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访谈】将对象锁住引领城市文化、生活新风尚的人士。近期,在上海社科院,《头号地标》主编丘眉对杜康生|奥迪室内设计团队创始人、美国室内设计杂志名人堂成员杜康生先生进行专访。“帝宝”是台湾豪宅的代名词,帝宝的样板房就是由其团队打造。

本期访谈对象:杜康生



“近年来,两岸三地的富豪,越来越趋同。早期,大陆的要求比较偏向豪奢。

 

丘眉:请问你们去年在大陆完成了多少豪宅?

 

杜康生:完成多少没有细算,不过我们很讶异发现,每年的业绩都是在成长。

 

丘眉:你们在大陆市场,主要是为富豪住宅提供私人定制?

 

杜康生:我们以高阶私人定制市场为主,同时也为开发商做样板房,但一定是大户型大面积。开发商希望带给消费者一个高品质感觉,希望拉高售价。

 

丘眉:在为住宅私人定制上,你们有接单金额的最低线吗?

 

杜康生:一般业主不会找我们做,大概一平米1200块以上的造价我们才做。

 

丘眉:你们目前在大陆接到金额最高的一个案子是多少?

 

杜康生:国内软硬装加起来,超过两三千万的案子有的。

 

丘眉:普遍大陆豪宅需求方,对于设计一般心理预算是怎样的?比如一个亿的房子,是百分之十的预算吗?

 

杜康生:我的经验是没有,没有所谓的比例。要看他买房子的动机和规划。一般富豪有可能不止一间房子。要看他当做唯一的住家,还是多处当中其中一处,还是出于各种其他需要的考虑。但是,一般都会达到一定的标准。

 

丘眉:预算比较弹性,比较感性?

 

杜康生:对的。

 

丘眉:在你们与业主合作磨合中,大陆富豪与台湾香港的有不同吗?

 

杜康生:以前会不一样。近年来,两岸三地的富豪,越来越趋同。早期,大陆的要求比较偏向豪奢。

 

丘眉:就是要求看起来很贵?

 

杜康生:是的。就是乍一看没有豪气的话会不满意。现在大陆这样的业主还是有,但开始慢慢与台湾香港趋同。一个是出国的机会多,二来新一代年轻的富豪多。甚至说,大陆的富豪开始讲究内敛,兴起所谓的中国风东方风。他们希望带点东方味道,而且不是说想像中的红木、雕刻等这些看起来很贵的物件,而是强调味道,强调当中的优雅气质。

 

丘眉:大多是跟风?还是真正有这样的鉴赏能力?

 

杜康生:我的样本可能不足够,个人主观观察,缘由应该都会有。但比较多不会是跟风,他们在想“我的房子这么贵,希望装修不是这样随便带过。”他们希望不是昂贵的红木放进去就好,希望通过设计把中国风体现出来。

 

丘眉:大陆买房,一般是一家子决定。在家装私人定制上,一般是先生做决定,还是太太?还是其他人?

 

杜康生:几乎是一家子都会出意见,老公董事长说了算的是少数。因为住家,在中国的传统,会尊重一大家子的意见,完成是群策群力的结果。所以,我们会更多碰到富豪的另外一面。你会发现有名望有财富的富豪家庭,跟一般家庭一样,会斗嘴斗气也会恩爱,很好玩。但是,各种不同的意见,给设计师带来困扰。我们设计师必须训练出一种本领,怎样面面俱到。当然,也不可能都顺着每个人的意见。

 

丘眉:最后是尊重太太的意见多些?

 

杜康生:一般设计师最后比较重要。碰到一些家庭各自很固执的,最后还是尊重设计师的建议,让设计师当裁判。所以,设计师要有经验来处理这种问题。

 

丘眉:选择什么调性的设计师,是先生还是太太首先会找来?有比较明显的特征吗?

 

杜康生:通常会是先生先找来。因为男性接触面比较广阔,比较多的经验来做比较。掌握经验实权的男性起关键性的作用,接下来就是设计师深入家庭,那时候的意见就渐渐不太统一。

 

丘眉:你们内部会做些小样本调查吗?关于富豪的数据?

