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是青岛的头号地标。


凡去崂山的游人,到了岛城东部海岸线一带,远远地就能看到它。亿万斯年,独立于风吹浪打的海上,一动不动。


于我,它算是一位老相识了。多少年,一次次从它旁边路过,却没有近距离接触过它,正好印证“最熟悉的往往是最陌生的”这句话。


为了弥补对它的遗憾,这个夏日决心拿出足够时间,和它厮守一起。


下午3点,拣一个涨潮时间,在青岛香港东路坐公交车至石老人站下车,向南走五分钟就到了原生态的海边。只见气势恢宏的崂山支脉由东向西滚滚而来,至当下的午山,突起为两座高大山峰,又列为数支,向西、南两个方向延伸。


向南的一支直接石老人海滩东侧岬角,岬角又宽又长,但至海岸又像小山头一样凸起,临海一面悬崖峭立,大浪咆哮,旁有数块巨石崩塌断裂。山脊坠入海中后,于百米外海面又孤零零耸起一座17米高的海蚀柱,这便是石老人。

从西北岸望去,它确象一个倔强老者的侧面雕塑,头发被海风吹的有点零乱,脸上布满苍老的皱纹,眼睛始终注视陆地,虽然身子日夜浸泡水中,上身被海浪永不休止地冲击,但永远昂首挺胸。


潮水涌动,排浪从两侧向它滔滔滚来,在它的脚下不停地旋转冲荡,溅起一圈圈浪花。沿着海岸线向它东侧走去,一片横七竖八的巨石挡住去路,石根皆斜插入海,断面似刚刚崩裂,和崂山头八仙墩的巨石一样,一改花岗岩的通体乳白,变成沉积岩的五彩缤纷。


沿石缝攀爬到最高石崖,再看那石老人,石色也焕然一新,橙、黃、紫、青各种大块色彩皆有,杂有绿、赤、棕、黑各种花纹。从正北角度看,它的身形变得纤细修长,在湛蓝的海水之上,经金色的阳光照耀,鲜艳夺目,如刚出浴的美人。


这时,天上云层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原来整齐排列在空中的鳞片云都被打乱,继而陆续卷进涡流,形成一个扭转长空的旋臂,全部向海上压来,涡流的中心正对着石老人,似乎要聚集天地日月的所有力量将其卷走。

从四面八方涌来的浪潮乘势汇聚起无尽的激流、漩涡,猛击它的根基,恨不能将它连根拔起。它却好似有无穷的抗打击能力,始终安然无恙。


好奇它那孤单的身影如何经得起亿万年的风吹浪打,于是翻过悬崖峭壁,去看看它的东侧海岸境况。一转过岬角,发现这里藏着大片礁石阵, 似埋伏在山后的千军万马。


崖岸边有两个巨大穴洞,洞内洞外尽是五颜六色的石块,有一种红棕色的半透明晶体,像玛瑙;还有一种青緑色的圆润硬石,似翡翠。


从穴洞看石老人,有一种聚焦的效果,如同在阴暗小屋开了一扇大窗,窗外是一幅蓝天白云背景下彩色柱石的油画,屋里的黑暗成了画框。穴洞东侧,立有五六块巨型礁石,石质、石色与石老人十分相似,好像一个家族。

细看它们的底部,浪潮涌来时,皆没入水中,如孤单的岛屿;浪潮退下时,祼露的所有根基和石老人都连为一体,直接午山南延的山脊。这时才明白从西侧北侧所见的石老人孤单形象,原来有一个庞大的礁石军团暗中支撑,难怪它能经得起那些大风大浪的袭击。


返回海岸,从高处向下再看那长长延伸的岬角,又是一座不断前突并伸入海中的高大山峰,石老人恰是峰尖。由此悟得,这海中的山和陆地上的山不同,有双重山峰:除了和陆上山峦一样,有一重向上攀升直插云天的山峰,还有一重向海伸展直插碧波的山峰。


岬角一一海湾一一岬角,即是峰尖和山谷的绵延起伏。青岛一带海岸蜿蜒曲折,形成众多岬角海湾,这不是平面地貌,而是崂山大系与太平洋相交、被海浪冲刷出的奇峰峻岭。


比较起来,在众多海滨浴场中,我还是更喜欢青岛石老人浴场。

它属于太平洋东北岸,本应大浪滔天,但因外海被重重岛链锁住,递次衰减了洋流的冲击力量,它的浪远不如澳大利亚黄金海岸、三亚海棠湾那么大,后者只适合冲浪而不适合游泳;然而它又是处于午山和浮山之间大开大阖的海湾,因而不像青岛和烟台的第一海水浴场那样风平浪静、波澜不兴。


