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


本期开始寻访沪上画者,第一期对话沪上新锐国画画者海上明月。海上明月,本名王斌,也用笔名无用等。

今天先看鸟禽如何?

1/12

坠下蛛网的两只蜘蛛哦,被两只鸟雀或者是雏鸡控制,蜘蛛张皇,鸡鸟安然。一方胜券在握,一方难逃喙口。然而看画的人并不着急。晕染的墨栩栩如生,这毛茸茸的稚拙和乖巧以童趣的温暖慢慢荡逸开来,开来,回声一般,我心柔软,我心永恒。

2/12

这是一群小鸡仔呢!没骨染出的茸毛,轻勾的爪喙草丛觅食,逍遥自在,偶有唱和,各具情态。


题为《春光无限》,让人想到白石老人九十一岁时,为我国著名文学家老舍画的一张水墨画《蛙声十里出山泉》,画面上没有蛙,而观者有如闻蛙声之感,这是绝妙之至的构思。


蛙声如何画?据说老人想了很长时间,后来从诗句规定的“出山泉”三字得到了启示,就在“泉”上作文章。


老人没有画蛙,而是在那四尺长的立轴上,画两山峡谷间泉水汩汩地自远处来,几只活泼的小蝌蚪在湍急的水流中欢快地游动着。人们见到摇头摆尾活灵活现、似顽皮小儿的蝌蚪离开了水的源头,告别了它们的妈妈(或去寻找它们的妈妈),自然会想到蛙和蛙的叫声,似乎那蛙声随着水声由远而近……画中有画,画外还有画!


春天小鸡出壳,有一场母与子里应外合的同机啄啐!简直禅意无尽。是哒!鸡娃娃在春天里,春物正骀荡。

3/12

丁酉鸡年贺岁这是。公鸡红冠绿脚,母鸡金鸡独立,春天里的鸡也有神仙的游乐吧?它们平安,它们大吉!

4/12

这只华彩锦雉惊飞多少少年的回放,仿佛重入幼时青林蹊径,惊飞锦雉一只,飘飞西坡高处。


所有的艺术都是美的艺术,不能美,毋宁死。


我生长的豫西山村,少时在山间田头玩耍劳作,与各种俊鸟邂逅简直是家常便饭,那些鸟曾经带来繁复美感和飞翔的欲念,在一个山村少年的身心里,实则是錾刻了奢华密布的纹理,看鸟飞,听鸟唱,乃人间一大乐事。噫吁嘻!何日鸟再来?

5/12

徐悲鸿先生也曾画过诗经《燕燕于飞》图的。画中一个身着罗纱长裙温婉的仕女,伫立在苍松盘绕巨石之上,满眼惆怅,凝视远方徘徊的双燕,期盼与无奈尽显愁容。据讲是徐悲鸿大师赠与恋人孙多慈的专属画作,不知怎的就流落坊间啦。看过那幅画,讲真,没有海上明月这幅着色唯美,当然用笔精到上还有距离。但这只蓝燕却有海燕的气势,有“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的呐喊。

6/12

觉得这画应叫《怜语》,倦鸟情深,蜜意无穷。蜜汁如湖水拍岸,甜是最负盛名的满足,在画幅之外的疆域扩充,濡沫。谁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

7/12

右手在画魂的召唤中凝神,繁华朵朵,恰似流云。屏息进入一帧画里鸟族的爱情,咸宜暖风是超范围的倾爱。

8/12

对于一个不擅画画之人,总觉这没骨的晕染太过神奇,不知物体的形体边缘是如何得以控制的?这幅画的跳脱之处还在于,用色的不俗,浅淡雅致的赭石色与小憩苍鹰的放松闲适透露出无限温柔。

9/12


黑颈鹤成双成对,在为下半场的仙鹤做准备。

10/12

这两只鹤,旷世大美,亘古无出其右。花青没骨竟能染出如此洁白的鹤羽,全如天上飘来的两朵祥云,自带宗教情感的欣喜和圆满,也是人类灵魂的影子,是飘落尘世的宇宙永恒。他们停在这里,如神灵如天使,唯独不类凡人。经由两只鹤的清澹幽寂,或可找到登云的天梯,或者说,他们即是云中天梯。


魏晋陶渊明有诗《停云》,在自序中五柳先生写到:停云,思亲友也。罇湛新醪,园列初荣,愿言不从,叹息弥襟。


霭霭停云,濛濛时雨。

八表同昏,平路伊阻。

静寄东轩,春醪独抚。

良朋悠邈,搔首延伫。

停云霭霭,时雨濛濛。

八表同昏,平陆成江。

有酒有酒,闲饮东窗。

愿言怀人,舟车靡从。

东园之树,枝条载荣。

竞用新好,以怡余情。

人亦有言:日月于征。

安得促席,说彼平生。

翩翩飞鸟,息我庭柯。

敛翮闲止,好声相和。

岂无他人,念子实多。

愿言不获,抱恨如何!


