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访谈】将对象锁住中国甚至国际级别引领城市文化、生活新风尚的意见领袖。近期,在2016“Hotel Plus酒店样板房”初步方案发布会上,《头号地标》主编丘眉对杜康生|奥迪室内设计团队方国霖副总经理进行了专访。

本期访谈对象:方国霖

丘眉:你们今年将第一次参与国内业界有影响力的“上海酒店设计与工程展览会”其中的“Hotel Plus酒店样板房”板块,为什么?

 

方国霖:因为主办方想要我们带入一些新的想法,有别于一般酒店的看法。

 

丘眉:您觉得一般酒店的看法是?

 

方国霖:一般酒店,更多会是现代与新古典为主导,我们想要提出东方元素等新的概念。好比中高阶酒店带点东方味的,可能就是诺金。

 

丘眉:诺金是否太高端了?包括投入,面对群体,是否都太高端了?你们是同样的定位?

 

方国霖:我们希望通过光线、风格、设计语汇等把我们想要的元素带入设计。至于装修标准,一样的设计,从材料上是可以做很多选择,不一定用很奢华昂很贵的材料呈现。一般在四星五星的酒店预算就可以实现。

 

丘眉:那你们定位的服务酒店对象,是以四星五星这些高星级酒店为主?

 

方国霖:我们首先提出概念,定位可能在国内的及国际的四星、五星,因为国际的会有更多的投入预算,可以让我们的想法可以体现得更完整。这次样板房,我们也会提出更多智能化的设备,智能化就是烧钱。当然智能化也可以选择。比如提出十项,选择其中两三项实现效果。其实,一个房间只要有一个设计亮点,给出客户很深的印象就可以了。

 

当然三星也是可以协调的。有不少三星上下的精品酒店,他们也做的很棒,运用设计的结合把钱都花在了刀口上。

 

目前没有看到三星上下的酒店在运用东方的元素。一般表现出来都是现代极简。其实只是一点点运用,东方调性就可以出来,不一定要砸大钱。

 

丘眉:其实包括东呈亚朵等中端精品酒店也开始提出东方之美的理念。你怎么理解东方之美?

 

方国霖:每个人对于东方意象上的阐述都有区别,我们想要运用的是语汇、空间、意境上的整体调性。有可能整个空间只有一些东方语汇,但结合灯光、颜色就可以很快让人进入氛围。

 

我们说东方写意,并不是说一定要怎样的设计方式或造型。

 

比如诺金可能想要走的明朝的风格,大量运用明朝基调,这是一种设计方式;比如日式禅风也是东方,它是唐朝中式元素简化之后呈现的效果,也都是一种走向。

 

我们不会很狭隘地说,写意东方就是怎样,只是想推动这个走向。因为包括很多开发商提出来不要再玩新古典,不要再玩artdeco,现代简约也过于简单,要带点自己文化氛围的东西,带点民族的味道。

 

丘眉:业主现在这种需求为什么这么强烈?

 

方国霖:如同建筑史,从古典到文艺复兴到巴洛克到洛可可,很复杂之后口味又变化,走到现代、极简、新古典。国际化设计元素一直随著时间做一定程度的改变、循环,这也很象服装风格的演变。

 

丘眉:这种需求爆发的标志性酒店或者时点是?

 

方国霖:对于很多开发商来说,古典新古典已经看腻了。而且古典新古典经典就那几个,做得差不多可以达到,但是要超越很难。比如新古典要超越半岛很难,古典超越华尔道夫很难。它们已经做到一个高度,业主感受不到新意。像阿曼、悦榕庄那样能很快抓住眼球,就是因有自己的文化气息。

 

丘眉:大概时点是在一年前还是两年前?

 

方国霖:我们接触到蛮多开发商。他们一直想要引领潮流,想要做不一样的东西,卖更贵的价钱。大家都在做新古典、现代,除了金钱堆砌以外,要如何才能超越彼此。

 

几两年前,第一批有钱人,爆发式的有钱人,大量采用古典元素装修自己的豪宅。现在在问有没有别的做法?有没有一些找回民族性东方特色的东西,就好比茶道这种文化就是东方特色轮回。

 

丘眉:为什么不是聚焦在中国元素,而是东方?

 

方国霖:有些像东南亚的巴厘岛风,像JAYA就是巴厘岛风,运用东方语汇,也用南洋风情混搭。如果锁定中国元素,就会比较狭隘,设计语汇受控,比较容易雷同。好比新古典,就是少量的现代简约手法简化复杂的纯古典。如果新东方组合的可能性就更多,让人有更多趣味性。


附:勒·柯布西耶(Le Corbusier)在他重要的著作《奔向新建筑》说:建筑师们必须赶上其他艺术和科学。在他所处的年代,他认为,当时的建筑艺术是落后的,因此他推动了上世纪60年代建筑现代主义运动。

今天,在中国,你认为,建筑艺术和其他艺术,哪个相对落后?不管怎样,建筑师们在酒店在旅行业,已经开始以新的理念净化“墙壁装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