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从成灌高速转向303省道,由一马平川的四川盆地进入川西高峻的邛崃山脉北端,在泥石流频发的逼窄峡谷中紧贴渔子溪河蜿蜒穿行。岸边路尽,便钻穿山隧道。


在汶川县映秀、耿达、臥龙三镇之间,隧道一个接一个,大多为2公里以上,最长的5.6公里,黑洞般令人生畏。过了臥龙镇,路边逐渐开朗,海拔由500米上升到2000米,汽车沿盘山公路开始攀爬5040米高的巴朗山,远方夹金山鳞鳞闪光的雪峰在岭脊时隐时显。盘至海拔3000米左右,山坡上的树木逐渐消失,变成一色的高山草坡;待爬上4400米的巴朗山垭口,陡峭大山在两边屏风般展开,脊背如刀刃,山坡为万丈峭壁,横断山脉岭谷高差悬殊的特质尽显。


汽车翻过垭口继续前行不久,到达四姑娘山附近海拔3000米的小金县日隆镇。


据当地人说,这条路自2008年汶川地震破坏后,前后修了8年;而巴朗山一带盘山公路为新建项目,刚刚竣工。本来从成都至四姑娘山须绕梦笔山、马尔康,行程390公里,走巴朗山新路只有200公里,但也耗费6个多小时。


十几年前就想拜访四姑娘山,或因事务缠身,或因交通不便而未成行。现在到了它的脚下,但觉相见恨晚。


它位于横断山脉东北部,是四川境内仅次于蜀山之王贡嘎山的第二高峰,海拔6250米,被称为蜀山之后。从山麓南侧的猫鼻梁可以望见它的正面:数重青山绿岭之后,由西到东四座毗连的巍峨山峰直插云霄,西侧大姑娘山最矮,峰顶平缓;二姑娘山稍高,如金字塔;三姑娘山又高出一截,峰尖陡峭;至四姑娘山即幺妹峰,突变为品字形宏大险峻山体,峰尖如锥,刃脊上多峭削崖壁。


从南坡猫鼻梁看四姑娘山





前面三山皆为石峰,无雪,唯四姑娘山白雪皑皑,银光闪闪。


它的峰尖两侧皆有冰帽,峰前绝壁下有大片粒雪盆,陡峭山坡上飞挂数条冰瀑,沿着山前岭脊间低洼处直奔山脚。所谓“山脚”,实际是海拔5000米左右。在这之上,寸草不生,鸟兽绝迹;在这之下,则是草木繁盛,谷溪清澈,牛羊成群,一片欣欣向荣景象。


山之南、西、北方向有三条峡谷,被当地藏民分别称之为海子沟、长坪沟、双桥沟。向一位嘉绒藏族长者打听到,海子沟道路不通,只能远看山之正面;长坪沟可从山之侧面走到山后,靠的最近;双桥沟离主峰最远,可看山之周边。于是选择先去中路长坪沟。


四姑娘山长坪沟风景


从日隆镇所住旅馆向东徒步行走1公里,便是景区大门。换上景区环保车行驶7公里,到达海拔3000米的步道起点。沿横架山腰的木栈道前行,耳边响起滔滔不绝的水石相激声;寻那河流,却在脚下数百米深处,如银带一样闪亮。


观察河谷中遮天蔽日的古木,以古柏、冷杉、沙棘、红桦为多,皆为珍稀树种。


古柏最多,许多已有千年树龄,长得粗壮虬劲而又鲜活滋润;沙棘本为灌木,唯此地多为乔木,枝干弯曲有致,造型如盆景;红桦树高大秀美,树皮与白桦一样细腻,只是颜色殷红;冷杉笔直一根主干,不分叉地直插蓝天。


从树缝中,望见两侧高大山岭如巨幕一般向前展开,竟然看不到尽头。双岭将蓝天切割成狭条,岭上阳光明媚,岭下阴暗如黄昏。


峡谷中虽说是林木繁盛,氧气比西藏光秃秃的山谷充足,但因海拔较高,走起路来仍然多费不少力气。


一口气走了7公里左右,到达枯木潭,便有些气喘。这是一个由泥石流自然形成的堰塞湖,山顶上激流般冲下的砾石砸中了树根,致使大片树木枯死;枯树枝干的剪影在湖面上横斜弯曲,益显山之荒凉寂静。


