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访谈】将对象锁住中国甚至国际级别引领城市文化、生活新风尚的意见领袖。近期,欧美玻璃运动的代表人物、当代艺术巨匠Toots Zynsky(图兹.詹斯基)在中国上海举办首个个展,《头号地标》主编丘眉对其进行了专访。

本期访谈对象:Toots Zynsky

Copyright:Toots Zynsky


丘眉:MoMA(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世界上最重要的现代艺术圣殿)之前没有收藏过玻璃艺术家,为什么?他们之前怎么看待玻璃艺术家?您为什么选择玻璃这个媒介?


Zynsky:美国的工作室玻璃运动(Studio Glass Movement),发生在(上世纪)60年代。在这个时间里,我的filet-de-verre(热熔玻璃丝)技法,是非常幸运的技法。之前玻璃都是吹制,热熔玻璃丝技法开创了玻璃新的空间,创作出新的印象。我自己也很幸运地成为欧美玻璃运动的一个代表人物。


——

“你可以让它流动,铸造,

你可以延展,

你可以切割,

你可以融合,

只有玻璃可以如此奇特,

如此可塑性.......”

——Zynsky



丘眉:为什么您选择了“热熔玻璃丝”这种独有的技法?您希望通过这种技法传递什么样的艺术思想?


Zynsky:“热熔玻璃丝”这种技法是混合杂交的技法。在好多年前,我通过多种技法的混合尝试。我持续地痴迷于这种技法,因为这种技法能够带来颜色以及3D的无限可能。


丘眉:MoMA因为什么认可了您的作品?


Zynsky:我想,我的玻璃作品色彩的纯粹性、3D全新的立体呈现以及光之间的互动,都是MoMA的收藏家第一次见到的。我的作品,让他们对光的反射,有了全新的印象。


丘眉:您的风格非常独特。您如何磨炼您的美感并且融合到您的作品当中?


Zynsky:我幸运地生长在大自然包围的环境中,但同样很幸运的是,我在像波士顿这样的城市渡过了大量的时间。我在其他不同的大洲住过,周游过五大洲,这些都带给我非常好的各种体验。


我浸泡在不同的文化中,它们的音乐、艺术、食品、生活方式,都不断在加深扩大我的美感,推动着我的创造力。


丘眉:您的作品,韵律感以及色彩的表现让人震撼。您怎么理解艺术品中的韵律感以及色彩?听说一批红色的作品,是您最喜爱的作品,是在您遭遇亲人连续去世制作的。据说您当时失去了创作的激情,最后重新创作,却是以如此叫人震惊的红来展现。为什么?


Zynsky:我很小的时候,音乐就处于我生活的中心。音乐和色彩对于我来说,都是不可分离的。在非洲加纳,我呆过很长一段时间,聆听所有我能寻找到的音乐。在我回到我当时所定居的荷兰工作室的时候,我发现加纳的回忆,释放了我所有的韵律与色彩。


我很喜欢油画,我也很高兴,最后我能用玻璃达到了油画的感觉。因为我不喜欢油画的味道!


I LOVE RED!红色不一定是最漂亮,却是最有力量的。最后,是红色给了我力量,给了我重新开始的激情。


图兹.詹斯基是美国当代玻璃艺术界炙手可热的响当当人物,是首位获得全世界最重要的现代艺术圣殿——MoMA(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收藏作品的玻璃艺术家。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20万件藏品中,仅有的玻璃艺术品即是图兹.詹斯基的创作。业内认为,图兹.詹斯基让玻璃走进了神的殿堂。


此外,全球更有超过70家著名博物馆典藏她的作品,包括世界四大博物馆之一的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英国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巴黎卢浮宫装饰艺术博物馆等。




后记:特别感谢上海琉璃艺术博物馆对本次专访提供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