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河,真的是“一条到达苏州的河”。


我在上海居住很久了,时不时在跑步的时候,不太艰难地就跑到了外滩,中间经过的“外白渡桥”是印象最为深刻的。“外白渡桥”底下,就是苏州河河口。


苏州河,真的是“一条到达苏州的河”。据说,鸦片战争后,来上海的外国人日渐增多,他们乘船溯吴淞江而上,可以到达苏南地区最繁华的城市——苏州,于是就把吴淞江叫作苏州河。


我从来没有想过摇船去苏州,因为从上海去苏州的铁路网络实在太便利了,各种时点的高铁动车,最快20分钟就到达。


如此便利的苏州,我却去的不多。对苏州,最初的印象也就是一个快餐式记忆:周庄、同里、园林,基本是和亲朋好友去留个影。当然,因为财经报道职业缘故,昆山和苏州工业园区也是经常进入耳朵和眼睛里的。大概知道,那里台商集中,乡镇企业发达。


2015年,“诚品书店”首家在苏州落户。“诚品书店”所在的苏州工业园区的相关大道,据说也是整整堵了个把月。总之,这是一个超越了很多地标的新典型意义的“地标”,在中国大陆也引爆了新的文化现象。


因为“诚品书店”,我关注到,在1994年启动的苏州工业园区,据说当下的航拍实景,和最初的规划蓝图竟是无差。苏州工业园区,与全国一半的园区不同,它是第一个借鉴新加坡经验,并与新加坡实际深度合作的工业园区。在2003年的时候,据说苏州工业园区主要经济指标达到了苏州市1993年的水平,相当于十年再造了一个新苏州。


当然,更重要的是,苏州工业园区因为“诚品书店”的成功引爆,显示了它在全国的工业园区依然引领风骚。甚至可以说,昨日一起辉煌的工业园区圈的小伙伴,身影落寞,正在苦恼转型的时候,它已经转身挤进了最为时兴的旅游圈。之后,更多的一些细分数据让我惊讶:苏州的挂牌五星级酒店,长年排在第三,仅在上海和北京之后;苏州是仅次于深圳的全国第二大移民城市,外来流动人口数量占整个江苏省的1/3……


因为周庄、同里这些古色古香的江南水乡小镇,估计苏州在很多人的快餐式记忆中,就是一座温婉的“小”苏州。在各种中国一线城市大排行里,寻不着苏州身影。甚至有些“二线发达城市”的榜单,也不见苏州。


今年,《第一财经周刊》出来了一个“中国新一线城市”榜单,终于打破了以往榜单的记忆,在北上广深之外,大胆地将15个城市列入了新一线城市,其中有苏州,但是排在了第13的位置。


苏州,真的只是一座“小”苏州吗?



仔细去追寻苏州,实在让人感受到苏州的凶猛与生猛。








仔细去追寻苏州,实在让人感受到苏州的凶猛与生猛.




《发现苏州》的作者大卫·弗格森告诉我们:公元前514年吴国宰相伍子胥建立苏州城,最初是作为吴国都城建立,失去首都地位之后,并没有像其他都城走向败落,相反,成为许多政府官员和著名人士退隐的首选居住地。


在教育和经济成就上,苏州向来是中国的领导城市之一,也是中国最著名的艺术和工艺品中心,人均GDP最高的城市之一。


《7-10世纪苏州发展研究》的作者刘丽说:之所以选择苏州为研究对象,主要是因为她不仅以两千五百余年高度稳定的城市发展史成为世界上罕见的奇迹,而且又以一千余年来经久不衰的区域经济中心地位常令世人赞叹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