它的浪可谓不大不小,风险适中,海的味道十足,初学游泳者生畏,常下海的人正中下怀。


它是一个由多个月牙组成的大月牙湾。由于湾中藏湾,除了东侧午山、西侧浮山两大岬角,看不清海湾的细节。只有赤脚沿着海滩从东头走到西头,才会发现还有好几个小湾和诸多岬角。

浴场沙滩辽阔平缓,金黄色沙子细密柔软,一排排雪白浪花从碧波中呼啸而起,直奔岸边,浅水中所有会游泳不会游泳的人尽可以享受浪花的冲荡。沙滩两翼有漂亮的天然礁石阵,与午山、浮山下延的山脊一脉相通,礁石保护着沙滩,净化着水质。


退大潮时,礁石中留下大量的海螺、牡蛎、小虾、小蟹,尤其是临近石老人一带,各种贝类、藻类特别多,运气好的时候,还可以捡到鲍鱼、海参。


喜欢沿着青岛海滨路步行去浴场,漫步在石板铺就的步行道上,看着青山、碧海、红瓦、緑树、草坪,听着海潮涌起的大音,闻着咸腥味的海风,一会儿踩着一个人工铺缀的海马、海豚,好不惬意。


路上有盛开的紫薇花、象花一样的红楠新叶,还有烤鱿鱼小摊飘出来的香气,不用吃,闻闻就行。浴场有很好的更衣冲水设施,花20元买张票,到更衣室换上泳装,和早已熟悉的浑身晒黑、纯朴真诚的看门人打个招呼,聊聊潮涨潮落的行情,就有了一种到家的感觉。


然后出门右拐,走过166步烫人的沙滩和180步不烫人的湿滩,再趟过浪花翻腾的浅水区,穿过那些沸腾喧嚣、弄混了水的人群,向前游出八九百米,便可进入波涛汹涌的深水区域。


人少了,陆地的喧哗与骚动远远离去,海水由混浊的青灰转为清澈的深绿、淡蓝,波涛则由整齐的长波转为无序的中波、短波。炽烈的阳光照得海水晶莹剔透,可以看见自己在水下游动的手和腿反射的亮光。


波涛涌起,海面不规则地下陷、上升,变成纵横交错的青峰翠岭,无尽的小峰小岭在山脊、山坡上翻动,波光涛影借助山势显露出鲜明的层次,一股股强大的冲击力、旋转力、倒卷力从水下各个方向涌来。


此刻仰面一躺,枕着波涛,仰望天穹,一动不动,任凭水中激流、飞湍、旋涡将自己冲、撞、挤、压,就像一条小船,水涨船高,水落船跌,在相互对冲激荡的波涛中反而有一种安全感


石老人浴场的海最不缺的是大大小小、千变万化的波浪,弧形的,反弧形的;匀速的,不匀速的;定向的,不定向的。波涛在不停地摇动,摇动是海的本质。


太阳和月亮被波涛轮番摇上天空,又摇下地平线; 山上、海上的云层被摇荡起来,又被摇散。人随波涛摇晃,不一会儿就摇醉了,天旋地转,天地万物都在风口浪尖上醉舞。


此刻,水中摇曳的波谷浪峰与远方随海涛摇晃的浮山、午山连成一片,石老人的天然雕像似踏着滚滚波涛缓缓走来。万千条波谷浪峰频繁跳动转换,光影在起伏跌宕的波纹中游荡变幻。岸边山影、树影、楼影、人影,成了扑朔迷离的斑斑点点。


回到岸上,海中所思所念很快都被风干,一切又恢复如初。回头一瞥,石老人却仍在固守那片白浪翻滚的天地。


《车拉马儿·中国》征文启事


额滴神啊,新神话小说新的神话


有一种文学奖,叫做老虎认为你该得奖


       作者|雪    云           

           出品|头号地标            

人文指导 | 叶开(中国顶级文学编辑)


地方魔径  另一座城

投稿touhaotougao@sina.com

或加小微shhxixi


   专栏   

叶开||任晓雯||河西||Nabokov||张郎||丘眉||范松璐||任向阳||林敏||孙琳琳||雪云||南桥琴||王孔瑞||王丹阳||戚德志||六丑||青豆


   车拉马儿人文地图   |No.1||No.2|| No.3 | | No.4 | | No.5 |  | No.6 |  | No.7 |    车拉马儿旅行美文大奖   |第一期||第二期||第三期|| 第四期 | |第五期 | | 第六期 |  | 第七期 | | 第八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