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个恒隆,在上海静安的南京西路,有人发一帖子,说它的姑娘曾经有如此盛况:


时装周刚发布的新装不到48个小时,已经被某个姑娘拎进了更衣室。今年流行什么唇色,要看这栋楼化妆间的脸色。哪个潮牌的新款会火,听听直通61层的电梯间里,是不是有人提起过。精致到耳根的补妆十分寻常,名牌加持只是基本款的时尚。觥筹交错的宴会,香槟红酒的宿醉。每一天,都好像有参加不完的午夜场,每一场,都仿佛是没你就不开演的主角房。

 

恒隆还在,但是,盛况已不在。

 

帖子缅怀:

恒隆的姑娘们变老了。她们盘头嫁贵人,铺床撒香粉,眼角有了晚霜盖不住的皱纹。她们买菜做饭,煮粥洗碗,双手没了搽粉擦不够的习惯。恒隆感觉有些奇怪,我这里难道不应该永远年轻,永远光鲜亮丽吗?那些年轻人哪去了?它不懂,买名牌的姑娘越来越多,可都在海外购。上班的姑娘越来越少,因为她们打扮好看了都去做了直播。富丽堂皇的办公区吸引不了美少女,她们只想把公司logo当背景摆拍。

 

有人反驳了,“不是恒隆的姑娘老了,是恒隆老了。”——

2001年,上海恒隆广场一期开业,她有上海第一座所谓的超甲级写字楼,楼下的商场在IFC开业之前独霸10年,二期写字楼几乎也是满租开业,风光无限。但是,经过15年岁月的摧残,曾经皇上面前的红人,经不住来往不断的新人,皱纹渐起,容颜渐老,已经没有了昔日的风光。

 

反驳者说:

过去的一年是恒隆在内地最为艰难的一年,其中,最大的质疑就是过去对于二线城市的巨大投入是否是错误的。各种数据显示,恒隆在二线城市的出租率以及租金回报都是向下的状态。

恒隆在上海无疑曾经取得巨大成功,但它并没有在上海大量自我拷贝,而是选择了到二线城市复制。

如今,上海的恒隆老了,采取的是翻新措施,但是对手强劲,曾经的霸主位置不再,为了留住大租户,租金有了松动。

 

上海南京西路的恒隆确实曾经风光无限。

 

1990年代,在改革开放初期,静安就快速启动了国际大都市一流中心城区的建设,将南京路地区定位为商务功能与商业功能同等重要。

 

1993年,就投资3亿美元于南京西路第三加油站及旧里地块的拆迁改造,在八个月的谈判后,静安与恒隆集团,在1993年12月22日,在12时12分,双方正式签约。

 

这一项目,是当时静安大规模改造总标价最高的项目。双方签约影响自然很大,快速拉动其他地块项目的相继签约。静安正式拉开以南京西路全面改造和综合开发为龙头,建设中心一流城区的序幕。

 

历时8年,南京西路恒隆广场正式落成,成为当时浦西最高的建筑,与梅龙镇广场、中信泰富组成了现代商业知名的“金三角”。

 

它们是路易.威登、普拉达、爱马仕、香奈儿、芬迪等等国际一流精品最早聚集地;因为兼具大型商场和写字楼的功能,单幢楼宇的税收不断刷新上海,带领一批单幢楼宇形成税收“亿元楼”的效应,催生了“楼宇经济”新模式传说。其中,恒隆广场,每月税收曾经高达3亿元......

 

一时间,上海那些其他大多写字楼里的姑娘,都有一个梦想:在南京西路上班,经常在那里买一件衣服。南京西路,成功被贴上了标签:大气、洋气、雅气。

 

2007年,静安开始了新的跨越梦想,把“国际”的牌子举得更高了。它这次希望2012年建成的香港太古集团的项目,可以成为率领升级的“巨无霸”。“咬定世界级大都市的中心,南京路瞄准曼哈顿、第五大道”。

 

但是,太古集团的项目,中间发生了诸多波折,原定2012年建成的日子一拖再拖,直至2015年底,才举行了办公楼结构封顶仪式。

 

这边,被寄予升级巨大希望的太古项目,还没有看见成效。那边,恒隆广场却已开始显示颓势。

 

恒隆广场高达每月3亿的税收,是在2011年,之后,无法找到具体的数据。但据恒隆集团自身总体公开信息显示,直至2015年恒隆集团整体收入下滑46%,是其2011年来首次遭遇年度收入下跌。

 

截至2016年6月30日止的6个月,上海恒隆广场的租金收入大跌13%至3.95 亿港元,按人民币计算则下跌7%;商场零售额下跌2%;商场的出租率,同比去年6月底分别下跌17个基点。

 

静安区,是上海的袖珍区,面积仅7平方公里,以恒隆广场,南京西路为标志,推动了“楼宇经济”的新模式传奇,带动了上海周边其他中心城区以及外省市区域的纷纷效仿。上海的黄埔区也提出了“楼宇兴则黄埔兴”的口号。

 

但是,在2012年,就有“上海中心城区楼宇经济遇冷”的报道见于媒体。当年,以楼宇经济为税收来源之重的静安区和黄浦区,增幅均低于上海市地方公共财政收入的平均增幅。

 

不是恒隆的姑娘老了,也不是恒隆老了,是以楼宇经济为现代商业模式的南京西路老了。

 

有关方面说,南京西路改造并非就是拆旧盖新,同样强调历史文脉传承。“金三角”崛起的同时,“静安古寺八景”、“远东第一乐府”之称的百乐门、雷允上、绿杨村等等也在重现。但是,原先的老字号和名特商店,都被这些“新楼宇富豪”给分隔了,遮挡了。

 

外来的世界顶尖的奢侈品成了南京西路的主角,但是这些主角并不是南京西路自己生长的,它们也不会独宠南京西路。

 

它们跟随着恒隆进入更多的城市,跟随着更多的商家进入更多的地块,最终与南京西路一起,让消费者开始了审美疲劳。

 

上海姑娘依然狂热追求时髦,只是南京西路已经悄悄地在她们的言语里远离。她们开始散落在武康路、永嘉路、思南路以及一些不那么广为人知的上海小弄堂里。那里,街区大多显得有点旧,有点矮,商品有些奇离古怪,不那么容易复制。

 

有恒隆,位于上海静安区南京西路,门牌号1266,身高288米,66层。

 

你,还爱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