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6日在上海国际时尚中心,全天举办“2016自驾游大会高峰论坛”。

当天,《头号地标》与主办方爱驾传媒共创了“人文场景游玩变革”环节。《头号地标》同时在现场邀请了上海别样红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自驾游达人任哲伟,与其他自驾游达人来了一场“达人会”。都说自驾游雄性气味十足,这场长达两三小时的“达人会”更是达到极致,一群男人聚一起居然不谈“撩妹”。阴柔者,慎入!


“可能有些人觉得好危险,但我不觉得,我觉得特别有意思。


任哲伟:今天很高兴大家来参加自驾游达人大会,首先,我们分别自我介绍一下,来自哪里,从事哪些行业。


陈薄宇:我是陈薄宇,来自云南昆明薄宇极限挑战团队。我和我的团队一起,目前在做一些像蹦极,还有高空荡绳这样的极限挑战,之前创造了世界最高陆地蹦极纪录,接下来还有一些新的目标要去挑战。


肖尚:我是来自湖南长沙的肖尚,一开始自己玩自驾,慢慢玩出了一个团队,组建了湖南逸行自驾俱乐部,专门从事自驾旅行与定制旅行。目前我们也是带着一些特别喜欢自由,喜欢自驾的朋友,去享受自驾的生活。


郭勇:我叫郭勇,来自四川成都。成都有美食、美景(陈薄宇:美女),还有美女。我目前专职自驾游行业,成都是块福地,我们的贡嘎山是川西、川藏线、318国道聚集地、出发地。欢迎大家有机会来成都。


任哲伟:我是任哲伟,客串今天的主持人,来自上海别样红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我们公司最主要是在做酒店的PMS管理系统。我们和传统的PMS厂商的最大区别是,我们是基于SAAS和PAAS在云端的技术去做的,和传统的一些有终端服务器厂商不一样。今天很高兴在这里认识各位自驾游的达人。大家知道今年自驾游达人参加大会的人数大概是多少吗?


陈薄宇:光我们这一间就有30多位吧。


肖尚:只有多不会少。


任哲伟:在这批人当中,有自由独立的自驾游达人吗?占比大概多少?


郭勇:在这一次的大会当中,应该能够占到30%左右。光我们36间领袖里面,应该就差不多可以占到一半。我们几乎都能够做到说走就走,还有我们经常自驾在路上的时候,随时都能够见到单人、单车。包括走川藏线,每一次都能见到。所以,这部分群体的人数还是蛮多的。


任哲伟:你们觉得,他们为什么要去做一个自由的自驾游达人呢?像很多其他领域,自驾游达人,光靠这样的角色,能不能养活自己?


陈薄宇:我觉得这是两个概念。一般的自驾游达人玩的过程中,除了可以做摄影师,还可以做领队什么的,其他的一些基本上在玩的过程中是不盈利吧。


郭勇:自驾游达人的群体,一部分应该是积累了一定的经济基础,有足够的时间也有经济能力,能够完成他之前没有达成的旅行心愿。还有一部分,是工作了一段时间后,确实非常喜欢旅行,就会甚至辞掉工作走一个月,两个月。


陈薄宇:自驾游跟穷游是两个概念。穷游,可能个人的经济基础仅仅能维持他去旅游,只有最起码的生活保障,但是自驾游,一定是有非常好的经济基础。他去旅游那么长时间,要开车,要承担各种过路费、油费,还有路上的车辆的一些保养维修费用,这个费用其实不算低。他一定是能支付这些费用的,而且能很轻松支付的,才会选择自驾游这个方式。


肖尚:像郭总刚才说的那样,自驾达人,应该不是独立出来的一个群体,他的后面是有一个自身的支撑的,不管是事业也好,家庭也好。他必须达到这样一个支撑可能,才可以说走就走。像刚才陈总说的,穷游为了旅游去旅游,而自驾游达人,为了自由而去旅游,我觉得这个应该是有一定的区别的。


“任哲伟:各位觉得,自驾游达人一般是怎样的人?


