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人爱煞《水浒传》里“小旋风”柴进的慷慨,总要赞他一赞,在王少堂的扬州评话里就得一雅号“小梁王”,他门招天下客,三五十个好汉养在家中,但有流配的犯人来庄上相投,总会体面地以盘缠相赠。


这有口皆碑的仁义自然使人念叨起那个西汉的梁王(梁王即梁孝王,孝是谥号),汉景帝一母所生的亲弟弟,门客济济,一掷千金,倜傥不羁,摇曳生姿。


韩熙载《夜宴图》


喜欢梁孝王大概是因为他有一个豪奢的园林“东苑”,又称“兔苑”,想象中可以没日没夜鼓瑟吹笙烛影摇红地开party,办文化沙龙。


大汉王朝里有这样一个小小的封国真是一段佳话,进进出出的超级vip会员皆是一时名流,其中就有司马相如、邹阳等丰姿倜傥的神仙般人物。


多年后,李商隐在秋雨淅沥的季节里致书令狐公子时,不忘优雅地抛书袋,以金粉金沙的典故来含蓄地点明自己落魄潦倒的窘境:休问梁园旧宾客,茂陵秋雨病相如。


以司马相如自比,而昔日令狐父子待自己恩重如山的时日就好比梁园里韶华胜极的美丽时光,尽管灯下的李商隐在荒郊野外秋风秋雨里捂着肚子的样子并不那么潇洒——但诗句动人,不免让人对梁孝王当年在东苑和神仙一流人物大把大把挥霍豪奢时光的瞬间充满向往,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梁孝王就是那众星拱月的文艺教父。


孝王一母所生亲哥哥是汉景帝,这层背景使得他有足够的理由在诸多分封的诸侯国里多些许骄矜跋扈,而窦太后又格外喜欢这个小儿子,有了这层保护伞愈发张扬。


窦太后给梁孝王的赏赐数不胜数不可胜道,而梁孝王真是孝顺,一听说老妈生病,往往是食不下咽,睡不好觉,这做妈的看在眼里就更疼小儿子。


那次一家人开开心心吃饭,汉景帝做哥哥的多喝了几杯,因为都是家里人,话不免随便了些,说千秋万岁后我这位子要传给你。梁孝王一阵窃喜,知道虽只是随口说的话,未必一定当真,但金口玉言的话也不能不当真。


倒是一个叫袁盎的家伙,事后跟着唱反调,告诫汉景帝不能坏了自高祖以来父传子的老规矩,气得梁孝王咬牙切齿。梁孝王不是权谋机变的主,想啊想,感性思维占了上风,他居然盘算着怎么把袁盎给杀掉,以解心头只恨。


孝王之所以走这么一招棋,除了不切实际的感性思维作祟,大概也因为他平时被宠坏了。


你看他如何得宠,去觐见皇帝哥哥,可以不顾规矩年年去朝拜,到了那里可以和汉景帝入则同辇,出则同车,一拨侍从也可以像皇帝的侍从一样,晃一晃耀眼的出入证出入于皇家猎场。


梁孝王的家未必输给皇家,《史记》载梁孝王筑东苑,方圆三百余里,宫殿鳞次栉比美轮美奂,屋宇间还有空中通道衔接。把天子赐的旌旗招展得迎风猎猎,要么不出门,出门就是千乘万骑,铺排华丽有如一篇汉代大赋。


可爱的是这书卷气的梁孝王还有一股草莽气,延揽四方豪杰,府库里的金银花起来如水流,场面豪奢,人情慷慨,仿佛梁孝王随时可以为一个有才的主一掷千金。几十万兵刃锃亮地排列在校场,虎虎生威。


难怪七国之乱时,叛军打到梁孝王的封地便裹足不前,真正是富可敌国的资本,但也成了汉景帝的一丝隐忧。


孝王派人刺杀袁盎的理由简单而可笑,不是这姓袁的蹚这趟浑水,说不定传帝位的事早就板上钉钉了。


刺客先来的一位,到关中四处打听袁盎,但有口皆碑的事实让刺客动摇了。他对袁盎说,你是一个好人,我不忍杀你,但梁孝王后备的刺客群有十来拨,喜好文学的他组织的这次刺杀就像一篇汪洋恣肆的散文一样浪漫而磅礴,你袁盎无处可逃。