从湖面向前望去,突然闪出四姑娘山西坡的峰脊侧影,那是从峰尖沿90度角斜线坠下后复起为双峰又奔泻而下的波浪式流线,象一根绳索将垂直而下的多条冰瀑及石床串起。


雪峰的前面是造型几乎类同的裸露石峰,只是稍矮一截,山坡无雪,象卫士一样挡住雪峰大半身体。石峰前又有一座锥峰,满山葱绿,偶有岩壁露出。我以为这两座峰就是三姑娘山和二姑娘山,但路边嘉绒藏族妇女告知,它们只是四姑娘山和三姑娘山脚下两座不知名的山。


沿木栈道继续前行,望见东面高耸的山峰上,裸露一片片大红大黑交错的崖岩,中间杂有黄、青、橙、緑、紫多种颜色图案,如远古的彩色壁画。


这时再看河谷中的柏树松树,枝干上挂满了像水草又像胡须的东西,一团团高悬在半空中,不见根,也不见水土滋养,但却十分旺盛。向当地藏民打听,原来这就是神奇植物松萝。它是靠叶子上的鳞片吸收空气中的水分与养分,因而又名“空气草”。它像热带海洋的珊瑚虫,是周边良好生态的标志,环境稍有污染,便无法生存。


《诗经.頍弁》有“茑与女萝,施于松柏”,屈原《九歌.山鬼》有“被薜荔兮带女萝”,“女萝”即松萝。《本草纲目》载有女萝,据说有清肝化痰解毒功效。沿途所见松萝繁盛之处,树皮上、石头上青苔也多,颇有冷温带雨林味道。


四姑娘山上的松萝


又行3.5公里,木栈道已尽,多数游人至此疲惫不堪,准备返回。遗憾的是,此处越靠近四姑娘山,越看不见它的面貌,周边尽被蜿蜒曲折的峰岭挡住视野。这长坪沟至此仅走一半路程,离尽头还有十多公里野路,往返共有50多公里。


正在犹豫是否继续徒步,有一藏族妇女牵着一匹个头不大的黑马过来,顾不得讲价,付钱骑马便行。


先穿过一片高大的杉树林,接着沿石头林立、凸凹不平的河边野路前行,马背似波浪起伏不定,人在马上颠簸不已,不一会儿臀部便有疼痛感。我问这里的马为何瘦弱,女主人回应,川马生于山地,为行走灵便,都长得矮小。它在草原上奔跑不如蒙古马,但攀爬山路的耐力比蒙古马强得多。


骑马行3公里左右,周边山情又起了变化:东侧山峰变成一色的玄黑石灰岩,岭脊下显露大片冰川;西侧正前方又见四姑娘山银白色侧影,周边卫星峰峦青翠欲滴,山下出现一片片枝干平展、小枝下垂如柳条的红杉树;红桦树隐去,冷杉越来越多;古柏和沙棘树逐渐稀少,但枝叶焕然一新,造型更为优美。


沿途两侧横七竖八的枯木越来越多,或为滚石击中,或为自然死亡,但弥漫森林的盎然生机丝毫不减。河谷中可见越来越多的红色石块,开始以为是丹霞地貌特征,走近细瞧,却是一种罕见的长满石上的红苔藓所至。


峡谷由东西向转为南北向。


在类似茶马古道的崎岖山路上颠簸了一个半小时,终于绕到四姑娘山的西北坡,到达一个叫木骡子的海拔3700米的地方。掉头向东南方一看,至纯至净的蓝天白云下,一座雄伟峻拔的雪山于半空中耸起,雪峰东侧山脊陡坠数百米后复起一俊美小峰,再缓缓落下;西侧山脊绵延数峰后沿一大斜坡直贯而下。


山体皆为奇形怪状的陡岩,或飞崖突兀,或壁立千仞。


一堆山峰状白云带着灵光紧裹着雪峰,如山之幻影;数十条冰瀑从白云中奔泻而下,沿着陡峭石壁直指山麓。


山之沟壑低洼处堆满冰雪,晶亮耀眼。


山之陡峭奇险处虽然存不住雪,但冰封雪冻的痕迹随处可见。雪山之下,紧接着又起一层地貌不同的山峦:山形秀美,山坡平缓,高大葱绿的冷杉象密集的锥峰满山遍野,数道清泉闪着银光从山顶缓缓流下。山坡上有许多从雪山上滚下的砾石和被滚石砸枯的树干。


