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6日在上海国际时尚中心,全天举办“2016自驾游大会高峰论坛”。

当天,《头号地标》与主办方爱驾传媒共创了“人文场景游玩变革”环节。《头号地标》发行人丘眉在现场对如家酒店集团首席执行官孙坚展开了【头号访谈】对话录制。【头号访谈】已经录制诸多引领城市文化、生活新方式的人士。

本期访谈对象:孙坚

 

丘眉:谢谢孙总接受我们的现场专访。刚才你提到,你们要参与到自驾游里面来,也说到乡村酒店供应,如家有很多可以去做。刚才具体提及100家至200家的民宿平台,而不是说民宿。请问一下,跟大家经常听到的民宿会有不一样吗?

 

孙坚:中国非常多的景点是在美丽农村,但是美丽农村受到一定的经济规模、服务能力各方面的限制。现阶段出现了很多的景点民宿,但这些民宿良莠不齐,有好的也有不够好的。

整体来说,并不是说他们不愿意做好,而是没有一个真正能够去帮助他们做好的东西。所以说,从我们的角度,我们不是自己去做民宿,而是对已经在市场上的,在景点上的各种民宿提供帮助。

第一,怎么给他们做一个基本的认证?就是一个相对比较规范,比较安全,比较符合消费者住宿的东西。第二,提供什么样的工具?我们有一款最新的移动民宿管理工具。在这个工具上,他们可以管理自己的民宿,哪怕5间房,10间房,都可以直接预定,跟我们的平台做链接。他们可以直接处理顾客的投诉以及社交问题;可以直接管理房间内部所谓的成本,还有员工的排班等等。

如家现在有上亿的会员,这些人本身周末、假期也要去入住民宿的可能需求。我们有很多的流量入口,更多考虑流量入口怎么来帮助每个景点每个民宿更加有效运转。所以为什么我说是平台,而不是民宿。

 

丘眉:就是说在民宿,如家一定不会是直接的经营者?只是扮演一个技术以及更多服务的提供方?

 

孙坚:是的。一个是技术支持,第二是专业支持。当然,未来我们还会提供更多的营销平台支持。

 

丘眉:这当中,民宿的经营者是如家以外的。在你的心目当中,你认为能跟你们合作的,比较标准的民宿经营者,有什么典型的形象吗?他在这当中会拥有比较大的自主权吗?他在当中的股份状况会怎样?

 

孙坚:如果比较民宿市场,可以去看台湾和日本的民宿。他们本身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形成了比较成熟的民宿体系。中国也慢慢会有很多独立的民宿从业者。我们推动民宿,跟我们投入的酒店有些不一样,但有些基本的东西,同样要赋予。

住宿本身要有一个基本的服务,这些基本的服务我们非常懂。民宿是一个非常小的单体,你如果赋予太多的管理,太多的东西,其实它是不能生存的,也没有经济回报的模式。所以,我们尽可能地把这么多年来的经验,联合饭店协会等机构一起,尽可能地把民宿简单化。

但是简单要什么?要重点化,就是必须哪些有,哪些可以没有。

当然,更多是建立并开放一些平台和工具给他们,刚才说的移动端工具是最好的例子,他们现在在手机上就可以管理。即使不是自己在做,请了人在做,只要大家同时有这个工具,每天看到的东西是一样的,避免过去以前那些不透明的,相对管理上无序的东西。在这个工具上面,会变得越来越有序。

从这个角度来说,其实我们没有说,民宿经营者一定要是老板自己,还是怎么样。我们更多希望他是一个对民宿很热爱,想做这些事情,也很愿意去把他变成一个美好的事情的人。

 

丘眉:你们也会有可能提供一些资金的孵化?

 

孙坚:也有这种可能。我们要跟银行一起来做,或者我们跟众筹平台一起来做。因为你看到,其实我们这个形式,也很像早期的阿里巴巴那种概念。阿里巴巴是跟小商户一起成长对不对?我们是跟旅游住宿的小商户一起来搭建这个平台。

 

丘眉:刚才你也提到箱子酒店,就是集装箱酒店,之前我也听说如家有一个一千多个箱子酒店的计划,说是在很多国道边上总共投放一千多个箱子酒店。我想问的是,箱子这样形式的酒店,跟民宿是不太一样的吧?刚才你提到,在民宿中也会考虑箱子这样一个形态。但是似乎是不太一样的。

 

孙坚:是不一样的。一千多个箱子酒店的数字我没有说过,不知道哪里来的数据,但是目前我们正在开始想做这件事情。这个箱子或者其他形式的移动酒店,包括营地,不影响今天的民宿,而是更多在丰富民宿。

 

丘眉:那箱子之类的移动酒店,如家会直接控股?

 

孙坚:从投资的角度,作为产业的话,我们可能就会自己来做,跟民宿完全是不一样的。

 

丘眉:为什么选择集装箱,而不是房车,或者其他的?

 

孙坚:今天讲集装箱,只是一个要素,也可能是房车,也可能是其他。我们现在还在探讨这个商业模式。我们还要考虑投入,考虑整个的成本,包括运营当中的维护成本,未来的移动成本等等。所以今天说移动酒店,并不是说今天已经决定只做一样形态。

 

丘眉:你怎么理解分享模式在住宿业的推进?你认为目前已经有一个真正中国版的Airbnb了吗?有分析认为,目前中国类似机构还没有形成Airbnb的影响力。

 

孙坚:我觉得应该有,因为中国这么大一个休闲旅游市场正在崛起。其次,中国确实有所谓的物业存量,确实存在着诞生中国真正像Airbnb那样业态的可能,但还存在着一些障碍。

第一,  整个社会的征信系统还不是那么完善,特别是人的征信系统,分享经济很讲究一点就是诚信。不然的话,一个房间分享了以后就被破坏了,或者极端的例子,他跑了。这种事情会影响这个产业的发展;

第二,  中国的消费者,目前正在慢慢地进入所谓的自主、无服务状态,或者叫自主的自我服务状态。什么概念呢?其中中国人还是比较希望能够被服务的。讲个简单的例子:酒店里面的六小件,牙刷什么,现在国外早就去除了,但是中国这个推不了。因为客人去了,就要求有牙刷、拖鞋,哪怕再简单,但是必需。所以,这是一个过程。今天各种新的业态出现,是一个趋势。因为这个世界,这个地球上的资源,是需要更效率化,这样才能保护地球。

 

丘眉:直观来看,如家在新业态转型推进上,似乎比其他的传统酒店集团,尤其是经济连锁酒店集团,跑得更快。不知道你是不是这样看的?

 

孙坚:我很难评论别人。我只是说,其实我们今天正在进入一个全新的变化阶段,这个变化包括自身很多的结构要发生变化,更重要是来自顾客的变化,未来机会的变化。在这个过程当中,相信谁都会去关注。对于我们来说,我们很愿意去尝试。因为每一件事情,就像李克强总理讲的,在变化的过程当中,不一定每一件事情你都是成的,要拥有去尝试,而且不断去修正,甚至要有承受不成功的心态。正因为这种心态,你持续地往前,一定可以找到让你更成功的方案。

 

丘眉:你认为如家目前已经具备了一些比较突出的优势,在中国版的Airbnb模式上?

 

孙坚:其实,如家本身的核心业务,还是做经营,并非是完全分享式的。成长为中国版的Airbnb这个路还很长,在这个过程当中找寻平衡点。其实也不一定是个Airbnb,也许是像Airbnb+这种模式,可能有自主的,也有分享的。两条腿走路,可能走得更远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