去旅游,我们都会迫不及待买东西。但是,在国内,很多景点的商店都是一样的东西,购物都已经有了精神障碍一样。

甘孜人文资源比我们丰富好几倍,甚至比云南、丽江、大理都好很多,可以抓紧开发传统文化产品。现在旅游景点每个商店都是一样的东西,在国内购物很反感,像有精神障碍。


孙建东(露营地产权交易中心主任)

怎么样让旅游拉长?跟产品结合,就可以了。旅游永远受季节影响,如果把旅游当做入口,就不一样了。

我看到传统产品很兴奋。现代化手段包装出来的,很精致,不仅仅是物品,更是文化,是一种体验。

不过,在地方传统产品中,有些确实要进入博物馆了。要让传统产品都能赚钱,当地手艺人才会继续做下去。

我们现在服务的是自驾游群体,他们的后备箱很大,移动支付让他们拥有更大的“后备箱”。甘孜的资源很丰富,产品化的可能性很大。

比如,这次我捡了两块石头。可期待的有很多:一块石头、一根木桩......一草一木,都可以包装,用互联网方式,让各种礼物更加便捷。如果人没有到家,东西已经到家,感觉会非常好。

 

罗斌(格林生态农业有限公司董事长)

2012年,我在贵州投了一个养猪场,和一般农产品模式脱离出来,运用了我在巴黎学习的奢侈品概念。不管是旅游的定位,还是各种产品化,都可以参考奢侈品运营。

我一直在国外留学,读的又是奢侈品管理。很多朋友会很诧异,我会去养猪。我觉得,在战略眼光上,比大家的更长远一些。

农村有很多很好的产品,北京上海特别需要,但是本地人的文化程度不高,做不出来。

现在北京的投资氛围很浮躁,都希望很快就出来什么。这个是不可能的。我们要一起在农村,一起推动一批产品。但是要很有耐心,要踏踏实实地做。

 


王旭(SMART度假地产专家委员会秘书长)

我通过一些地方在做传统手作更新的朋友了解到,很多传统手作,流失得很厉害。有些人就是在抢拍,因为今年不去拍,明年可能就不在了。

很多手艺人自己都不想做了,也不希望后代来继承,因为他们需要做能够谋生的事情。

现在的旅游体验,总体都在从标准的向非标准的转移。像希尔顿这些五星级酒店,已经没有什么新鲜感。没有谁会在朋友圈里晒这些五星级的酒店体验。

我觉得,在全旅游的大盘里,在民宿聚落里,可以将手作变成体验型的。通过当代的设计元素,讨论如何更新调整。

甘孜的人文资源,比《大鱼海棠》的故事还要丰富。要好好挖掘,也要有一做十年的想法。


聂卫宏(北京旅游商品博览会总经理)

很多地方,比如“沙县小吃”,通过一个小东西,让很多人认识一个地方。

产品本身销售,是不是结合更多现代化的技术?比如扫扫码什么的。我更想在回去的时候,分享我的吃住行,尤其是给朋友们带去礼物。但是很多地方的旅游纪念品,很麻烦。

很多景区,习惯低着头埋头苦干,想要做得又大又全。这是一个误区。台北故宫,可能就开发了一个不干胶,卖疯了。

甘孜,要让每个旅游的都变成传播者。要让人们看到这个产品,就想到甘孜。

 

邵冰(宝驾出行运营副总裁)

我从微观的,从旅游爱好者的角度来谈。

一个好的旅游产品,很多都是返乡创客做出来的,而不是本地常住民。

一个产品,内涵特别重要。怎样把它的内涵表现出来?需要不一样的眼光,不一样的、独特审美角度。

台北故宫的不干胶,我们游客都很喜欢。有一次在云南,一个小店,店主是一个老大妈,讲了个故事。她告诉我们,绣片是主上所有女性长辈传承下来的,体现贫富程度。当时,一行人都很想买。地方产品,一定要有故事,要和当地风土人情结合。

资源如何结合?政府不能代替企业个人去做这种创意。

 

陈俊(爱驾传媒公关负责人)

义乌小商品,大家都不喜欢。但是现在很多地方情怀的东西,我觉得性价比,可能不太值,而且,还是比较肤浅。

甘孜有一种原生态的东西,不能取代。怎样在多样性、原创性上更加吸引人?

现在的景区,出来就是纪念品商店。我担心,不管民宿什么也好,也会变成这种套路。


袁驰(稻家连锁民宿)

我在甘孜,在稻城亚丁已经九年。前面七八年非常苦。

因为甘孜在中国可能是交通最困难的。以往去稻城亚丁,要两天两夜。现在去美国,都要更加的便利。

交通是最重要的影响。我们还缺乏与外界文化的联系,这样的共创是很缺少的。一定要走出去,引进来。

我们在北京上海杭州学到很多很多。在甘孜,头发想白都不一定想出来的,其实外边可能早就有答案了。政府应该跟民间智库联系得更加紧密一些。

甘孜的高山资源比较脆弱,生态也比较敏感。但是地大,天特别蓝。要发挥自身的优势,走出一条中国高山旅游的道路。

 

肖锋(甘孜藏族自治州旅游发展委员会主任)

甘孜在文化内涵上是非常丰富的如何在传统文化上讲故事,我们已经在做。当然,过程与方法可能有问题。

我们原来做产品,比较多以自己的喜好来对应游客的需求。目前也容易表现出来“大、重、贵”的问题。

我们希望,未来由企业去实现创意与设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