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平武,抬头是山低头是山,这个季节一呼一吸皆是梅香。我见过很多住在山上的人,其实我最想知道的就是他们身上关于寂寞和自在的话题,撇开物质与精神的话题,就是想知道他们在这群山之中这长长久久的岁月可还寂寞?

 

我住在走马羌寨的时候,一个天阴的午后独自去了后山想到处走走逛逛,却另僻蹊径找到了一条可供人横穿而过的小路通到后山一个土房子那边,我想去看看,走到半山的时候却看到一个老人拿着根水管在浇花,看到半山有人上来他也停止了手中的动作对着我这边看了一会,我愣了一下,犹豫着是否要继续上去,我以为没人所以想独自游览下的,现在这样可能会有点尴尬,老人看了一会又去侍弄梅花,我还是决定上去了。来了总归要看看的,没有直接去跟老人交谈,我先四周看了下一座用黄土堆成的房子,而且快要倒了,房子一边用一块大木头撑着,旁边有个养鸡鸭的小棚子,倒是没什么特别的。


我的视线再次凝聚到老人浇花的身影上,估计他年纪大了可能听力不太好,便大声跟他说起话来:“大爷,你这是在干嘛呢?”我用的是普通话,老人听到也回过身来跟我聊天了,他说的都是当地方言,这下我们真的是鸡同鸭讲了,我问他在干嘛,他回答我了,但是我没听懂他的回答,只能一边点头一边说哦。

老人屋后的三枝小梅树,没什么风骨也没见什么修剪的痕迹,香味倒是挺浓的,比我在这边的游览景区的梅园香味可独特多了。我问了老人很多问题但是他的回答我大多都没听懂,所以写起来的时候也没什么了,我还问过他:“自己在山上寂寞吗?”我想他大概是不寂寞的吧,转过身他就又回去侍弄他那三颗没什么风情的小梅树去了,我是从他那忙碌而自在的背影猜的。


我下山的时候倒是听懂了他跟我说的一句话:“下山路滑,走路小心点”说完就低下头忙起来,我本来有点不甘心想再去跟他聊聊,最后还是走了。算了反正再来一遍我还是听不懂。

 

沈艳燕


我这次来平武住的是平武县平通镇牛飞村,这里是绵阳进入平武的第一个村子,号称平武第一村。这个村子比较闻名的有两个事情,一是前总书记曾经视察过,而且在村民家里座谈过;二是地震后“百万富姐”沈艳燕放弃主业来到牛飞村带着千名羌族姐妹“绣”出新生活,村里成立了““平武县走马羌寨文化旅游开发有限责任公司”。


这三天在羌寨里见到沈姐,都是穿着羌服到处走动的身影。她很忙,但是忙里头又有着那么种自在。她修建了具有浓郁的羌族吊脚楼风韵的文化产业园,依山傍水,错落有致。


第二天下午我们去了平通镇的益泉村,听说那山上有好几株上百年的古梅,因为地理位置和现在政府干预扶持的原因得以保存下来,目前都是挂了牌子的。


上山的路比较远我们是开车去的,这个倒是新鲜的体验开车爬山,山陡坐在里面跟着一圈一圈的转,确实不好受。后来我就把注意力都放到窗外的景致上了,平通镇位于县境东南部,是平武县的南大门,明代设平通堡。幅员面积140平方公里。属高山河谷地带,最高的牟家山海拔1949米,最低点660米,清漪江横穿全境,大部耕地分布于沿河两岸和半山上,年平均气温19.2度,无霜期280天。听同行的人说,夏天的时候来这里漂流的人也很多的,山里凉快而且现在漂流的设施也已经很完整了,他们全当来避暑了。


快到的时候大叔极力介绍在我们对面的山头留有李白留下的石刻,具体是不是现在也无法考究了,反正当地人都是这么说的。话里头我倒是能听说大叔的自豪,李白也是我比较喜欢的一个诗人,也许他的浪漫而极富想象的诗词都是来自满眼的“山随平野尽 江入大荒流”,所以面对这里的重山流水又怎能不让人生出这样的豪情壮志呢。

古梅终于见到了传说种的百年古梅,说句实话跟想象中有点不一样,有点狼狈的躯干近看好像已经生了那种砍掉之后的木屑了,颜色也是那种老褐色的,仿佛一推就能倒的样子。可是它还有精神的,这个花期那满树枝桠的梅花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


我想这些古梅也是寂寞的,它们都是一株株长在不同的地方,离同伴之间不远也不近,如果是人类的话就是那种看得到但是说不着话的情况,但是它们独自绽放也不藏私,花开百年,不说得到什么大彻大悟,我想每个看的人心里都会有一番人生几何的思量吧。

 

总之这次的平武之旅,我是没有深度的去领会的,那些也都是我在闲暇时的意会,我想以后我还会再来一次,到时依照心里的计划,再去解读一个我心中的平武人、山、梅、水。


所以平武梅为骨、山为肤,离开的时候最后看了一眼这里,他们是一群寂寞而又自在的精灵。


《车拉马儿·中国》征文启事


有一种文学奖,叫做老虎认为你该得奖


作者|六    丑

   出品|头号地标


人文旅行魔径  遇见另一座城

投稿touhaotougao@sina.com

或加小微shhxixi


    车拉马儿旅行地图   

|No.1||No.2|| No.3 |


    车拉马儿旅行美文大奖   

|第一期||第二期||第三期|| 第四期 |


   另一座城  相关阅读   

叶开泡制的文艺小街华亭路||枣阳路||钜鹿路||延庆路||南京路||进贤路||武康路|衡山路| |长乐路| |东湖路| 河西的近代地图鲁迅1||鲁迅2||福州路妓女||张琴秋||施蛰存||太虚法师||徐志摩和陆小曼1|日不落帝国最后的荣光| |殖民文化悲剧| NABOKOV的新世界悬空寺精神奇观||南十字星下张郎的七味瓢城盐城澡堂子||卖熏烧肉的女人丘眉的私享小城溯河而上大苏州||崇明岛,太近上海||田园德清||睡城博罗||永吉,看不见的城|神的故乡|任向阳的沪上魅景赋上海中心||中国馆||金融中心||陆家嘴||金茂观光厅||蔓趣公园||南汇博物馆车拉马儿下午茶地图三哥的悦慢||卤蛋的果篓||许德民抽象艺术|谋杀米其林餐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