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访谈】将对象锁住中国甚至国际级别引领城市文化、生活新风尚的意见领袖。近期,《头号地标》主编丘眉专访了被称为纽约tastemaker的巴瑞.佛瑞曼。

本期访谈对象:巴瑞.佛瑞曼



丘眉:今年是第一次来到中国吗?为什么?


佛瑞曼:自己其实第三次到中国,来到上海。不过,是第一次来中国参加艺术博览会。


丘眉:第一次到中国参加艺术博览会,之前为什么没有参加?为什么选择今年?


佛瑞曼:是我的亚洲区代表蔡葵博士策划了这个《名家杰作展》。之前收到过一些亚洲的讯息,并做了实际的市场调查。今年上海艺博会的主题是“家居渴望艺术”,与我的一贯思路“让艺术走进生活,让生活艺术化”非常吻合,对中国市场的初步调查也使我看到进入中国市场的时机已渐趋成熟。


丘眉:怎么看待中国的收藏市场?


佛瑞曼:中国是一个新兴的收藏市场,非常年轻并充满活力。可合作的空间很大,必要的尝试也会很多,因为中国收藏者对很多西方收藏品看到优秀实例的机会还是很少;而且国际上很多通行被严格遵守的规则,在中国现在也都还不太能行得通;一些先锋艺术,比如摄影艺术,在中国还要做大量的收藏入门等普及教育工作。


丘眉:为什么会第一批收藏艾未未?从哪一年开始关注艾未未并且开始收藏?


佛瑞曼:1997年,在威尼斯双年展上关注到张洹,至今我收购了一百多件张洹的作品。因为在决定收藏之前我通常会对一个艺术家做调查,做访问。在对张洹的各种调查中,开始关注到艾未未。


丘眉:您直接和艾未未接触过吗?


佛瑞曼:没有。从来没有拜访过。


丘眉:您认为这三个人能够代表当代中国艺术家的水平?您个人怎么评判他们的水平?


佛瑞曼:我认可的艺术家,一定要在国家级博物馆做过重要展览。张洹、艾未未和王晋等在西方方都受到了重要展览的认可。他们做了一些别人没有做过的尝试,这些都是通过行为艺术来体现的,令人印象深刻。我收藏了很多记录他们当时行为艺术的优秀摄影作品。


丘眉:以您以往的运作特点,这些艺术家的作品会快进快出吗?您估计藏家会来自哪里?


佛瑞曼:通常是快进快出,由于利薄,相比守着一件赚足利润的做法我要多做几笔才能获得同等利润,但这也使我有机会结识更多的藏家,从而带来更多的新机会并有助于建立牢靠的信赖关系,长远来讲是总额利润更高的赢家。但对于某些我相当珍爱的作品,我会耐心等待,直到为它们找到最好的归宿,比如国家博物馆。这也和我选择艺术家时的标准是一致的。目前这些艺术家的主要市场还在欧美,但是相信将来中国会把它们买回来的,目前已有这样的迹象。以往在德国等其他国家的收藏经历都验证了这一点。



丘眉:您怎么看待城市的文化与地标?



佛瑞曼:上海的外滩特别宏大的感觉,其他区域则各有不同的感受。上海有很多特性,很多面孔。像法租界这些地方,个人也很愿意散散步。空间很漂亮,很舒服。但很难用一句话来概括,因为上海还没有定性,本身的文化还在持续发展并不断变化。



纽约佛瑞曼(Barry Friedman Ltd., New York)拥有45年历史,是欧美装饰艺术市场的先锋画廊http://old.barryfriedmanltd.com/。事业从时间上跨越拉斐尔前派、法国新艺术运动、ArtDeo、维也纳分离派、德国前卫艺术、美国POP直至当代国际艺术; 类型上跨界纯艺术和欧洲工艺美术,经营绘画、雕塑、摄影、艺术家具、玻璃艺术、金属和陶艺。


巴瑞.佛瑞曼先生是纽约佛瑞曼总裁,他过去四十五年辉煌的职业生涯,不仅是纽约也是整个西方二十世纪艺术史市场的传奇之一。


后记:特别感谢佛瑞曼先生为本栏目提供了此前从未曝光的个人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