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海市中心人民广场的东南端,位于延安东路523号的上海市文物保护单位——上海音乐厅,原名南京大戏院,1930年3月25日落成开业。

南京大戏院(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供图)▲


建筑具有西洋古典风格,外表气派高尚,具有艺术魅力,装饰多变,层次分明。色调淡雅,古典的柱子与券门,比例匀称,富有节奏与旋律的感觉。

 

串堂及休息厅大多采用大理石和人造石,楼上楼下各有休息厅,足容千人。场中地板采用混合物质制成,有“视之似坚,踏之则软,走在上面,绝无声息”之喻。

 

为使音浪遍及全场,该院的墙壁和柱子,由美国西电公司特殊设计,故场内音响效果极佳。该院建成已80年,然其场内音响效果之佳,不仅在国内首屈一指,即使在国际上亦不多见。

 

场内共有1540个座位,楼上占三分之二,设施之完美与豪华,被称为亚洲之最。

 

1950年戏院改名为北京电影院。1959年对舞台、乐池改建,自此即成为上海音乐厅。这座被喻为“凝固的音乐”的优秀建筑也成了申城之一大景观。


 

南京大戏院虽为放映有声电影而建,但它却曾是当年远东最负盛名的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音乐队的主要演奏场所。

 

该队于1876年成立时仅有一支管乐队,1919年当局特聘著名意大利音乐家梅百器出任指挥,并将管乐队改组为交响乐队,此时拥有16名欧洲乐师和21名马尼拉乐师。

 

然而,该队一举成为远东最优秀之乐队,不能不归功于自1923年起陆续抵沪之俄国难民,他们中间有旧俄各个文化领域的优秀人才,尤其是音乐家。


 

工部局交响乐队,自1925年至1941年,平均有队员45人,管乐队则平均有30名队员,其中约三分之二为俄侨,其余分属意大利、菲律宾等国。工部局音乐队待遇丰厚,且享有工部局雇员之所有权利。

 

在俄侨整体生活水平不甚高的情况下,许多俄侨音乐家均十分珍惜在音乐队的工作机会;反之,这也保证了工部局音乐队能有一批稳定的中间力量。在不同时期曾先后为该队乐师的俄侨音乐家在50名以上。

 

工部局音乐队队部设在福州路567号福州市场三楼。平时排练皆在队部。

 

每逢星期日下午,在南京大戏院、大光明影戏院、卡尔登戏院(今长江剧场)、兰心大戏院等各大剧场,举办严肃的室内音乐会。

 

夏季,交响乐队举行露天音乐会,而管乐队则举行军乐会,均在兆丰公司(今中山公园)、跑马厅(今人民公园及人民广场)、外滩公园和虹口公园等处。

 

据统计,1930~1941年间,该队共举办各类音乐会1159场,平均每年演出97场,当之无愧地成为上海国际艺坛之中间力量。

 

该队还曾多次与来沪访问之世界著名音乐大师同台演出,如美籍波兰钢琴家、作曲家戈多夫斯基,波兰钢琴家弗里德曼,捷克小提琴家和作曲家库贝利克,法国小提琴提博,奥地利大提琴家费尔曼、美籍爱尔兰男高音歌唱家麦考马克等。还有几位俄裔音乐家,如小提琴家津巴利斯特、钢琴家莫伊谢耶维奇、小提琴家爱尔曼及海菲茨等亦曾与工部局音乐队合作演出。



抗战胜利后,该团改组为“上海市政府交响乐团”。1946年共有团员54人,外籍人士46名,仍以俄人居多,意籍次之。

 

在工部局音乐队中,自1938年起始有华人乐师谭抒真、黄贻钧、陈又新及徐伟麟四人成为乐团正式成员,而至1946年已增至8名:2个第一小提琴手、3个第2小提琴手、2个中音提琴手和1个小号手。

 

战后,交响乐团的三任指挥均系著名俄侨音乐家。1946年3月起,阿甫夏洛穆夫担任指挥。阿氏为旅沪俄侨之乐圣,他虽是著名作曲家,但与梅百器大师及富华教授相比,他指挥交响乐却颇遭非议。

 

1946年夏由斯卢茨基继任指挥,颇得人们赞赏,其手法简洁而叙情,适切而又轻快,故时人认为,他堪称梅百器大师以后的第一个上海指挥名师。

 

1947年继斯氏任指挥的马尔戈林斯基教授,是位指挥歌剧的专家。在他任职期间,乐队已成强弩之末,许多队员先后告退。

 

1947年8月起,苏侨开始应召返国,其中包括许多文化人及音乐家。1948年底起,白俄侨民亦开始分批撤退,其他各国侨民也相继离华。

 

上海交响乐团以外侨乐师为主的时代终告结束。至1955年乐团全部由中国乐师组成,定名为上海交响乐团,团址亦从福州路迁至湖南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