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


我请你来吃一条道路,而不是,请你来一条道路吃。


这条路很短,大概百米不到;很窄,8米左右,边上甚至没有美食店铺或者小摊。5月下旬,我终于发现了它,因为夜跑到外滩。


如果不是尽头有一排楼房,如果不是长跑的慢速度,如果不是旱鸭子,直接可以冲进黄浦江了。



第一次,并没有留意它的名字。第二次再经此路夜跑,我非常刻意地看了一下它的名字:“武昌路”。


立马,一股美味冲击脑细胞。“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不知怎么,这句是对毛主席诗词印象最深刻的一句了。若干年前,去过一趟武汉,有没有到达武昌区,有没有遇到武昌鱼,都已经非常模糊了,偏偏就是觉得武昌鱼是美好的。


这条短短的武昌路,准确地说是武昌东路,就在我的脑海里成了一尾无比新鲜的武昌小鱼儿,活蹦乱跳,在不断地尝试要跃进黄浦江里。


上海是强调为全国作贡献的,包括它的道路,以全国各省各市来命名。所以,我一直觉得上海的道路实在没有美感,直到遇见了这段短短的“武昌东路”。


武昌如果要在上海进行自我地方的推介,应该来到武昌东路。武昌东路右转进入黄浦路,几十米就是曾经中国乃至远东最著名的饭店,浦江饭店,正立在外白渡桥的桥头。


武昌的地方以浦江饭店为主场地,再呼应武昌东路的活色生香,想来是非常好的。


前两年,广东的少年玩伴,清一色女流到上海游玩,问询上海调性饭店。


我做了些功课,推荐了浦江饭店。


女流们特地选择了浦江饭店的老楼,虽然九转十八弯,稍显陈旧,但如同上海老别墅客厅般的客房层高,还有附带的小巧的阳台,真是叫我也给自己的推荐打了满意的分数。


这波女流,那一趟的上海之旅,还自己摸着了一处专门回到上海旧时光的摄影棚,过了一把民国名媛的瘾,玩得不亦乐乎。

上海的路名大多都更改过了,其中不少经历几次更替。武昌路,似乎也是更改过的,有一个说法是,曾经被俗称广东街,据说,曾经是广东人聚集居住的地方。


穿过外白渡桥,就是最为正宗、万国建筑的外滩经典路段,曾经英国租界的最初片区。穿过三四个路口,就到达广东路外滩路口。


广东路是否更加是广东人的聚集地,这个倒没有太多明确。只是,上海开埠后,广东人大量涌入上海,曾经占有外地人一半的高比例。


1856年,广州年关税收入为108万两,而上海以182万两大大反超,终于开始成为五大通商口岸之首。


1858年10月,上海第一次成为清政府与西方正式会议的地方。为了阻止公使进京,次年1月,清廷又将钦差五口通商大臣一职移设上海,改由两江总督兼任。


从此,上海取代广州,成了中国外交活动的中心。


广州与上海的首尾互易,提高了上海在全国政治地位,对19世纪五六十年代乃至以后的中国政局产生了重要影响。


1862年,英租界为了彰显“国中之国”的荣威,定下了以中国省份以及城市来命名的道路规则,东西向为市,南北向为省。东西向的广东路,是以此规则被命名的第一条道路,由于翻译理解的差异,本来定下的广州路(CantanRoad),最后被叫了广东路。


1943年,汪伪政权将租界内200多条以西方人名、地名命名的马路,全部改成以中国各省、市及部分县级行政区域名命名,如把当时法租界的中心福开森路更名为武康路等。


新中国成立后,新修筑的道路路名基本沿用了传统做法,将全国各地行政区划名称用作道路名称。


在中国各大城市中,上海是运用地名命名道路最多的城市。


《车拉马儿·中国》征文启事


额滴神啊,新神话小说新的神话


有一种文学奖,叫做老虎认为你该得奖


       作者|丘    眉           

           出品|头号地标            

人文指导 | 叶开(中国顶级文学编辑)


地方魔径  另一座城

投稿touhaotougao@sina.com

或加小微shhxixi


   专栏   

叶开||任晓雯||河西||Nabokov||张郎||丘眉||范松璐||任向阳||林敏||孙琳琳||雪云||南桥琴||王孔瑞||王丹阳||戚德志||六丑||青豆


   车拉马儿人文地图   |No.1||No.2|| No.3 | | No.4 | | No.5 |  | No.6 |  | No.7 |    车拉马儿旅行美文大奖   |第一期||第二期||第三期|| 第四期 | |第五期 | | 第六期 |  | 第七期 | | 第八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