 

杜康生:不会,因为太忙。私人定制是我们专长,但是量其实也不大,因为都是手工打造。像现在一年在大陆接12个案子,已经非常饱和。

 

丘眉:台湾每年接多少案子?

 

杜康生:一般都是两位数。台湾富豪找我们做的非常非常多,很多上市公司的老总都是我们的业主,因为我们在台湾已经有二三十年的发展历程。但是在大陆的名气还不够大,而且大陆的单个豪宅面积体量很大,接一个的工作量要比台湾大很多。

 

丘眉:您本人和大陆的团队工作量都处在比较饱和的状态?

 

杜康生:不是团队,更多是我的时间比较饱和。因为最高端的案子,基本都要求我本人深度参与。这一点大陆跟在台湾香港一样,这些业主都是全国皆知的名人。第一次觉得杜先生不出现会很讶异,第二次,第三次…….因为他们可以做的选择非常多。如果不与业主方不断加大交流密度,便无法获得信任及做好个案。

 

丘眉:大陆市场计划怎样扩大规模?

 

杜康生:怎样走下去,需要花点时间去想去筹划。假如公司不是仅仅跟我一个人有关,也许会好很多。目前大陆的公司,就是我一个人独资。这个需要渐进改变。

 

丘眉:大陆顶级富豪很多,而且越来越多。目前你们一年在大陆还没有到两位数。最近几年,随着越来越旺盛的市场需求,剩余的市场容量,你们有比较大的竞争对手吗?他们一年接多少案子?

 

杜康生:一年接三四十个的有。但是,通常这样工作量的团队会出问题。因为这些公司用一般私宅的做法来做顶级豪宅。顶级豪宅的业主,光选设计师,就会从北到南,筛选无数设计师,甚至长达两年。之后全部交给设计师的业主,基本十个人难得有一个。在整个推进完成过程中,不断有挑战。到最后,都会积累很多很多交流问题。所以,如果当做一般私宅的案子,最后肯定会出问题。

 

“大陆的豪宅,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在全世界最好的案例中,很多设计师很巧妙的想法,在大陆还是很少看到。

 

丘眉:您的“豪宅王”称号是什么时间点出来的?是因为什么标志性案子?

 

杜康生:我们最重要的一个案子“帝宝”是在台北。帝宝是台湾豪宅的代名词。二三十年前,我们做了帝宝的样板房,被媒体追踪报道,然后有了“豪宅王”的称号。

 

丘眉:最后呈现出来的私人定制的豪宅,已经出现您心中最理想的案子吗?

 

杜康生:个人觉得私人定制,真正成功的案子,不会像工装,那样完全由设计师主观完成。工装必须坚持原则,因为是公众区域。家装完全不一样。如果设计师说“都听我的”,就太矫情。很难说,什么就一定是最好的。心中比较满意的定制豪宅,就是交出去业主觉得很满意。每个案子都是朝这个目标去做。

 

丘眉:家装要顾虑业主的想法,但是有没有可能性,也可以有一些自己的情怀,并且带动业主走得更前沿一点?

 

杜康生:家装要把业主喜欢、需求、生活习惯等等考虑进去,但也不是说设计者完全妥协的关系。室内设计师某种程度是质感生活空间的引领者,业主也有这种期待。设计者比较像指挥家,要有能力把各个工种组合在一起。

 

丘眉:您心中比较认可的最好的生活方式是什么?大陆的有差距吗?

 

杜康生:怎样看到更好的室内设计?怎么带领?我会做大量阅读,大量搜集资料。我们把全球所有的豪宅案子收集起来,仔细阅读,品味,观摩每一个细节,当中所使用的每一个品牌。好的就吸收,差的就警惕。我们要考虑的问题是,豪宅生活,有质感的生活,除了钱的堆砌之外,质感的东西该怎么带入。

 

丘眉:你们除了软和硬的元素,会否关注豪宅更多元的方式延伸?在房子以外,更宽泛的豪宅生活方式上,大陆与其他地方有什么区别?

