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博会博物馆开馆了,又引来观者无数。


7年前,我作为世博会全媒体成员,全程报道世博会盛况,隔三差五就跑世博园,差不多把世博会里的场馆都跑遍了。走在世博园内,仿佛世界建筑万花筒,让人眼花缭乱。


这一定是建筑的狂欢节:42个外国及国际组织自建馆、11个联合馆、18个企业馆,还有中国的各省区市馆、主题馆和公共展馆……每一个展馆都极尽创意之能事。

世博会博物馆

比利时欧盟馆

兔子灯形状的台湾馆


就在中国馆的边上,台湾馆的“山水心灯”和澳门馆的“玉兔宫灯”双灯辉映;不远处,财大气粗的沙特阿拉伯,用“月亮船”和超级IMAX影院培养了一大批愿意排队到天荒地老的沙特死忠。还有,俄罗斯馆的童话王国、在夜晚发出绚烂灯光的塞尔维亚LED外墙、印度馆仿佛泰姬陵的穹顶,每一个场馆都会让人心潮澎湃。


2010年的夏天,是我最快乐的日子。



天马行空的表皮

西班牙国家馆


那一年的夏天,我去的最多、影响最深的就是西班牙馆,在8524块藤板编织的建筑表皮下,是西班牙弗拉门戈舞般的热烈灵魂。


与其说它像个篮子,毋宁说,它更像是对解构主义建筑大师弗兰克·盖瑞的杰作毕尔巴姆博物馆的一次隔空回应。


我和西班牙馆总代表玛丽亚·蒂娜交谈的时候,她也承认解构主义对设计师的影响,她说:“其实优秀的建筑师们都是通过他们的建筑作品进行对话。西班牙馆的建筑师贝纳德塔·塔格里亚布埃对不仅对弗兰克·盖瑞的作品很了解。”


西班牙馆未完工前,我去工地,扭曲的钢管骨架在空中盘旋起伏,仿佛龙飞凤舞的书法走笔,又像一个女郎的身体一样玲珑剔透凹凸有致,那样的肆无忌惮出人意表,可是又丝毫不会觉得这建筑是空中楼阁时刻就要倾覆,那样一种恣意奔放的西班牙热力,仿佛就要在你的眼睛里燃烧起来。


及至骨骼上有了皮肤,藤板附体,视觉上的冲击力又为之一变。


这既是西班牙人天马行空的想象力使然,又与中国发生着关系——不仅中国有着悠久使用藤板的历史,而且这次西班牙馆的藤板都由山东潍坊一家200人的藤制厂生产。

世博会英国馆-种子圣殿

世博会英国馆内部


建筑表皮在这里争奇斗艳。西班牙馆的蓑笠翁造型不远处,则是英国馆巨大的“蒲公英”。尽管英国馆的内部过于低碳让人多少有些失望,但是它的外观设计——那如光线般放射的6万根亚克力管——绝对是世博会最标新立异的建筑之一。


保罗·安德鲁对我说:


法国馆当然很不错。但是我印象最为深刻的还是是英国馆,它给我的印象就像一堆焰火突然迸发在我的面前,然后不知道为什么,它被一种神秘的力量冰冻住了,同时在神秘的闪光。它真的是非常有创意而且又非常美丽的建筑。


建筑的表皮就像一张脸,韩国馆的“韩文像素”是韩国式的建筑整容,日本馆那“排气的皮肤”很粉,带来日本人的卡哇伊,拉脱维亚馆随风摇曳的十万彩片让我们领略地中海的马赛克,张永和上海企业联合馆宛如脚手架的塑料管道是中国人的“非常建筑”,还有,波兰馆的脸是“破碎的”,剪纸,这不是我们中国的拿手好戏么?


怎么从来没有一个中国建筑师想到这一招绝活?却被波兰人拿去活学活用,而且用得那么有波兰味道?


