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租界呈现的是盎格鲁 — 萨克逊文化不同的价值观



寓沪的法侨中,集中了一批优秀的艺术家、建筑师、报人、教师、医生、研究人员。他们在这里工作、生活,使法租界洋溢着浓厚的文化气息。


中西文化交流的途径很多,侨民的活动是其中的重要环节,在某种意义上,也是他们让西方与东方相逢了。法国侨民在上海与巴黎之间架起了一座通道或桥梁,法国文化通过他们向东方传播。


法国学者白吉尔(Marie-Claire Bergère)教授曾对上海的法国人有一段评论:“法租界呈现的是盎格鲁 — 萨克逊文化不同的价值观。它的组织架构源自雅各宾传统,相信国家才能实现各种普世的价值。法租界最杰出的人物均出自行政官僚、医生和传教士。” 医生、传教士的成就,在法侨所从事的职业生活中得到了很好的体现,而行政官僚的作为与成效,则主要反映在法租界的管理上,这就是我们下面要谈到的法租界特色。


上海的法租界以静雅、洋派而闻名。徐国桢所编的《上海生活》曾这样描写法租界:“法租界的爱多亚路、霞飞路等,也是很好,尤其是霞飞路,长而且直,两旁的绿树,枝叶婆娑,几乎要把太阳的光芒完全隔住,不使它照下来,清幽静美,为英租界各马路所不及。”


这里花木扶疏,梧桐掩映,散落其间的是一幢幢形态各异的花园洋房和豪华公寓,几乎荟萃了欧美流行的主要建筑样式和建筑风格,欧语莺啭,琴音悠扬,人行其间,如在欧洲。




上海的法租界是法国一国专管的地区,它的管理模式、运作方式、街区构造、文化特点,与公共租界有明显的不同。



在上海,英、美原各有租界,于1863年合并为英美公共租界,1899年改称国际公共租界。公共租界实行的是英国式城市体制,它的税收来源于租界居民,权力属于纳税人大会(Ratepayers’Meeting),公共租界内的事务是由一个叫“工部局”(Shanghai Municipal Council)来具体管理的。


在公共租界,起主导作用的实际上是商人及商人团体,那里的环境是自由的,商业气氛浓厚,讲究实际,强调效率,于是建立了远东最大的金融贸易中心,并创办起各种各样的工厂、企业与公司。

原广慈医院产科(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供图)▲


在上海的法国人从一开始就表现出独立的倾向,他们要在划定的区域内独立行使自己的权力,这一愿望在爱棠(Edan)出任法国驻沪领事期间实现了。1862年4月28日,爱棠公布了一条法令,内中提到“为谋求法租界内之秩序、安全和公共福利,特设立公董局(Conseil d’Administration Municipale)董事会,由董事五人组成,受全权委托,处理并掌管租界内之一切事务。”


公董局设董事会,初由董事5人组成,经法领事提名委任,长官为总董,两年一任。起初,公董局设立市政总理处、公共工程处、警务处三大机关。至1933年,先后增设医务处、气象台、无线电台、火政处、法国公学、中法学校、华童小学、法国小学、宰牲场、公共卫生救济处、庶务处、种植培养处、司法顾问处等部门。公董局的局址初设于公馆马路4号(今金陵东路外滩),几经迁移,1936年10月迁至霞飞路375号。公董局俨然为法租界的市政机关。


但是,公董局的权力实际上掌握在一个人手里,那个人就是法国驻沪领事。按照相关章程,公董局董事会不仅接受领事的领导,而且也成为由他亲自参与和主持的机构。领事代表法国政府,牢牢地控制着董事局。


在上海法租界的历史上,围绕公董局的董事会与法国领事之间曾发生过多次矛盾,最终都因为法国领事对公董局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而获胜,1907年、1912年,法国领事甚至下令解散了董事会,又另外组成了一个完全听令于自己的临时委员会。所以,有人在比较公共租界与法租界的区别时说:“如果公共租界的地位更加接近于自由港的地位,那么法租界则像是一块受巴黎政府管辖的殖民飞地。”


在法国驻沪领事的主持下,租界的行政官僚们奉行雅各宾派的传统,实行集权体制的同时,也遵循公共利益原则,及对公共服务理念的确认,以期创建一个有序、安全、精致、典雅、宜居的“法国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