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静安区拍出楼面价超14万一平的“新地王”后,上海近期宅地拍卖计划已经全部被中止。

 

8月25日,媒体又传出上海要实施更严调控的消息。

 

据说,另一端的北京城也已经高度警惕,传出政府将严控地王的声音。

 

据悉,今年7月,北京市专门召开一个关于稳定房地产市场及调控的会议。北京市市长王安顺直接指出:“坚决不能出地王!”

 

“地王”仍然引来了舆论的热潮,但是比较多仍然从国家房产调控这些老调子做分析,或者从房地产产业的供求角度深入。

 

如果说,前一阶段,北上广深控制地王,是地方官员忌惮部委的各种限制行动。当下,则应该转向为自己的城市战斗的一种行动。“地王”,对于北上广深再也不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而是一个“烫城”的坏消息。

 

首先我们要知道,一个地方,一座城为什么需要“地王”?

 

从上世纪九十年代末至2000年以后的一些时期里,由于房地产市场的过度热火,在北京、上海、广州、南京等一些一、二线城市,均连续出现“地王”。

 

那时的“地王”是真的让一座城兴奋的,“地王”背后的操盘手也是中国式富豪的标志。

 

当时,正处在中国的改革开放初期,大多的城市都处在改革期的首度复兴。用一个当下流行的话语,每一个“地王”,尤其是全国级别的“地王”,是一座城市发展最好的春药。

 

“地王”不仅给当地带来了巨大的土地财政的收入,更让一座“富城”的美名快速传播。在城市发展的初级阶段,“富城”让一个地方更容易受到资本的追捧,赢得更多的发展机会。

 

但是,虽然只是过去了二三十年,前一阶段,由于世界罕有的“中国速度”的爆发式增长。至今,“地王”对于北上广深,不仅不是发展的“春药”,还变成了“毒丸”,是一个应当狙击的“坏消息”。

 

因为,“地王”背后导致的城市高成本的压力,在2010年,已经开始引发了逃离“北上广深”的潮流。

 

中国是一个自然生长不是那么广泛的国度。地方的生长,至今,都深受政策的各种引导或者压力。

 

所以,在逃离潮之初,北上广深仍然不能感受到太深的切肤之痛。因为,逃离的人们,似乎更像在撒娇。或者说,更多的人,只是口头的抱怨,短暂的逃离。因为,北上广深在城市发展上,仍然具有极大的比较优势,导致了各种资源的严重聚集。

 

人们在抱怨的同时,仍然无法直视那些偏远地方,虽然辽阔,虽然低成本,但是由于人才的各种巨缺,导致的各种软环境的贫瘠。有人如此认为“逃离北上广”,等于逃离“梦想”。在高成本与梦想之间,还是更多的人,因为梦想的光环滞留。

 

但是,两三年前,移动互联网,在中国比较世界其他国度更快速覆盖与渗透,深刻地改变了中国发展的进程。

 

虽然,对于基于互联网形成的很多碾压式的商业大怪兽,越来越多的声音,认为,它们对于中国的发展是破坏大于建设。

 

但是,移动互联网,另一个角度,在中国却发挥了技术的美好一面。它真正极其快速地带领中国人,进入了信息社会的新经济时代。中国移动互联网网民的覆盖面以及数字,已经不需要多说。在很多偏远的地方,那些传统商业怪兽还来不及布点的地方,每一个角落的年青人,都可以通过一个微信小窗和世界交流,通过一张小小的二维码与世界作交易。

 

中国地方发展,仍然政策上有很大的不平衡,但是,移动互联网正以一种特别的方式,自下而上,推动着团结着那些梦想者,开始与他们喜欢的小地方,坚定地开始了梦想的新旅。

 

莫干山,是一首现代的田园诗。它更大的启蒙意义,不是那些美丽的民宿外壳,而是那些跟随逆流回家的梦想者。

 

在莫干山,留给我最深印象的是,“都教授”一般模样的“管家”。是的,“都教授”一般俊俏、时尚。

 

他们不叫“店员”,他们是一个个民宿的“管家”,他们热爱着那些房子下藏着的梦想。他们从各处大都市到达那里,虽然只是一样甚至更少的薪水。

 

可以这么说,移动互联网背后各种基础技术的支撑,真正给到了想要逃离者一张最大的“王牌”。当然,还有那些夹缝生存已久的小地方,开始越来越聪明地利用技术,在政策的弱势下,以自有的长处,主动谋划着去更好更快地去抢占本土全球化的大利好。

 

如果你还没有意识到“地王”不仅仅是乌纱帽的游戏,还是一个“烫城”的坏消息。那你就要小心了!

 

对于背后相关的资本,它们也应该意识到自己不再是一座城的“春药”,而是一座城的“毒丸”,原先对应的“王的光环”自然早就消失殆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