沿着山坡吃力地向前攀爬数百步,在海拔4000米左右的地方仰望它,大约4000米至5000米之间为青山绿水,5000米以上为冰雪世界,如天上人间两个世界组合一起。向山下望去,长坪沟在此被众峰锁住,变为U字型峡谷,谷底开阔平缓,一道溪流在大片草原中弯曲回转,耗牛在草坪上甩着尾巴,悠闲地咀嚼。


和当地嘉绒藏民聊起此地为何叫“木骡子”,他们告知,只因四姑娘山常有滚石、飞石坠下,砸倒的树木累叠一起象木垛子,“木骡子”为木垛子的讹传。


2008年地震,这里山动地摇,泥石流如洪水猛兽,但在四姑娘山的游客和当地藏民无一人伤亡。


四姑娘山北坡风景


骑马返回枯木潭,接着又徒步走回日隆镇,手机计步器显示徒步行走已达25公里,着实有些疲劳。晩上日落后气温骤降,与在成都摄氏40多度的闷热天气似有天壤之别。半夜突觉感冒头疼,浑身寒冷,起身大杯大杯喝水,第二天早上悄有好转。接着去游双桥沟。


这是一条南北向的大峡谷,全长34.5公里,但道路平坦,坐景区环保车可直达尽头。途中但见两侧大山大岭连绵不断,将一条曲折河流紧紧夹在中间。


水脉随山脉走向而屈伸变化,山高水长,山转水转,二者形影不离。


左岸山峰秀美,山坡上整齐的草坪与疏朗有致的绿树似人工修剪而成,树林中到处可见低头吃草的牦牛;右岸山峰雄伟,崩崖裂石凸显,或如带犬的猎人,或如奔驰的野兽,或如怒目金刚,或如城堞角楼。山上青黑色岩石虽不为白雪覆盖,但象刚刚融化的雪山,浑身散发冰寒之气;时有清澈的泉流从山顶泻下,像雪白的丝绢。


这条峡谷的森林与长坪沟又有不同,山下河谷以白杨为多,至峡谷中段出现一望无际的沙棘林,皆为粗壮的老树枯干,造型千奇百怪。


偶有红杉、冷杉间杂,但很少见到古柏、红桦及松萝。峡谷上游,沙棘树逐渐稀少,红杉、冷杉越来越多。在海拔3000米至4000米之间,河谷中、山坡上忽然尽是高大笔直的杉树林。红杉针叶鲜绿,枝干横出,垂挂的细枝迎风飘舞,如少女裙摆;冷杉针叶深绿,主干坚硬,枝条紧缩,顶天立地如壮汉。两者搭档,一深一浅,一刚一柔,自成阴阳。


待到峡谷尽头,眼前一亮:在海拔3800多米的高原之上,一座座高大雄峻的雪山腾空而起,分布四周。雪山顶上,时有白云与银雪缠绕,难分难辨;雪山脚下,四季常青的杉林前呼后拥,如千军万马。


众多山峰形貌各异,东侧一座如高大城墙,山坡为浑然一体的陡峭崖岩,从雪峰两侧泻下两条冰瀑,至山腰又汇合一起,如大江奔腾而下。


西面五峰毗邻,一高四矮,皆为铁青色岩石构成。五峰上半身呈不同形状的金字塔式,峰腋有横向的雪线,下半身合成一体,突坠为百丈峭壁,七八条冰瀑同时从峭壁上泻落。


北面孤峰耸立,状如老鹰展翅;山体褶皱强烈,胸前祼露崩塌的危崖断面;石色突变为红、黄、青、黑多彩交错,石纹弯曲如波浪。东北角还有一对锥峰,峰尖峰腰为白雪覆盖,数条冰瀑如涓涓细流从山顶流下。此刻,感觉人在山上,山在天上,空气稀薄,白云扑面,若虚若幻。


