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来源于生活吗?

艺术来源于艺术天才!


个夏天,若从热度来体验,就如同昼夜不熄的火炉,天神在锻烧金盾金甲。若从时间常量来考量,飞逝的金箭如隐身之侠,同样旦暮不歇地奔袭逃遁,匿迹于子夜晨昏交汇的裂隙处,如银河翻涌,失影于永昼!闷热是那样恒久,时间却亳不延宕。


夏酷暑,我大门不出小门不迈,工作之余一头扎进世界绘画史,中国绘画史里,为看清一幅因印刷加上年代久远,不得不用放大镜透视那些影影绰绰的画作时,全然忘记这个世界还有之外的事情。


等我暮然回首再来关注海上明月先生的新作时,我呆掉了。流火在考验万物,也在给艺术淬火。就如我讲毕飞宇应当得诺奖,他大师前段真得了枚法兰西文学艺术骑士勋章,他不会骄傲,有天还是会得诺奖。


南桥琴今天在此郑重宣布:海上明月先生,已经是中国当代绘画大师啦!尽管这只是民间的个人的单方面的,因为以海上明月先生的大德低敛,他自己绝不会肯于承认。


尽管我现在是如此人微言轻,诶?预言的力量正在于此。还好我这个话语权没有人能抢先注册。


1980年,美国内华达州商人丹尼斯·霍普就向联合国、美国和前苏联政府递交法律文件,宣称自己拥有月球的所有权,他为此还创办了“月球大使馆”,以每英亩19.99美元的价格“廉价”向人们出售月球土地。迄今为止已有超过300万人找霍普购买了月球土地和火星等其他星体的土地,购买者都得到了一份印制精美的月球房地产证书或外太空星体房产证书。


无独有偶,美国伊利诺斯州皮奥里亚市的绘画艺术家和摄影师弗兰克·斯皮诺,2008年7月,向联合国递交了一份正式法律声明,宣称他将成为宇宙中已知的“最大钻石”——白矮星BPM 37093的第一个合法主人(我已把李清照迁居到这个钻石星球上啦,幸好是一缕香魂,如若不然,还要刷卡付款的)。为了调查此前是否有人先他申请这颗宇宙“最大钻石”的所有权,弗兰克几乎花掉了一年时间,直到2009才确认自己是第一个申请这颗宇宙中已知“最大钻石”所有权的人。


弗兰克称他声明拥有宇宙中“最大钻石”的主要原因,是想引起人们对科学领域中各种惊人发现的重视,尤其是对天文学和太空探险领域的重视。


弗兰克说:“我不想对它做任何事,但我渴望找出一个方法,能用它来帮助人们。一个这样大尺寸的钻石,显然可以帮助一个国家还掉它的所有国债。”


嘻嘻!哈哈!在土地财政枯竭的当下,发掘艺术财政增长点,抗衡政府债务难不成?列入脱贫攻坚专项战略难不成?此处有鬼脸。感觉这个弗兰克真是有情怀!深以为可以引为同道。


友圈里有两位高冷大神,一位是大诗人于坚先生,一位就是这海上明月先生,他们俩完全金口玉言,您别想与之进行任何对话。于坚老师跟我说过两次话,台词是:可以!海上明月先生跟我说过的话超过两次,台词都是:谢谢!


对于自己的作品,海上明月先生从未进行过任何估值。但当我把这些作品放入到古今中外绘画的艺术殿堂审视时,所有的参照都是不对应的,他越过了所有界限,油画、国画,水墨、水彩信手涂抹,恃才任性。


自6月份开始画油画至今,画风天翻地覆,风格迥异的作品,笔法上随心所欲,用彩上无拘无束,其大胆创新的步子,只在极致审美的追光灯中忘我沉醉。正如丘眉所说:海上明月的妖道在于选题与表达方式,完全不在套路,你抓不住。不知是否也崇尚徐渭?“贱相色,贵本色”。


自2016年10月开始绘画创作以来,大师抛却了古今中外的成规,或者因着从半途杀出,没有任何理论框囿。以梦为马的漫游,仅凭脑中闪现的念头,一瞬间的情绪,犹如捕风,也如捕禅!捕获超越尘世的淡泊悠远,一意孤行!渐行渐远!


面对这些源源不断的新界面,当这些画卷的洪流形成旋涡,引发龙卷风,人也就被带入外太空的新疆域。


一种本能的对抗,我重读赫尔曼.梅尔维尔的长篇小说《白鲸》,拿白鲸来吓自己,并截来下面的句子:


你啊!

清澄之火的清澄之神!

我承认你无言语的力量

你用你的火创造我!

而我,像一个真正的火的女儿

将把它吹回给你!


我如何把这些出尘卓绝的画卷吹回去?以这些蹩脚的诗句?


天眼1、2



是谁?我?你?