 

杜康生:大陆的豪宅,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在全世界最好的案例中,很多设计师很巧妙的想法,在大陆还是很少看到。我们需要跟业主更多地沟通,希望呈现在我们的作品中。

 

丘眉:大陆的案子里,带来最好口碑的案子是?

 

杜康生:还没有。在大陆要做成一个引领生活方式的样板,是机缘。我们其实在合作一个金字塔尖端富豪生活方式的样貌,是2015年的一个案子,已经完成,但还没有公开,应该是比较符合我们想法的案子。不管施工品质,还是质感。

 

丘眉:为什么这个案子能够实现?

 

杜康生:因为没有太多的干涉。

 

丘眉:案子业主是年轻的夫妻?

 

杜康生:是一个团队,他们有这个想法。大陆很多人富裕起来,都想要追求更好的生活。但是,由贫入富很容易,由富而贵很难,比如,对很多高端器具的认识都有很多空白。这个案子的业主,他们不是住在里面,而是让别人体验。

 

丘眉:他们也是服务于金字塔的富豪,特地做的体验样板空间?

 

杜康生:是的。平面面积2400左右,建筑面积6000多平米。我们觉得,比较达到我们的理想。

 

““由贫入富容易,由富而贵很难。”这句话,其实是台湾一位非常非常有地位有钱的人讲出来的。

 

丘眉:由富而贵的差别在哪里?您怎么看待“贵”的具体载体?

 

杜康生:“由贫入富容易,由富而贵很难。”这句话,其实是台湾一位非常非常有地位有钱的人讲出来的。

他这个人很挑剔,白手起家,年轻时候吃了很多苦,现在已经富甲一方,也开始逼自己去接触各种高端的圈子,接触的都是一等一的企业家或者最高层次的政府官员,但是感觉自己还是不够贵气,还是觉得恐慌,觉得自己的气质还是孕育不出来。

他觉得跟从小长大的空间很有关系。所以,他认为二三代从小生长的空间的贵气很重要。因为他们24小时住在当中,会深深影响他们。他把第二代送到美国常春藤,第三代更是从小培养。他认为,一个空间真的是会潜移默化,影响培养一个人的贵气,让一个人知道最漂亮的室内空间,会影响一个人对美学的认识等等。

 

丘眉:富的空间与贵的空间差别在哪里?

 

杜康生:富的空间,没有美学教育体现出来。

 

丘眉:这个客户最后满意吗?

 

杜康生:应该是满意。这个业主经常换车,换飞机。现在台湾最贵的车是他的,最新的飞机也是他的。每次他换了新的车子或者飞机,就要找我去试,去讨论。住各种最新的酒店,也要告诉我,邀请我一起去体验。他很喜欢听我讲美学,听我的想法。他说大部分时候看建筑,不知其所以然。他知道我看很多书,他认为听我讲了之后,再去品味这些东西就不一样了。

 

丘眉:他最认可您的哪一点?

 

杜康生:他很喜欢和我聊天。我不是一个很有自信的人,觉得可能还有某些能力不够。但是他常常跟我说,海峡两岸三地,我是这个行业的第一。这个董事长真的是把我当成很要好的朋友,知道我不是很自信,用这样的方式来鼓励我。

 

丘眉:您很早被叫做“豪宅王”,又被业主这么认可,还是一个特别热爱工作的人。您现在基本按着常规去走,还是觉得方向上还要去突破?认为还是没有做到自己非常理想的豪宅案子?心中有没有一个非常理想的模型,但还没有需求方来配合实现?

 

杜康生:学无止境。高端设计,永远有最新的建材最新的软装出现。将来的更壮观更耐看?下一个怎样做得更好?怎样让公司一年胜过一年?最大地挑战自己?好像没有想过太多。每一个案子,都是在当时各种限制之下,做的最好的设计。

2015年三分之一的时间在装自己的家,我也是业主。自己也特别想办法做好一点。做完之后,很多大老板来参观,赞不绝口。太太问,“是不是最满意?”好像也不是。因为自己又多学了些东西,又觉得有一些东西并没有实现。

 

丘眉:理想的房子,与个人的美学认识与需求是密切相关吗?您去年是第一次装自己的房子吗?