这里颇有新西兰库克峰周边几组不同地貌山峦并存的味道,但比比皆是海拔5000多米的雪峰,又非3754米高的库克峰能比。在这多样化、多中心的景物面前,无法将视线聚焦于某一处,必须多视角、拉网式观看。


望着那雪域高原的山峰,切实感受到山岳冰川运动。


那是石与水在固态下交融的奇迹。水象石头一样坚硬,石头象水一样流泻。冰水融化,流进石缝,再冻结膨胀,将岩石崩裂;岩石滚下河谷,又改变水的流向。水依托岩石固化为冰川,岩石被冰川切割、塑形、搬运。石崖的褶皱、岩壁的裂缝、河谷的石堆,无一不是冰川的影子;雪山的锥峰、刀脊、齿岭、深峡,处处印着冰川的痕迹。


冰川,以肉眼看不见的缓慢速度悄悄改造着高原地貌。


从河谷中对着雪山美景看了很久,不过瘾,想爬上去看看,但找不到路。正在四处张望,一位自称“杨二姐”的嘉绒藏族妇女自告奋勇带路,要价一百元。我侃到50元,她爽快答应。问她藏名,叫才郎卓玛。


先送我一个绿皮小金县苹果,咬了一口尝尝,竟与家乡山东烟台的黄金帅苹果一个味。


接着带我翻越景区护栏,穿过杉树林,从独木桥上跨过奔腾咆哮的河流,便向正北的高原山坡爬去。我看到那冰雪融化的河水呈宝石蓝顔色,问她原因,她说是水中矿物质太多所致,四姑娘山周边,唯有这条河没有鱼。


这时再看山坡草原,很奇怪,在下面远看是平缓的,近前看却十分陡峭,很象断崖,原来草原在视觉上对陡坡有衰减作用。


由于海拔已近4000多米,加之山坡陡峭,须手攀脚登。每攀爬数十步,便气喘吁吁。在草地上一躺,氧气又补充上来,站起来再爬。断断续续爬了约三百多米,登上一个陡坡,到了一处石崖跟前,已精疲力尽。


这时向西看山峰凹陷处,又发现大片雪白的粒雪盆。近看脚下的雪域草原,尽是低矮却又强壮的奇花异草。才郎卓玛告知,这里的花草几乎都是珍贵中药。她指认了有5个小花瓣的格桑花,教我辨认并挖了一颗人参果。我问哪里有雪莲花、藏红花和冬虫夏草,她指着最高处一片陡峭山崖说,只有那些雪线下的崖缝中有。


嘉绒藏族妇女才朗卓玛在挖中药


从才郎卓玛处获知,在双桥沟看到的西侧最高峻的山,是四姑娘山的外婆山。


双桥沟的山峦是四姑娘山的娘家山。在四姑娘山周边,有50多座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可见四姑娘山虽属横断山脉东北方向邛崃山的一段,却也是一个庞大的雪山生态系统。


四姑娘山双桥沟风光







关于四姑娘山名字的来历,当地藏民传说,有四位美丽善良的姑娘,为了保护大熊猫,与凶残妖魔斗争,最后变成了四座秀美山峰,即四姑娘山。


我怀疑他们先是看到这四座山峰太美,忍不住以四姑娘相称,然后又杜撰了神话故事。


无法走到它的南坡脚下,观看它5000米的峰谷落差,此为遗憾。


《车拉马儿·中国》征文启事


额滴神啊,新神话小说新的神话


有一种文学奖,叫做老虎认为你该得奖


         图文|雪   云            

            出品|头号地标            

人文指导 | 叶开(中国顶级文学编辑)


地方魔径  另一座城

投稿touhaotougao@sina.com

或加小微shhxixi


   专栏   

叶开||任晓雯||河西||Nabokov||张郎||丘眉||范松璐||任向阳||林敏||孙琳琳||雪云||南桥琴||王孔瑞||王丹阳||戚德志||六丑||青豆| 雯清 | | 周朝晖 | 


   车拉马儿人文地图   |No.1||No.2|| No.3 | | No.4 | | No.5 |  | No.6 |  | No.7 |   | No.8 |    车拉马儿旅行美文大奖   |第一期||第二期||第三期|| 第四期 | |第五期 | | 第六期 |  | 第七期 | | 第八期 |  | 第九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