郭勇:能参加自驾游的,喜欢自驾游的,首先,大部分都是企业家,一部分是公司的中高层管理者。当然企业家又分大小,有的是过亿的,有的是几千万的,有的是几百万的,也有的就是开个小公司。也有的自驾游达人,刚工作没多久买了车,也喜欢自驾旅行,就跟我们走,或者他自己开车出去旅行。


陈薄宇:自驾游的群体,个人认为跨度非常地大。


任哲伟:在一个自驾游的过程当中,除了油钱、过路费,其实住宿也是一个重头。其他一些费用,各位认为,还有哪些?另外,自驾游给你们带来怎么样的一个体验或者说过程?


陈薄宇:除了沿途的风景、各地的人文之外,购物也是其中的一项。我记得2007年的春节,开车自驾到老挝度春节。老挝是个佛教国家,有些很独特的工艺品,我特别喜欢,当时在国内是没有的,尤其是木制品,在国内很少见,我们就买了好多带回来。购物是一项很大的开支,相比油费、过路费,这个开支更大一点。


郭勇:购物是没有节制的,只要喜欢。还有,就是美食、美景不能辜负啊。


任哲伟:四川的美食特别多,你作为常跑四川川藏线的自驾游达人,你最大的一个体会是在哪里?


郭勇:藏餐。我们每次自驾旅行到不同的目的地,每一个目的地都有当地最具特色的美食。当地人吃的,一定要去品尝一下。


任哲伟:藏餐有那些特色?你能介绍一下吗?


郭勇:糌粑、酥油茶,还有纯天然的牦牛肉。


任哲伟:我是肉食主义者。他们的牦牛肉有多少种做法?


郭勇:多少种做法我还没研究。一般来说,一种煮,一种蒸。他们不喜欢炒,不像我们汉族人。吃的时候,手撕。想起那个味道都很舒服,流口水了。


任哲伟:你作为一个自驾游达人,在川藏线的旅游当中,碰到过哪些新奇好玩的事情呢?


郭勇:先说新奇吧。每一次不同的月份走川藏线,你所遇到的景观是不一样的。同一个点位,哪怕同一天,不同的时间段。因为川藏属于青藏高原地带,蓝天白云、牦牛、河流还有河里的水位,还有雪山的雪线高低,还有阳光,完全给你的感受是不一样的。


陈薄宇:我觉得包括沿途那些徒步的、骑行的,他们本身也在风景里。


郭勇:骑行的本身就是一道风景。还有,我们曾经遇到缺了一条腿,坚持不搭车的朝拜者,让你的心灵得到非常大的震撼,这就是川藏线。


任哲伟:就是很感人的一面。


郭勇:非常感人。


陈薄宇:对!你会觉得自己平时追求的东西很渺小。


郭勇:没错!所以说旅行能洗涤一个人的心灵。


任哲伟:旅途中最好玩的地方还有时候,我相信每个人定义都是不一样的。大家是不是可以分享一下,在旅途当中,最难忘最深刻的一次旅途?当中碰到的一些新奇、好玩的事?


陈薄宇:我倒是遇到一件我觉得挺好玩的,但人家不一定这样认为。2014年5月底,我们去珠峰,开的是轿车,不是越野车。进入珠峰公园之后,离一号大本营大概还有50公里的时候,遇到暴风雪。

一生中第一次见到暴风雪,我想下车拍张照片。结果一下来,车子看不到了,就这么消失在茫茫风雪里了!一米都不到,就我和你那么近,下来就看不到了!很震撼!我觉得,“哇!很好玩!”可能有些人觉得好危险,但我不觉得,我觉得特别有意思。

当时一路上都是白茫茫一片的,全部都看不见。暴风雪散之后,也全部是冰雪世界,就是白色的世界,什么都是白色的。我们往回走了,不能再往前进山了,准备第二天再进去。往回走的时候,慢慢地发现天上开了一道,就像天眼一样的云层,都是蓝色的,那个天空特漂亮!

