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6日在上海国际时尚中心,全天举办“2016自驾游大会高峰论坛”。

当天,《头号地标》与主办方爱驾传媒共创了“人文场景游玩变革”环节。《头号地标》同时在现场邀请了上海别样红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自驾游达人任哲伟,与其他自驾游达人来了一场“达人会”。都说自驾游雄性气味十足,这场长达两三小时的“达人会”更是达到极致,一群男人聚一起居然不谈“撩妹”。阴柔者,慎入!



“像我知道有条挂壁公路,是在悬崖之间开凿的,很震撼!这个地方我很想去一趟,这个更重要。



任哲伟:大家关注自驾游达人肯定有很多年了,你觉得在这么几年中,他们在发生一些什么样的变化?形成了一个什么样的群体文化?


彭鳌:最早的话,都是自己顺风,比如说今天我要去哪里,你们去不去?还有位置,选择比较随机,都是三五个朋友邀约。到后来,“啊呦,我去哪里玩,周末、假日,近郊,你们一家去不去?”一家子还要求小孩之间有个互动,有个玩伴。再后来就是单位的同事,基本上趋于什么呢?近郊,到中程,到远程,由近到远,从国内到国外。你看现在境外自驾的也多了。像刚刚说到泰国、越南、缅甸,都不是问题,而且,通关很方便,国门慢慢地在敞开,不光是可以进来,我们也可以出去,包括到其他如澳洲美洲去落地自驾。

还有消费习惯的改变,以前都是跟着团队多一些,现在自主的多一些,可能宁愿找专业的机构做一些规划和建议,也可能帮忙订酒店,或者是办个签证什么的,但是宁愿自己去,可能这种会越来越多一些。


陈薄宇:还有一个,旅行的目的地,可能有些很大的变化。以前都是去一些风景名胜区自驾游,现在更多的,像我自己,去一些不多人去的地方,不想去很常规的景点。那些刚刚被发现的,或者是比较原生态的那些,可能目前我对这些目的地更感兴趣一点。


郭勇:应该说自驾游达人,更倾向于更自然原始、更深度的旅行目的地。


陈薄宇:更人文的那些。


任哲伟:我去年5月份的时候,走了一次美西线,就是从加州进,从圣佛朗西斯科出。美国是按照英米,我横贯美国的时候,去了沛觉,去了优胜美地,全程贯穿下来,16天,开了大概3000多英米,4000多公里。

我的一个感觉是,他们不管是在租车,还是小镇沿途一些加油的地方,还有住宿等各方面,都很方便。不管是买水,还是在一些服务区,他们的配套设施都会比较全。反之,我们来考虑中国现在自驾游,其实还处在一个初步的阶段。

这两年,一些发达城市,已经开始一步一步增加了家庭用车的普及度。很多人工作之余,肯定要出去。就像前面所提到的,近郊游,到中途,到长途的。有可能近郊游,用一天或者两天的一个周末,或者再请一天假,用三天时间,甚至是有一定计划周,这次要去开车半年或者是缩短一点,一个月或者是半个月,我要去一次,附近周边的地方我也要去玩。

对于喜欢旅游的人来说,

他的脚步是永远不会停下来的,

只会说

去越来越多的地方。


我想说的是,在同程有一个最新的指标,我觉得还是挺有意思的,就是他们认为,一个人一辈子要去50个国际目的地,500个国内的一个目的地。我在想,作为一个自驾游达人,他比别人多了两个轮子,那他去的目的地数量,会不会翻一番呢?


陈薄宇:翻一番倒不见得,可能会选择不同的地方。


任哲伟:就是每个人,会不会想,这一辈子,或者一年,给自己设定一个目标,今年我要去哪几个地方?


彭鳌:这个通常会有的。比如说三大无人区,我走了两个,我还差新疆的。那我可能会在近一两年,会把它完成,只要我有时间,或者身体状态也还可以的话,为什么不去呢?


