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今不明白这桥为什么叫“黄海大桥”。桥下是串场河,桥名却和黄海搭上边,替桥取名之人,大概心有万千丘壑,小城锁不住他的凌云壮志,普普通通的一座桥也要和惊涛拍岸的黄海联系一起,志气不小。

桥北远远望去有两根烟囱,那是电厂发电的家底,是不言而喻的资本,是睥睨四方的江山,光这两杆吞云吐雾的老烟枪在岸边一立,就是字号,就是地标,就让你不得不敬他三分。


早年提到电厂,老盐城人羡慕的啧啧称赞,福利好,工资高,家大业大,逢年过节年货堆积成山,职工眼睛也笑得眯起来。如今风力发电,各显神通,电厂不再大红大紫,却依然是大户人家底蕴犹在,夕阳下远远望去,脱不去的俊朗和秀气,如好男儿岳云一夫当关,守着江山大门,这份豪气干云,倒和“黄海大桥”四字遥遥相应。


如今谈霾色变,北方的烟囱恶名狼藉,可这里不怕,盐城空气好,可以心平气和的炫耀,是一座打开心扉的城池,这烟囱就有了海晏河清的安定,如同农耕文明里,必然要有老牛、牧童的横笛和一缕炊烟来点缀,工业时代最后的抒情里,必然有风雨如故的烟囱,虽然如今已经是微信满屏锦绣的网络时代,却不妨碍我们停下脚步,看见更真切的自己。


绕到烟囱脚下,烟囱不再是远远望去的俊朗,平地耸立而起的是不怒自威的将军令,有个半老的风水先生说,此地应是龙眼,选址选得好,河流交汇,豁达明亮,却又离闹市一水之隔,独善其身,多少韬略动静,多少权谋思量,尽在艳阳天夕阳下一片深蓝的厂区的不动声色里。

龙脉一路迤逦向西,在龙尾处,有一所中学——龙冈中学,也沾了龙脉,桃花满园,水深数尺,时不时冒出个把高考状元或探花,是远近闻名的好学校。老先生拈须沉吟,怪不得考上大学的那么多,风水好。


我不喜欢人穿凿,可电厂兴旺发达,龙冈中学考场捷报频传,总又让人愿意相信他说的是真的。抬头再望烟囱,落日熔金,耸入云霄,让人心里满满的,时代风云,凌云壮志,肃杀悲歌,尽在这迢遥通于天外的一条直线里。


如此说来,河对岸重建一座古城,选址就选的漂亮,遥相呼应,文脉绵绵。瓢城旧有的地名桥头市口,不再是县志里僻冷的繁体字,而又春暖花开,回魂转世。

背着手在城墙头走走,想想啊,瓢城古郡,也曾有这样的城墙,这地方:



有贩私盐的好汉挺着扁担杀伐四方,有铁军挥刀血战沙场。英雄微时于此地钓鱼;小镇早起的挑夫挑甜水,水花溅溅湿成一条水街;渔市口也曾热闹非常,浪里白条的故事打渔杀家的血性也曾有过;


日色如金,白盐胜雪,登瀛远眺,迤逦的是寻常巷陌闾阎人家;盐渎县令孙坚暂时解甲,月下井水浇瓜,不想做井底之蛙,却也未必心事重重兜兜转转想那汉家天下。



就这样胡思乱想,不觉黄昏,河面上荡漾起银白的雾,亮起万家灯火,此刻不谈瓢城市井,不谈白盐如雪,不谈痴情艳意,也不谈英雄恨,此地瓢城水流不尽,闾阎扑地的千门万户早就换了世上人家。


具体而微的古建筑,依旧只是夜色里一座荒凉的城。


《车拉马儿·中国》征文启事


有一种文学奖,叫做老虎认为你该得奖


作者|张    锐

   出品|头号地标


人文旅行魔径  遇见另一座城

投稿touhaotougao@sina.com

或加小微shhxixi

   车拉马儿旅行地图   

|No.1||No.2|| No.3 |


    车拉马儿旅行美文大奖   

|第一期||第二期||第三期|| 第四期 |


   另一座城  相关阅读   

叶开泡制的文艺小街华亭路||枣阳路||钜鹿路||延庆路||南京路||进贤路||武康路|衡山路| |长乐路| |东湖路| 河西的近代地图鲁迅1||鲁迅2||福州路妓女||张琴秋||施蛰存||太虚法师||徐志摩和陆小曼1|日不落帝国最后的荣光| |殖民文化悲剧| NABOKOV的新世界悬空寺精神奇观||南十字星下张郎的七味瓢城盐城澡堂子||卖熏烧肉的女人丘眉的私享小城溯河而上大苏州||崇明岛,太近上海||田园德清||睡城博罗||永吉,看不见的城|神的故乡|任向阳的沪上魅景赋上海中心||中国馆||金融中心||陆家嘴||金茂观光厅||蔓趣公园||南汇博物馆车拉马儿下午茶地图三哥的悦慢||卤蛋的果篓||许德民抽象艺术|谋杀米其林餐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