整个世界全部是白色的时候,突然中间一条蓝色的天空,不是一点点,太震撼了!我们全部停下车拍照。干嘛?我觉得,这种景观不是你平常都能够随便看得到的,只能在特定环境、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天气下才能遇到,很难得!所以我觉得特别开心!

我们当时是去探路的,一个月之后,我们带领来自全国的媒体记者再次去珠峰的时候,因为没有下雪了,看到的全部光秃秃的,那些土光秃秃的,跟之前又完全不一样。而且,我们在珠峰一号大本营的时候,那里有个全球最高的一个寺庙“绒布寺”,在等着过关的时候,突然有一队黑色的牦牛,挂着铃铛,铛铛铛铛就走过去了。

你就看到——


在整个白色世界里面,

远处是古寺,

一对黑色的牦牛

从山谷里面走过去,

整个山谷里面

回想着驼铃声,

铛铛铛铛铛铛


——特别的有意境。


“任哲伟:就是特别有节奏感吧?


陈薄宇:很有意境。


郭勇:这就是旅行的魅力,这来了一位新朋友,做个自我介绍吧。


彭鳌:我是西藏泛藏区旅游集团&易途自驾的彭鳌,很荣幸能代表西藏自驾行业来参加此次盛会,感谢爱驾传媒!从事旅游相关行业21年了,基本上每年有大半年在西藏。不光是西藏自治区,是游走在所有的藏区,包括四川的藏区、甘南的藏区、青海的藏区,还有滇西北的藏区,每个县份都有走遍。在西藏这么多年以来,风光自然人文历史宗教,都是大家能看得到的,个人的一点点感动就是路上自己不断去领悟的东西。在西藏,你会变得很慢,你会慢慢地学会简单地去生活,没有那么浮躁,没有那么复杂。

西藏,就是简简单单的生活,简简单单的快乐。所以,你可以看得到,当地人他们一天就围着寺院转,游客也可以慵懒地在那里坐一坐,看着他们,思量自己。所以,很多人,会想再次去藏区。


任哲伟:就是去了西藏第一次之后就想去第二次,恨不得就在那边住下了。你在从事自驾游行业,自己出去玩的时候,有什么好玩的?


肖尚:刚刚在座几位,都说到我们最美的可能在川藏,在西藏。我们在西藏碰到一件事情,当时是在2010年,大概30位朋友一起进藏,是从成都沿着川藏线走。

因为大家都是第一次进藏,都非常地兴奋。我记得那天是从芒康到左贡,要过东达山,海拔是5008米,大家非常兴奋,激动,在爬山的过程中,大家一边开车,一边唱,“亚拉索亚拉索……”那时候我说,“朋友们,按耐住你们的激动和兴奋,这边是很高的高原,叫不住。”然后用对讲机互相拉歌,拉歌对唱。

那个时候从芒康到左贡那条道还在修,还是搓板路,大概三个小时,全程都在颠簸颠簸。晚上八点钟到了左贡,糟了!一车人,所有人,全部趴下了,因为高原反应。左贡是一个很小的县城,就是一条街贯穿整个县城。当时大概十来个人很严重的高原反应,左贡只有一家医院,而且条件非常的简陋。

没办法,当时我们110过来,帮我们一起把大家送到医院里。当时天气比较冷,晚上临时把长的木桌拼起来,大家躺在上面,然后生个火。在那个房间里面,大家都输氧,输液,这样熬过一晚上。

第二天,我们翻过业拉山,从怒江七十二道拐下到怒江大峡谷,海拔降到三千米,大家又恢复正常了,好了,又生龙活虎了。就是说,他们肯定是兴奋,看到天路景色,发自内心的,可以抛弃什么疼痛这些反应,有发自内心的激动的心情。我觉得印象特别深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