双鹤敛翊两相看,相看两不厌,情谊无尽时。

11/12

黄永玉大师以顽皮的心态画过形态各异的猫头鹰。若把稚气的字扣下,将这只猫头鹰混入黄老的猫头鹰群体,请相信,没人会在意,除了黄老先生。


黄永玉爱画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猫头鹰,他说是根据猫头鹰的习性而画。猫头鹰晚间捕食、活动,白天休息,但为了保持警惕,就常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而这就成了他“仇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和社会主义制度”的证明而惹火烧身。黑画风波也最终没能把这位妙人怎么样。九十岁高龄之后,在写自传体的大部头,他老人家是逆天的酷炫狂霸拽。


12/12

这只鹳亦或者鹤,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遗世独立的姿态。没见过海上明月先生,但觉得这是一幅中国男人自画像,来自远古悠邈的时空,具备了大写意的精粹,既有来自自然的感性,又有导向未来的超越,时间在此处消逝。一种古典的静穆,表面看是回归于原始,回归于自然。实际上是对世界大都市喧闹野蛮的对峙与超越。


其意义在于,确定自我的灵魂,从自身获得一种主权,主导一切陌生疏离的事物,有一种内在神力。这种饱满肃穆的境界是理想的状态,也是忘我无我的境界。你说是忍耐也好,是坚守也罢,他是如此自足圆满,顶天立地,连通苍穹。也或者,他正处在在妙觉妙境。


透过画,你看见在自然无穷的空旷里,人类的道与德以动态鲜活的形像得以錾刻为一尊塑像,类同于神化传奇。


我最为激赏的是其不断向外辐射的完整而自足的力量,这力量是形而上的,抽象的,也是通达博识的具像,浑融了宇宙精华,成为禅静的肇端与梵唱的滥觞,于无声处发出清遒深亮的埙声,环绕九天,永续不绝。


有次偶然听起海上明月稀有世尊一般的谈起,他是临齐白石的,但是看这些画,不知怎么总是想到林风眠画里的禽鸟,时代不同,人生遭际不同,比如林风眠也有两只鹤的那幅画,觉得在氛围上没有海上明月的这双白鹤更有静气。


针就这些禽鸟来看,破墨晕染的技法,虽则画龄不长,但已是技法纯熟,而对脚喙的勾勒其纤巧也有纤毫毕至的锐利佳境。蕴藉于画者身上的东方儒释道修养与用笔的力道,在初画者的笔下显露出来,实则是带有一种传奇色彩和无尽魅力。


此前,就其画作对王斌先生作了采访。


南桥琴:王先生好!想知道您是如何从一位商人转型到绘画的?


王  斌:范雨素都说:“活着就要做点和吃饭无关的事情。满足一下自己的精神欲望。”我很敬重这位中国最普通的劳动妇女。


南桥琴:在绘画上您可能属于大器晚成的人,了解到您画的时间不长,一开始画作品即毫无匠气,很有大师的风范,也觉得蛮有传奇色彩,是得益于什么呢?


王斌:一个50岁的人与5岁的小孩子做同一件事,肯定有巨大差别。但在绘画上,50岁的人却不能失去5岁孩童的眼光和童心。


南桥琴:对您的画,您自己如何看呢?


王斌:打发时间而已。在古代一个完善的人都是要“通五经贯六艺”的。


南桥琴:对您的作品推介,您有什么期许呢?比如,向价值方面的转换?


王斌:都是一个人闲玩,画出的画,朋友们见了,喜欢就送了。感觉艺术应当有纯净的空间才能自由发展。老师要什么,我都画给您。


南桥琴:谢谢谢谢!希望为头号地标读者奉上视觉盛宴和解读,满足读者的审美需求。向沪上及所有读者推介王先生的画作,分享您的佳作是我们的期待。


王斌:表示敬重和感谢!头号地标平台的文章很有前卫色彩,风格雅致,蕴藉深厚,大多数文章我都会拜读,很喜欢的。


画家小记


商海沉浮沉淀浪子的暴怒


郑板桥注解文人画时讲:“不在画里考究艺术上功夫,必须在画外看出许多文人之感想”。王维“画乃吾自画”的思想及其对创作中个体感情成分的强调与顾恺之的“形神”理论可视为文人画的滥觞。


血统论不足取。基因的承传也有许多变数。王斌祖籍甘肃平凉,母亲生于齐鲁,父亲行伍新疆建设兵团。王斌出生于新疆,成长于父亲籍地平凉。


坊间多有流传,父体母体远距离婚配诞育的下代更聪慧,这一方面是说可以避开近亲结婚的遗传学怪相,同时也是在启示不同地域文化的杂揉产生的文明碰撞,相交于与孤岛闭塞更有海纳百川的气魄。


