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堪与巴黎的香榭丽舍、纽约的第五大道、东京的银座相媲美的大街。




 自法租界诞生之日起,他们就表示出对市民整体利益的某种关心,有计划地开展多项市政建设,道路两旁种植了大量梧桐树,堤岸得到了整治,在一些路段与公共场所安装了水龙头,免费向市民供水。


19世纪末20世纪初法租界的界域经历了两次西扩,由此获得了大批土地。此时,从世界都市发展进程来看,正值现代城市发展一些新规划理念的实施、新建筑材料的应用、新交通工具的发展阶段。


此时,也是上海城市的转型期,中产阶层兴起、壮大,由新贵们催生与主导的消费革命方兴未艾。加之国际风云的激荡,大批侨民涌入法租界。于是,主要为适应新时代富裕阶层而打造的一个区域在西扩的法租界新区逐渐形成。


法租界内有一个著名的法国公园(即顾家宅公园,今复兴公园),这里的老地名叫顾家宅,原来是法国人的军营。后来,驻军迁移,法租界公董局决定在此辟建为公园,聘用法籍园艺家柏勃(Papot)为工程助理监督。1909年春落成,于7月14日即法国国庆日那天开放。


这是一座中国境内至今保留较为完整的法式公园。笔直的大道两旁,种植着高大的法国梧桐,这是这座公园的一道风景,也是一个标志。


公园北部有两个并列的大花坛:原环龙路入口处的玫瑰园,是一个椭圆形图案式大花坛;东北角入口处是一个方形图案式大花坛。公园中部北面,又有一个长方形的花坛,为放射形中心对称的草坪和小径,其两边为连续花坛群,中间有一个喷水池。中部南面为大草坪,边沿有音乐亭。花坛、草坪等均修剪成几何图案,那是典型的欧陆花园风格。自公园开放以来,曾举办过各种各样的活动,这是法租界一个重要的公共场所。



霞飞路(今淮海中路)以其浪漫与时尚在上个世纪闻名于远东,至今还散发出一种特有的气息。霞飞路及周边马路的发展,法国人是经过周密规划、精心设计的。


霞飞路是一条繁华而又高雅的大街,一条堪与巴黎的香榭丽舍、纽约的第五大道、东京的银座相媲美的大街。这里街道宽直,两边路侧均种植法国梧桐,组成一条呈拱形的绿色长廊,颇具法国城市的特点。


霞飞路两旁的住宅,多为各种西方流行的建筑,又有一些中国风格的新式里弄相继落成,散处其中。1929年建筑的华懋公寓(Cathay Mansions),在国际饭店问世之前是上海最高的建筑,成为一时的地标。街道弥漫着一股浓郁的欧陆风情,居民来自数十个国家,那时的霞飞路,多元文化交融,色彩斑斓绚丽。


从公共场所、主要街区的规划与营建,到具体住宅的建筑、道路的施工、环境的要求,租界的管理者在城市规划与美化方面的种种努力,让人们看到了巴黎的霍斯曼式城市更新与改造在东方上海的延伸。

霞飞路,1930年代(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供图)▲

法租界霞飞路(今淮海中路)(1924年)(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供图)▲


整理与阅读法租界的相关文献档案,我们就会发现法租界的另一个特点,即章程条例多、管理细致严格。从制度的构建,到具体的执行,法国人都有相应的章程法规、条例通告,举凡《公董局组织章程》、《法租界会审公廨会审办法》、《法租界公董局警务路政章程》、《上海法租界公共卫生兽医处组织法》、《顾家宅公园章程》、《法租界公董局各车行驶章程》、《法租界公董局印刷业管理办法》、《法租界公董局广告牌章程》、《法租界新定药业章程》、《法租界取缔出版物条例》、《上海法租界学校卫生规则》、《法租界公董局管理路旁植树及移植树木章程》、《上海法租界公董局清除垃圾章程》、《上海法租界公董局取缔拾荒章程》、《上海法租界改善人行道案》、《法租界公董局为清除垃圾事通告》、《上海法租界公董局预防疯狗病通告》,等等,可谓应有尽有。在有效的权力构架中,法国人按他们的理念经营着上海的“法国区”。




当年的那个“法国区”,如今在上海已经成为一种记忆。




通过大量的文字与图片,再现法租界当年的街区景象,回复原有的生活场景,这是重构记忆的基础。上海的法国文化记忆,涉及多个方面:有形的、无形的;器物的、制度的;物质的、精神的。


于是,我们试图以“文化地图”为视角,将这些内容拼接在一起,连结起来。这种连结,当然不仅仅是历史的,也有现实的,甚至是面向未来的。在时空中穿越,梳理法国文化在上海的发展脉络,反映中法文化在这里交流融汇的场面,挖掘其间所蕴藏的丰富人文历史资源,展现文化的独特魅力。


“东方巴黎”—— 上海与浪漫巴黎的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