 

杜康生:第一次是20多年前。

 

丘眉:20多年前和去年,好像没有很大的可对比性。在去年自己的房子装修中,当中最满意的是哪个点?为什么会达到?

 

杜康生:20多年了,没有帮自己帮家人装一个房子。太太一直觉得很委屈,说我帮助别人实现梦想,自己的家却破破烂烂。但是我自己对旧房子其实是非常满意的。年轻的时候一直有个幻想,希望家里有一个很大的书墙。因为我很喜欢看书,很喜欢阅读。很多可能是杂书,但是就是非常喜欢。我喜欢书本拿在手上质感的感觉,希望看书的时候有音乐,是自动伴奏的钢琴声,而不是透过机器。这些比较喜欢的,在新的住家已经做到了。

我的新住家,客厅是一片书墙,在其他不同空间还做了好几片书墙。很多的书,都来不及看。现在很喜欢这个新的空间,可以在一个很好阳光的日子,有钢琴自动伴奏,眼前是台湾少有的山景。

 

丘眉:您新住家选择的地点,是有一些刻意的标准吗?比如说山景,是您购买这个房子的重要因素吗?

 

杜康生:买这个房子其实很偶然。太太一直在催促,催促了三五年,但一直没有很特别寻找。这个新住家很有姻缘,很意外。因为台湾房地产不景气,开发商很想卖给我,让我去看,而且说很低的价钱卖给我,很不可思议的低价。虽然只有六七百平米的建筑空间,但是我觉得空间足够了。买了之后就很快装潢,购买了自动伴奏的钢琴,完成了自己的梦想。

 

丘眉:老房子的空间,在心中是怎样的?为什么这么多年没有升级?

 

杜康生:老房子也是自己打造的。对于我来说,房子老了,但有成长轨迹在那里,唯一的缺点就是不够用了。

 

丘眉:也是别墅?

 

杜康生:一个公寓住宅,也没有电梯。但是,对我来讲,无所谓,二十多年都很满意。

 

丘眉:老房子也已经实现您的理念吗?

 

杜康生:是的,很简约,简简单单。

 

丘眉:新的房子也是这样的主线?

 

杜康生:新房子要考虑到太太,做得稍微多些造型变化。比如说家里有一个很大的琉璃。光这个琉璃,还有很多艺术品的陈设,就让这个房子带了点贵气。还有健身的空间,各种其他空间。主要是很多很多的书,书香味很重。每个人到了,总会觉得,“哇,这么多的书。”

 

“(大陆)大部分都没有达到,很多豪宅社区都是将就。


丘眉:你们马上在上海佘山实现比较好的生活空间样板。背后那个团队,会去具体推动的延展的豪宅生活方式是怎样的?

 

杜康生:其实两岸三地,豪宅最有质感的,不管是设计、建材、施工或者物业管理,做得最好的都在台湾。香港富人财富比台湾多,但是香港的空间限制。其他可能超过台湾,唯独豪宅不行。不管是建筑还是室内,还是物业,都比台湾差了一截。

台湾从帝宝开始,吸收国际的各种经验,而且有比较自由的创作环境。不管是书籍还是各种资料,台湾更加前沿。其次,台湾地价比香港便宜,一般都是单层单栋,有比较大的面积。还有,台湾一直比较多结合日式施工,很精细。总之,在台湾,设计师有比较大的舞台去做。

 

丘眉:中国大陆已经有帝宝类似的豪宅标志性建筑了吗?

 

杜康生:帝宝不止在台湾是一个标志,对香港对大陆都影响很大。大陆富豪到台湾,到帝宝都是朝圣的心态。大陆有没有帝宝类似的建筑,我认为还没有。能不能做到帝宝的级别?是有这种可能。因为像之前说的,房子已经贵到这样的程度。但是,不管物业还是施工,大陆和台湾都差别很大,当中最差的是物业管理。一个真正的豪宅,物业管理真的管得非常好。这边物业管理,不管管理费收的多高,还是差别很大。

另外,我们看到上海很多的豪宅,光看平面布局,就不是我们想要的豪宅。比如说双拼,完全没有豪宅特别注重的私密性。还有,豪宅的客厅餐厅,必须六米七米以上,大部分都没有达到,很多豪宅社区都是将就。

 

丘眉:帝宝成为台湾豪宅的标志,最主要的特征是?