凝固反射透视的眼

坠入深海痛彻的蓝宝石

来自天外陵寝的幽灵之光


在地震带訇然中开的裂隙里游走

手捧汉白玉磐石

复活创世的宫阙


盗光!盗火!盗取神的旨意

遴选消极的辉煌

就如收回海底之上天授的蓝缎


这样的新界!应为谁独有?

我!你!

倘若你我是值得的

能够把天空三百六十度角的蓝玻璃

用眼睛吹回去!


繁星语系1、2、3




你们繁星族群!月亮神!

宇宙的福音书,人类颂歌的词缀

群体的失声被海水逼供

烈烤之后的冰炭,埋藏着永久的甜

伪装出糖果的范式


倘若沿着一根灰梗紫花的葛藤

白琵鹭飞过的空中羽毛隧道

海燕悬于高渊之上的清亮歌音,稍近一些

哪怕隔着赤道的火海,从南极

到北极,不惧隔着地心的磁力


奔赴一次亲近,屏息听得见纤细呼吸

嗅到一丝淡如冽泉的凉意

凝视宝鞘暗藏的剑光锐气

一窥金茧穹庐里迷蝶的前世

没有去魅的良方,永恒的荣耀

悬浮,漫动作旋转,如同尘世之钻石

久远,夺目,摄魂


当一位业余的画家

用柔软浓烈的画笔招魂

超越天域的边界,捕捉到逃逸之灵韵

呈堂证供,供词过滤了反抗

蓄谋消极,恣意辉煌

连同余爱的灰烬


兰舟泊烟渚


水底是沉星浸月的河床

仰面是古典落霞的纱帷

进入一枚果壳里的宇宙

宫殿云浮冰阶,深水空濛


草原的绿波延展柔情细语

轻音被织成飞毯,马群狂奔的风哨

嘶鸣——   金色的鹿群跳跃着光斑

都被这金茧宝甲魔幻于一场新梦


对此前羞涩祈祷的应许

来自先秦两汉铜鼎铭文的缄默

乐府谣曲信天而远的箫音

促请一双手捧着浆楫

必然是青箬笠,绿蓑衣

笑盈盈地问:去哪里?