但我一直不确定一件事是,母体在受孕后,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中孕育婴孩,远离故土的孕期与分娩,来自母体的这种对新境遇的陌生疏离的不适应,对脐带相牵心心相印的胎儿到底有多大的影响。


我先生就是生于新建石河子,土生土长于豫西的婆婆随服役的公爹远赴不啻于异国他乡的新疆孕生我先生后,在新疆四年,婆婆眷念故土思念家乡,带着幼子铩羽而归。孕期与幼年的颠簸带来的不确定感怪异感甚至是愤怒感,弹药一般的随时爆破,一直到今日仍像咒符一样如影随形,我调侃他类无根浮萍,一世漂泊,他也没有反对意见。成年后一直在诗歌,摄影的领域找寻自我的疆界,妄图终止灵魂的漂泊感。


王斌同学的少年时代在平凉有更加雷霆万钧的盛怒。


王斌先生的朋友在博文中记述,少年王斌舞刀弄枪,进派出所成为家常便饭,以至于母亲看见警车都赶紧查看儿子在没在里面,长期的惊恐万状母亲被吓抑郁症,父亲,妹妹都与王斌断绝了关系。以至于在平凉没有办法再呆下去,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出走平凉只身闯荡上海滩。


上海,也是海上。商海沉浮沉淀浪子的暴怒,也慢慢褪却少年桀骜的战袍,有闲去北大读书。内观自我,寻找真实的自己。人类诗意地栖居大地,艺术是灵魂的避难所,更是天堂。


2016年11月,去我的既见君子订阅号后台操作,消息栏里有天惊见到几幅字画,超逸淡远,用色大胆浓烈,看了很有满足感。


忍不住回消息问:先生专业作画吗?


答:才画不到一个月。


随大惊。传统中国画很容易培养匠人,尤其工笔画。当一个画者一搭笔就毫无匠气,纤毫之间有风雷之气,有旷远渺茫深色,空灵简远,气韵悠长,那是要警惕的事情。


怕自己把不准,发朋友圈求评论,啧啧一片。发与我师傅四川美院毕业的何万敏先生,师傅坦诚地讲:“纯粹从技法上讲有些瑕疵,我猜测是业余作画。因此可贵的是画面中的情趣了,那是出于一种对生活美的捕捉与发现。正如文由心生,画亦如此。作者心田的多情与蔓妙可见一斑。”


中国画的浩渺是天宇的注脚应和与回声,也是与心外之物的对垒与和解。


我们暂且把王斌先生的画归入文人画的谱系,他哪天又朝油画领域进军了,那是产业经营多重变奏。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南桥琴致海上明月


 题记: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


博物馆有关于甲骨的古老源头

密码以象形的名义泛出幽光

那似乎是虚晃一枪的矛,锐利也古拙


举着这金盾锦衣夜行

内心也空旷也扩张传奇

少年后奕是力鼎万钧的公子哥

与暴阳做对,狂弓怒放


太阳的兄弟们夭折之后

剩下的霸主恐荒仇恨的块垒

重来的反扑迁怒于月


毒辣的投射是唯一的光耀

背负世仇,背负怨怼

隐姓理名,喝下海量烈酒

在环形的空谷原地打转


没有人进入这洲际间的深仇大恨

在最边缘的反射散光处

光线如静瞳的睫毛低垂


你想去海上,沉水沐浴

脱下发烧灼身的战袍

赤足濯洗湛蓝的海羽

海水也如蓝玻璃


开始变柔美的

是古大陆骨骼清奇的汉字

方物,也抚摸你桀骜的头颅

在诗经宋词的黑夜里沉溺


夜夜海岛孤悬自我的母本

解构自己如解码古老神州

典雅的诗词以歌赋的狂草

挽着苏幕遮掩的深心


所有的画卷

猛禽低鸣着惊飞后,小憩

渔舟唱晚江南青绿

杨柳岸只在故国的梦里。


《车拉马儿·中国》征文启事


有一种文学奖,叫做老虎认为你该得奖


 作者|南桥琴     

出品|头号地标


地方魔径  另一座城

投稿touhaotougao@sina.com

或加小微shhxixi


   专栏   

叶开||任晓雯||河西||Nabokov||张郎||丘眉||范松璐||任向阳||林敏||孙琳琳||雪云||南桥琴||王孔瑞||王丹阳||戚德志||六丑||青豆


   车拉马儿旅行地图   |No.1||No.2|| No.3 | | No.4 | | No.5 |    车拉马儿旅行美文大奖   |第一期||第二期||第三期|| 第四期 | |第五期 | | 第六期 |   车拉马儿旅行下午茶地图   三哥的悦慢||卤蛋的果篓||许德民抽象艺术|谋杀米其林餐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