空间的布局

世博会波兰馆


建筑的魅力如果停留于一种表面的诱惑多少有些肤浅。波兰馆的展示空间呈几何状,可以被分割成几个小区域,用于小型展览,音乐演出以及售卖物品等。


主展馆的灯光将营造一种明暗错落的效果,内部的墙体也可以作为荧幕,播放波兰社会生活方面的短片。和西班牙馆相仿,波兰人也喜欢将影像打在建筑墙壁上,营造绚丽华美的建筑影像世界。


西班牙馆最让印象深刻的就是它的第一站,没有开灯时,那是一个幽深的通道,带你进入一个宇宙洪荒时代。西班牙的阿塔普埃卡(Atapuerca)是欧洲最早的古人类发源地,光这一点,西班牙人就有理由把开天辟地与西班牙一国的历史联系起来。


你看这里:火、海洋和地球、本质的、远祖的、尘世的……欧洲远古时代的神秘往事与现代文明交相辉映,一种原始的、生生不息的创造力扑面而来。


然后是西班牙纪录片名导巴西里奥·马丁·帕蒂诺布展的第二个展厅--城市。西班牙的城市,在五块大屏幕上,惊鸿一瞥,西班牙繁复缤纷近代史的片段也能让你感到目眩神迷,那是西班牙最辉煌的时代,在人类文明史上早就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西班牙馆最后一站高达6米的“小米宝宝”总是让儿童们流连忘返,能够如童话般让孩子们高兴得尖叫起来还有俄罗斯馆。塔楼里面,是一个无法言说的美丽空间。那些巨大的喇叭花和莲花、水果造型的房子、巨型蜻蜒造型的风车、生物燃料供能的汽车……


怎么能够想象,在经历过一个政治严肃时期之后,俄罗斯人会放下塔可夫斯基和索尔仁尼琴的沉重历史,打造比刘易斯和格林更为梦幻的城堡?

世博会拉脱维亚馆


在空间布局上,拉脱维亚馆整个建筑的中心是由AERODIUM公司设计的垂直风洞设备,通过三个巨大的引擎和三根金属结构的风管带动空气流动,使得100000个半透明塑料片在风中如涟漪般微微波动。


拉脱维亚馆不以童话的面目出现,但同样在制造现代的童话。


不论是将爬山虎种到室内的法国馆,还是模仿一棵树的挪威馆,都在时间上指向未来:低碳成为共识,绿色的山坡出现在楼顶、利用空气的循环降低能耗,那是未来的建筑矗立在当下的中国。


未来的理想城市

俄罗斯馆夜景效果图

俄罗斯馆:“花的城市”是仙境般的儿童梦想

俄罗斯馆童话王国般的布展方案


童话是幻想的王国,俄罗斯人着眼的不是过去,而是未来。这里,包含了许多人们对理想城市的幻想与渴望。诺索夫讨论了城市的生态、最新的科技发展,涉及到方方面面,几千年来,人类一直在苦苦探索,理想城市究竟是怎么样的。俄罗斯馆设计师一定觉得,这应该是一个孩子们喜欢的城市,善良和温和的城市,非常有特色、充满了童趣的世界,而且也将最新的科学发现应用于城市。


理想,如果只是童话,那就永远是童话,如果付诸实施,那就有可能梦想成真。


如冰壶般冷冽的芬兰馆、看不见的墨西哥馆(隐藏在地下)、全开放的荷兰馆,不是都伫立在我们面前吗?


正如柯布西埃所说:“在人的一生中,首要的必须是行动,然后,经由行动,我希望能严格而精确地实践我谦逊的灵魂。”


美好的城市与街区,不再有城乡的界限,公共性得到彰显,钢筋丛林被柔化、种子种在了建筑的中心,世博制造的,是一种未来城市的蓝图,人变得更谦虚,在自然面前。


当世博已成往事,我们应该将其简单遗忘,还是把它们视作一份世界人民的礼物?所以世博会博物馆的落成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它收藏并记录下那些难忘的日子。


我记得柯布西埃临终前说的话:


我的一生就是发现的一生。对真理的探索并不是件轻松的事,因为真理不会在事物的表面显现。真理之河在两岸之间流动,一条微弱的小溪或是一次来势凶猛的洪流……每一天都会不同。


是的,因为,那180个日日夜夜里,每一天,都很不同。


《车拉马儿·中国》征文启事


有一种文学奖,叫做老虎认为你该得奖


 作者|河   西     

出品|头号地标


地方魔径  另一座城

投稿touhaotougao@sina.com

或加小微shhxixi


   专栏   

叶开||任晓雯||河西||Nabokov||张郎||丘眉||范松璐||任向阳||林敏||孙琳琳||雪云||南桥琴||王孔瑞||王丹阳||戚德志||六丑||青豆


   车拉马儿旅行地图   |No.1||No.2|| No.3 | | No.4 | | No.5 |    车拉马儿旅行美文大奖   |第一期||第二期||第三期|| 第四期 | |第五期 | | 第六期 |   车拉马儿旅行下午茶地图   三哥的悦慢||卤蛋的果篓||许德民抽象艺术|谋杀米其林餐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