郭勇:应该说,作为一个自驾达人也好,旅行达人也好,他会选择他最想去的来进行排期。没有特定地说,一定要一年,或者说一生要去多少个目的地。


彭鳌:极少一部分可能远远不止翻一番出游目的地。


陈薄宇:有时候我觉得计划没有变化快。像我去年在自驾这块,并没有太多的计划。但是,去年的国庆节之后,正好接了一个节目录制,跟自驾有关系,我当时是从中国的最西部,新疆的哈萨克斯坦口岸,横穿整个中国,最后终点是上海。这个完全是在我自己计划之外的,因为工作的原因。我们在做自驾的节目,等于旅游一样,一路自驾玩过来,觉得很开心,因为见识到很多不同的风景。所以,我觉得真的是计划没有变化快。


肖尚:我觉得,特别像自驾游达人,都是些很自由的。很自由的个体,他不会被任意的东西来束缚,想走就走,或者说他可能今年有合作计划,他的一个旅程足以让旁人非常地羡慕。

他的人生价值,

自己觉得得到发挥和体现,

不是单单一个数据来衡量的。


其实你说500个目的地,算一下,一个省的话,可能就是10来个地州市,咱们三十个省,加起来也就是三四百来个。五百个目的地,就意味每个地市全部走到。所以,我们说,不太用这种数据去衡量。

像刚刚陈总说的,他的这种经历,从西到东,横穿欧亚大陆丝绸之路,像我们以前也做过一个,叫做“重走长征路”。我们那时候从福建长汀出发,沿着当时红军那条路线,走到江西的瑞金,走到湖南,再走到广西桂林兴安,湘江战役的地方,然后从广西上到贵州,再到遵义,再到云南曲靖,之后再折返到四川,从石棉大渡河,又往西到左贡,再返到甘肃的通渭。当时那个地方是非常非常小,非常落后的一个地方。当时我想,如果没有这次活动,我一辈子可能不会去那个地方,非常偏的一个小的县城。最后再到陕西的延安,我们的终点。

这样横穿大半个中国,中部、西部、南部这么大的路线,这个经历其他人很难拥有。有这样的经历,人生足够的丰富,足够的深刻。


陈薄宇:我觉得这个数量不是最重要的,品质更重要。像我知道有条挂壁公路,是在悬崖之间开凿的,很震撼!这个地方我很想去一趟,这个更重要。可是我要去的地方,要花很长时间。如果说追求数量的话,我去其他地方,有可能这个时间可以去五个地方。但是,我就要去那一个地方,因为它值得去。


彭鳌:其实我还不断地有计划。我现在心里、脑海里面都是各种计划。我或许明天飞到郑州去了,然后又去郭亮村那个挂壁公路。我自己先去,然后,我再带我的会员,和喜欢这个目的地的人去。


任哲伟:就是走一些不寻常的路,看一些不寻常的风景。


陈薄宇:对,值得去的地方。


郭勇:所以说,不是说要去多少个点。


任哲伟:只要这个点触及心里,让我有一种冲动,想去,就去了。


彭鳌:或者纠集一帮朋友,或者自己单独去。

(自驾野蛮人年度最深情告白【4】<完>)

特别致谢以下“野蛮人”,暨曝光他们与车或者路途中的N种姿势!▼

任哲伟(Roger)▲ 射手座  2005年开始从事互联网旅游业,曾任职elong、芒果网、去哪儿等,现任职上海别样红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喜欢旅行、摄影,搜集世界各地的冰箱贴。喜欢分享自己的一切旅游攻略与感受,喜欢尝试新鲜事物。

陈薄宇▲  云南昆明薄宇极限挑战团队创始人。他和他的团队一起,目前在做一些像蹦极,还有高空荡绳这样的极限挑战,之前创造了世界最高陆地蹦极纪录,接下来还有一些新的目标要去挑战。


彭鳌▲ 行走藏区21年,从传统旅游的从业者到变革者,为探寻美丽走遍大藏区每一县域,为传统旅游转型而成为户外探险的先驱,到藏区摄影自驾旅游的先行人,西藏极地探险国际旅游公司和西藏光大国际旅行社创始董事,四川新边界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创始法人、西藏自驾车旅游与营地协会发起人、副会长兼秘书长,易途自驾俱乐部暨自驾时代自驾车旅行信息平台创始人。一直在外,协助游客将美好赋予生活,引领和开辟着旅行的新概念。

热爱大美藏区,喜欢自驾旅行和户外探险,自驾狂野阿里大北线,穿越可可西里无人区,独立驾车考察七条进藏公路第一人,徒步莲花圣地墨脱、穿越雅鲁藏布大峡谷、开辟甘丹寺到桑耶寺的佛教传教之路、反穿排龙东久沟到新措、攀越南迦巴瓦和乃彭峰、朝圣阿里神山圣湖、徒步挑战珠峰大本营、行走蜀山之王贡嘎山、亲近梅里雪山、攀登四姑娘山等等。常于山里行进和冥想,做自然的观察和守护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