水龙卷

浪花蕾丝缱绻于盛怒的隐忍

跌落进椰子汁震荡的甜声流韵

淹没了祈愿的低语

褐色轻舟停泊,宛如神祇救赎的莅临


云中那只铅灰的漏斗

收束她魔法的挑衅

对一只兰舟的归宁,融合着

水天相拥的倒置,水也渴望的飞


龙卷风熄灭了水火

犹似天神结了个怜恤的手印

空气宁释出水的羽翼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庭院深深


红色鸟群交响会饮于重门之后

暗火的风向,推开时间,推开心扉

当你张开双臂,如同佛眼缓睁

对视的信者唯有合上眼帘双手合十


徐徐启动的,是天际线上那缕梵音

尽管不能把红枫的烈焰熄灭

也不能把一条内在的河流劈断

倘若立于树巅,如非洲森林里

两只红羽天堂俊鸟,舞蹈欢歌


然后飞入白棉花的云间里

静静瞩目于虚无的尘世

人只是呼唤且忍耐的树

绿叶被心血染红,装点门庭


太阳语系1、2、3




带着飞翔的火烈鸟

进入理想国的新视域

火龙火凤共舞呈祥的吉瑞

子民在襁褓里被温柔以待


凡领空领海领土所属

金沙金粉雕门画栋

有情人双栖双飞双宿醉

通衢铺满玄晕感的红金软毯

谷仓堆满无忧无虑的籽粒

颗颗丰盈饱满,忍着笑

不言不语


牛羊从满山坡上迟归

烟囱里飞出天鹅的流羽,没有尘灰

海在天空幽蓝,天在海底深邃

太阳的金澄汁到处游戈着

呼叫尧舜禹江湖会饮


这个地方在哪里

卿云烂兮,糺缦缦兮

日月光华,旦复旦兮


以画充饥1、2



背道而驰的徒劳

人类从来不曾停止

餐风饮露的行为艺术上演

在风的丝弦花的耳鼓

雪的蕊粉月的淡水里


画一枚煎蛋吃夜宵

吃的是唯我独尊的陶醉

存档艺术史的大家

鲜有平民,艺术是精英们的家事


许多年,我都小心翼翼

生怕掉入一个空幻的陷井里

直到我能以煎一枚蛋的娴熟

翻手之间深察这世间的云泥


无主题变奏1、2、3




奏一曲蓝色多瑙河圆舞曲

唱一支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弹一首云水禅心的歌谣

无主题变奏的主题

随风摇曳在夜宴里


当夜的邀约在花眠后惊醒

跌跌撞撞的念头绽放出鬼魅的烟火

把不能变现的白日梦退回白天

竟需要流尽毕生心血


就如同孔雀把尾羽拔掉

知更鸟锁紧喉咙

把一只八足昆虫

用泪水提纯的晶体

包被成一只透明微温的琥珀


天雨鱼1、2



天空飘落大群大群的游鱼

畅游在时间的长风里

转头即是眼睛的深海

人世没顶的江湖

而鱼群在空中飞


把生命的灵性抛进旷野的寒凉

痴迷的求索竟如此消极,不可把控

人生的长梦被鱼类穿越

可是要留下自由自在的启迪


当一个人把自己委身于一条鱼

仔细谛听鱼群的低语

就如同子夜梦醒惊心窗外秋虫的私呢

子虽非鱼,安不知鱼乐与人同声相契


一场梦1、2、3




憩于山野,只为沿着一条碧溪

寻找一个陈年旧梦

如捡拾一颗坠入戈壁的流星

沉入湖心的千年莲子

返回童年的一次奇遇


成人的梦早已踡曲进一本杂志

折叠进广告词的幻觉里

倘若沉入清泉的是一块翡翠吊坠

回归原石的路经在哪里

如果萌芽的是一枚莲子化石

那是人间恒爱的古典旗语


就如同遗失的青葱日子

在时间的另一个切面上

发出的光被多重幽渺掩映

最终被镀上罪己的水银

如同古老的诏书不可更正


梦之蓝1、2



就这样深度锲入,如海岬之于珊瑚

淡水之于微生物,生命之于暗夜破土而出

如同被收拢的闪电,扶裏进圆弧

把一株一株的幼树植入梦寐的金土

就如从海平面放出憋闷的气泡

把一腔浩然之气小口小口地吐出


梦乡回旋弯道的迷路

九曲回廊刺痛冷寂的前额骨

曲水流觞,愁肠远漠

这只是漂浮的表象,没有骨朵

花将从哪个空巢绽放开出


远古的馈赠1、2



隔着古远屏风的遥望

视线瞥见的瞬间,一袭明亮之香

先呈现一重薄雾,迅疾把眼睛濡湿

肺腑舒扩,泪雨滂沱不止

自足,圆满镌刻于权杖

灵性被悉心呵护于掌心的浮光掠影里


蓝色文明萌芽于史前的蛮荒

掐丝珐琅景泰蓝在普鲁斯岛的海风里

如金合欢迎风绽舒,叫合赞的蒙古人

在多语种的璀璨里熔解水晶

凝缩升华工匠的手艺,轻松解开滑石的秘密


当一个星球被烧制成丰满的宝尊

金叶茫然飘飞,沉入宝石蓝的液体

宛如先祖留在基因链条上的美丽胎记

这是梦中的金句被醒来后清晰速记

渺远源头的照壁上写着一个字:愛


视这些画,一遍一遍的,总觉得有种难以掩饰的神性。但又无法用准确的语言表达。前天读到河南师范大学诗人王东东的《当菩萨低头》,可能,正是我凝神这些画卷时的复杂感觉。


当菩萨低头

王东东

当菩萨低头,对我开口说话

我如何对答而不显得痴傻?

仿若天穹砉然裂开一个阙口

伸出霹雳的爪子,将我紧抓


盲目于观看,否则世人

又该如何承受沉默的菩萨?

用眼光敬拜吧,犹如后世

情种大胆地盯着画中人


她看似娇小,却隐藏着宏大

每次被看都仿佛再一次出生

她的脸也由小变大,由短变长

在那永恒的三小时中完成汉化


你低头时,飘逸的秀骨清像

映出魏晋南北朝的菩萨造像

你抬头眼望远方,广额丰颐

又浮现出了丰满圆润的盛唐


当你回到我们的时代,哪怕

你急匆匆的一瞥也宁静安详

我愿饮尽你黑夜的泪水,如甘露

并珍藏你偶尔转身的悲伤


《车拉马儿·中国》征文启事


额滴神啊,新神话小说新的神话


有一种文学奖,叫做老虎认为你该得奖


         作者|南桥琴            

            出品|头号地标            

人文指导 | 叶开(中国顶级文学编辑)


新美学孤独星球

投稿touhaotougao@sina.com

或加小微shhxixi


   专栏   

叶开||任晓雯||河西||Nabokov||张郎||丘眉||范松璐||任向阳||林敏||孙琳琳||雪云||南桥琴||王孔瑞||王丹阳||戚德志||六丑||青豆| 雯清 | | 周朝晖 | 


   车拉马儿人文地图   |No.1||No.2|| No.3 | | No.4 | | No.5 |  | No.6 |  | No.7 |   | No.8 | | No.9 |    车拉马儿旅行美文大奖   |第一期||第二期||第三期|| 第四期 | |第五期 | | 第六期 |  | 第七期 | | 第八期 |  | 第九期 |  | 第十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