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繁华的淮海中路西行,过了襄阳公园左拐,便是一条被梧桐树环抱的、典型的法国式小街——汾阳路。其西侧新建楼房南端,从洞开的大门中可见绿荫底下的一幢雍容华贵的红砖老洋房,这就是国际著名的上海音乐学院。

 

1927年11月27日,南京国民政府大学院院长蔡元培在上海创办中国第一所现代专业高等音乐学校——国立音乐院,院址在陶尔斐斯路(今南昌路)50号,1928年8月迁至毕勋路(今汾阳路)83号。1929年改组为:国立上海音乐专科学校,简称上海国立音专。

上海音乐学院线描图(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供图)▲

 

萧友梅任校长,黄自为教务主任。学校采用以德国、俄国为主的欧洲专业音乐教育体制,在全国范围内招生。教授中有许多卓越的中国音乐家,其中包括从欧美留学归来的周淑安、朱英和吴伯超等。

 

1930年度该校共有专任教授11人,除萧友梅、黄自及声乐系主任周淑安外,余均属外籍,即意籍1人——小提琴系主任富华,德籍1人——廖华丽丝,俄籍6人——查哈罗夫、佘甫磋夫、吕维钿、欧克沙可夫、皮利必可华和施拉维诺娃。兼任教授6人,除吴伯超、朱英外,余4人皆为俄籍,即:介楚斯奇、苏石林、史杰烈、舒怀可斯奇。

 

可见,17名教授中,俄籍占10名,超过半数。1947年春,该校共有教授38人,其中仍有一半为外籍(基本为俄人及俄犹)。曾先后在该校任教授的俄侨音乐家还有舍利文诺夫夫人,格拉维茨卡娅、克丽罗娃、马哥令斯基、拉紫来夫、考斯脱维区、本而涅池卡、萨哈罗华、佛来古、黎扶雪、勃朗施泰因夫人及科斯特维奇。故上海国立音专中的俄籍教授先后多达20余人。

 

该校的实践课,除中国民族乐器外,基本上由俄国教授们主持,而理论课则大多由中国教授主讲。

 

上海国立音专教学制度极为严格,在校学生虽不少,但是最终之正式毕业生不多,试以抗战爆发前的早期毕业生为例:1933年度毕业生仅3人,即:李献敏、喻宣萱及裘复生;1935年度第一期毕业生为载粹伦、丁善德、陈又新及满福民等4人;1935年度第二期毕业生计刘雪厂、胡投等6人;1936年度毕业生有:胡然、陈玠等10人。

 

还有不少优秀音乐人才,亦系该校之早期毕业生,如:吕骥、架绿汀、斯义桂、郎毓秀等;冼星海、张曙、沙梅、向偶等亦曾先后在该校学习和进修。

 

抗战爆发后,该校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培养出了黄贻钧、李德伦、陈传熙、韩中杰、葛朝祉、钱仁康、陆仲任、邓尔敏、周小燕、吴乐懿、高芝兰、张权等一批优秀学生。

 

上海国立音专从创办起至1940年代末20年间,陆续培养了一批现代音乐专门人才,散布于全中国的各种音乐岗位。除了萧友梅、黄白等中国现代音乐教育的先驱者外,承担一半以上教学任务与绝大部分实践课程的俄侨音乐家,无疑也是功不可没之拓荒者。

 

曾多年担任钢琴组主任的查哈罗夫,系著名钢琴家、音乐教育家。十月革命前毕业于圣彼得堡国立音乐学院,与著名作曲家普罗科菲耶夫、著名钢琴家涅高兹是同窗好友。自1929年起在上海国立音专任教凡12年,为中国先后培养了萧淑娴、李献敏、李翠贞、丁善德、贺绿汀、吴乐懿等一批高水平的演奏家,为开创中国的钢琴专业教育奠定了良好的基础,立下了汗马功劳,深受音专师生的敬重。

 

另一位著名钢琴家拉查雷夫,亦毕业于圣彼得堡国立音乐学院,曾任叶卡捷琳堡国立音乐学院院长。1928年来华后在哈尔滨音乐学校任教,1934年受聘为上海国立音专钢琴专任教授,其受业弟子有戴谱生、李蕙芬、陈传熙等多人。1946年兼任南京国立音乐院教授,是刘诗昆的钢琴启蒙老师。1948年赴美定居,终于彼邦。

 

大提琴组主任佘甫磋夫,同样在十月革命前毕业于圣彼得堡国立音乐学院。1923年起任上海工部局首席大提琴手及独奏者。1928年受聘为国立音乐院大提琴组主任及乐队教练。从其受业者有:张贞黻、李元庆及汪启璋等人。舍夫磋夫为中国培养了第一批大提琴专业的演奏及教学人才。

 

钢琴及理论作曲组教授欧克沙可夫,系著名钢琴家、作曲家及音乐理论家。他是19世纪俄国著名作家S.T.阿克萨科夫之嫡系后代,毕业于莫斯科音乐学院,1918年起侨居哈尔滨,1928年移居上海,任《上海柴拉报》音乐编辑,并设私人音乐学校。未几,应聘任音专教授,出其门下者有吕骥、向偶及石圣华等。

 

俄罗斯音乐艺术,对国立音专所培养的人才,影响极其深远。不少人在离校赴欧深造时,仍深受其益。如著名女高音歌唱家、中国杰出的声乐教育家周小燕教授,便曾师从苏石林攻声乐。1938年赴法留学,考入巴黎的俄罗斯音乐学院,终成一代名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