 

杜康生:台湾豪宅,一开始只是帝宝开发商的理念,最初并不成功。等我们给他们做的样板间出来了,质感出来了,更重要的是台湾一批巨富都住进去了,再加上媒体推波助澜,就真正形成了台湾豪宅的标志。帝宝,是富人群居的一个空间,加上物业管理非常好,一般富豪搬进去轻易不出来,新的富豪很难搬进去。但是,越难知名度越高。

 

丘眉:帝宝进入到大陆了吗?好像没有听到很大的声音。

 

杜康生:这个开发商很奇怪,做了帝宝之后,也没有第二个类似的出现,可能跟经营理念有关。台中帝宝、嘉怡帝宝等,也是他们自己做的,但是似乎没有同样的魄力去做到同样的质感,企图心完全不同。好像有进军大陆,但是也是没有太大的企图心。

 

丘眉:回到前面台湾业主的说法,“贵气的空间对小朋友从小长大很重要。”您自己20多年才更换自己的房子。您是否对贵气空间影响成长不一定是那样的看法?

 

杜康生:我不是富豪,也不会说把自己的小孩培育成第二代富豪。我的小孩跟我一样,很能吃苦。而且坦白讲,在一些人看来,我的新住家在一些人看来也算豪宅。但是,比较我帮忙做过的豪宅,光造价就差一半,怎么可能是真正的豪宅?

 

丘眉:您心目中富豪究竟是什么标准?

 

杜康生:在福布斯富豪榜上的人,能够买得起很贵的房子,至少4个亿左右。大概20多亿现金可以拿出来,更多也没有问题。

 

丘眉:就是财富以亿为单位?

 

杜康生:就是很大的财富可以调用吧。像我们,也就是中产阶层吧。

 

丘眉:要那么富,才能去考虑贵气吗?

 

杜康生:贵气是有好几种。比如船王这些人真的是有贵气。他们用的都是香奈儿这些顶级的牌子,而且搭配非常优雅,包括行为举止讲话内容。像我们怎么可能一身香奈儿?根本买不起。但是也不能不会搭配,表现的是另一种气质,是知识分子的气质,是另一种贵气。

 

丘眉:金字塔尖端富豪,自己的生活空间考虑跟自己的审美匹配。像酒店空间,他们选择的标准是?对你们来说,有多少可以做的空间?你们在大陆似乎也在重点进军酒店空间市场。

 

杜康生:很多业主想要表述,喜欢的是东京哪家酒店,会说邀请我们去看看。设计酒店,一直是我们很有兴趣的事情,我认为是一种发挥所长的舞台。

 

丘眉:他们对酒店空间的想像,满意的比较多,还是觉得全球各地,尤其是大陆酒店空间,对于他们来说并不够满意?


 

杜康生:大陆酒店已经算是有比较好的品位,不乏漂亮的作品。抱怨比较多一点的是,酒店的服务还是不到位,或者某些附属的空间还有一定的差距。其他一些方面,大陆酒店还算是装修蛮不错的。我们在北京上海,很讶异看到有些酒店在硬装软装上做得非常之好。


【编者后述】2016年3月29日至4月1日,“上海酒店工程与设计展览会”在上海举行。其中“Hotel Plus酒店样板房”版块,已经被认为是其中最重要的活动之一,成为中国酒店投资及酒店建造发展方向的风向标。由此出发,《头号地标》携手中国旅游饭店业协会(CTHA),对该版块以及版块外的关键人士进行系列专访,推出月刊专栏【那些引领中国住宿生活方式的人】。敬请关注每月第四周周一《头号地标》以及中国旅游饭店业协会编印的《中国旅游饭店》杂志。

 

特别致谢:

中国旅游饭店业协会

上海博华国际展览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