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样进入绍兴会稽?进入鲁迅的故乡?


“我还记得天上那轮金黄色的圆月,下面是一望无际碧绿的西瓜田。”



据说,大部分的人,尤其是1972年以后的日本学生,都通过那轮皎洁的明月,进入鲁迅(本名周树人)的故乡。


“我是在水乡生长的,所以对于水未免有些情分。”


这是我进入的姿势,跟随着鲁迅的弟弟周作人的那些水鬼。


很多年前,我到过绍兴,自然在鲁迅故居走了走,记得长长又短短的街道有些呆板冷落,臭豆腐干还算不错。一条绿绿幽幽的河道,添了几分古城的灵动别致,因而一直在脑海中优越于其他古城。



周作人觉得水里的鱼虾,螺蚌,茭白,菱角,都是可爱的。


但是,他最想说的是Ghosychiu,就是“河水鬼”,它是溺死的人的鬼魂。虽然毛骨略略有点耸然,但他说:


对于河水鬼却压根儿没有什么怕,而且还简直有点儿可以说是亲近之感。水乡的住民对于别的死或者一样地怕,但是淹死似乎是例外,实在怕也怕不得许多。


周作人爱的鬼不仅仅“河水鬼”。


他是中国民间文艺学和民俗学最早的奠基者和理论家之一,也是中国系统介绍国外神话理论的第一人。他一生对神话饶有兴趣,扼要而全面地介绍了西方主要神话理论流派。


也不仅仅是弟弟爱鬼,哥哥同样也是喜欢的。


谈到活无常,鲁迅认为,在“庙里泥塑”、“书上墨印”,“是看不出他那可爱来的”。在《阿长与山海经》中记录


我似乎遇着了一个霹雳,全体都震悚起来;赶紧去接过来,打开纸包,是四本小小的书,略略一翻,人面的兽,九头的蛇,......果然都在内。......这四本书(山海经),乃是我最初得到,最为心爱的宝书。



鲁迅对神话问题也发表了一系列精辟独到的见解。看似性格,文风以及对故乡的画像都差异很大的两兄弟,在对水的美好以及神鬼的亲昵上似乎走到了一块。


大多认为鲁迅笔下的故乡是冷峻,肃穆,腐朽的。不过,在《好的故事》中,鲁迅的笔触是阳光而天真温柔的:


“我仿佛记得曾坐小船经过山阴道,两岸边的乌桕,新禾,野花,鸡,狗,丛树和枯树,茅屋,塔,伽蓝,农夫和村妇,晒着的衣裳,和尚,蓑笠,天,云,竹,......都倒影在澄碧的小河里,随着每一打桨,各各夹带了闪烁的目光,并水里的萍藻游鱼,一同荡漾。”



鲁迅,周作人,分别于1881年,1885年诞生于绍兴府城内会稽县东昌坊口周家新台门里。清末民初的绍兴,既非通都大邑,也不是军事要冲,相对于长三角其他区域,还是闭塞的乡土社会。


但是,绍兴的民间传说繁盛异常。


周作人说:“儿时听乡人讲徐文长故事,觉得颇有趣味。”即使周家的女工长妈妈,嘴边也是非常多的民间故事。而更加令鲁迅记忆深刻的是绍兴乡间的“大戏”,“目连戏”,这样才可以看出“活无常”的可爱。


从周家的大门口,就可以向南望到香炉峰,而禹陵、禹庙就在香炉峰山脚下。


禹陵是一个建筑群,包括:大禹陵、大禹殿(又称禹庙)、禹祠(又称禹寺)、岣嵝碑亭、窆石亭等,这里埋藏着丰盛的民间传说。


今天的古城绍兴,往来纵横的流水给城市带来古老的诗意,只是不见了乌篷船。



《车拉马儿·中国》征文启事


额滴神啊,新神话小说新的神话


有一种文学奖,叫做老虎认为你该得奖


         作者|丘   眉            

            出品|头号地标            

人文指导 | 叶开(中国顶级文学编辑)


地方魔径  另一座城

投稿touhaotougao@sina.com

或加小微shhxixi


   专栏   

叶开||任晓雯||河西||Nabokov||张郎||丘眉||范松璐任向阳林敏||孙琳琳||雪云||南桥琴||王孔瑞||王丹阳||戚德志||六丑||青豆



   车拉马儿人文地图   |No.1||No.2|| No.3 | | No.4 | | No.5 |  | No.6 |  | No.7 |   | No.8 |    车拉马儿旅行美文大奖   |第一期||第二期||第三期|| 第四期 | |第五期 | | 第六期 |  | 第七期 | | 第八期 |  | 第九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