这是《袁盎晁错列传》里刺杀的一个版本,而在《梁孝王世家》里借一个爱发议论的老郎吏的的口中追溯了另一个版本的刺杀往事。


忽一日袁盎闲闲散步,他以一个合法百姓的身份,走在海晏河清天下太平的大汉王朝的郊外街道上,冷不防一把冰冷的匕首抵住了他,袁盎不相信光天化日之下竟有没脑子的刺客把大汉赫赫有名的袁盎将军半路截杀,不是搞错了,就是发疯了,所以他回头很好心地提醒来人:我就是人们常常提及的袁盎,你该不会搞错了吧。那刺客刚才还有点犹疑,见他这样自报家门,以肯定地语气告诉他,没错,杀的就是你。


但有一个遗留问题非常有意思,刺杀后,那把剑居然没有带走,而是纪念性地留在了袁盎的尸骸上,日头下明晃晃夺人眼目。不知道是因为情况紧急来不及拔剑,还是因为刺客沉浸在刚才那段精彩的对白里不能自拔,总之,京城里办案的稍稍顺藤摸瓜,找到打铁的铺子,几乎没怎么费神就把案子破了。


那磨剑的工匠对此记忆犹新,不久前就有梁国郎官某某人来打造过,你看,这刺杀也太没有水准了。


之后,是梁孝王咣当咣当带着砍头的砧板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负荆请罪,顾全大局会办事的办案人员把替罪羊公孙诡之流的尸骸摆出来做个交待匆匆了事,但汉景帝再也不会宠爱这个不靠谱的弟弟了,至于传位一事,估计梁孝王自己都不好意思提。


来,梁孝王不知受何人点拨,彻底耽溺声色犬马,以肥马轻裘纵情享乐的表象来打消汉景帝的顾虑,但那天打猎居然碰到有人献来一只畸形的牛——一头怪兽,怪兽预示不详之兆,没有人喜欢(除非奥特曼),梁孝王郁郁寡欢,没多久就撒手人寰,死了。


有人以为这篇可以对照《左传》中《郑伯克段于鄢》来看,梁孝王郁郁而死是死于汉景帝的欲擒故纵,他看出你的野心蠢蠢欲动,故意设局把你的骄纵撩拨得如火如荼不可收拾,最后名正言顺逼你就范,还落得一个贤主明君的美名。


宫廷权力争斗由来就是刀光剑影波谲云诡,这样的解释未必不能成立,只是可惜了蒙在鼓里的梁孝王,从他大张旗鼓学浊世佳公子广招门客就可以看出他干不了那篡权夺位的大事,他只是一个夹杂了草莽气和书卷气,胸中城府微乎其微的文艺教父而已。


“梁园虽好,终非久留之地”, 多少倜傥风流终成往事,渔樵闲话留于后人说。



作者简介:张锐,江苏盐城人,毕业于扬州大学中文系,江苏青年作家读书班学员,高中语文教师,《语文报》开有文化随笔专栏。文章见诸《万象》《现代快报》《太原晚报》《盐城晚报》《挖历史》《语文报》《语文教学通讯》《新语文学习》等。在2015年《现代快报》举办的“悦读改变人生”读书征文大赛,获一等奖。


《车拉马儿·中国》征文启事

额滴神啊,新神话小说新的神话


有一种文学奖,叫做老虎认为你该得奖


        作者|张   锐           

            出品|头号地标            

人文指导 | 叶开(中国顶级文学编辑)


地方魔径  另一座城

投稿touhaotougao@sina.com

或加小微shhxixi


   专栏   

叶开||任晓雯||河西||Nabokov||张郎||丘眉||范松璐||任向阳||林敏||孙琳琳||雪云||南桥琴||王孔瑞||王丹阳||戚德志||六丑||青豆| 雯清 | | 周朝晖 | 


   车拉马儿人文地图   |No.1||No.2|| No.3 | | No.4 | | No.5 |  | No.6 |  | No.7 |   | No.8 |    车拉马儿旅行美文大奖   |第一期||第二期||第三期|| 第四期 | |第五期 | | 第六期 |  | 第七期 | | 第八期 |  | 第九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