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了北京,似乎不去后海就领会不了真正的北京风情。


去后海前,我真搞不清后海与什刹海的关系,查了资料说后海是什刹海的一个组成部分,好象大多数人都习惯地用后海代指什刹海。


去后的第一感觉里,后海是由横写的阿拉伯“8”字两个圈构成。


两个圈,一个妖艳,一个纯净。


妖艳的那个湖,活色生香,风情万种,和浆声灯影里的秦淮河有着几分神似。沿湖的酒吧,私密、性感、奢华、轻艳,有很多的人,有乐队奏着很响的音乐,有歌手闭着眼旁若无人唱着歌谣。


酒吧的招牌个性十足、五光十色、千姿百态、争奇斗艳,把后海装点得年轻美貌,风流倜傥。临湖一溜摆放的排排红沙发,软软大大的靠垫,似乎渗着丝丝暧昧的眼神,眼前明湖如镜,远处烟树迷离……这些应该就是所谓的小资的味道了吧。


这样的妖艳里,还洇衬着古韵古味。烟袋斜巷,是我在找寻探访后海时一不小心看到的,这条斜街,曾是老北京经营烟袋最集中的街。街道很细长,恰如烟袋杆儿,一个“斜”字,很有点风情,有点慷懒倚楼,有点烟花绚烂。想当年,八旗子弟托个鸟笼,迈着八字步子,抽着烟吐着圈,斜睨着各种烟具,也许经营烟具铺的还是妖媚的女子……这个“斜”字就“斜”出了闲荡,“斜”出了历史沧海中的一股京味……


座著名的银锭桥隔着的另一个湖,便是那个纯净的圈,静如处子,浅吟低唱。


沿着这个圈漫步下来,不下两个小时,周边的王府、名人故居、胡同、四合院、青砖灰瓦、朱漆大门,铺陈着无穷的历史韵味。沿湖的白玉石栏杆,端着的是皇家气息,矜持与贵气。沿湖也没有高楼,一棵棵槐树、杨树,有着密密大大的树冠,遮天蔽日的,悠悠地透着神秘,渗着古意。


沿湖这一带,有着更多的普通百姓,趿着鞋敞着怀的,就着一星荧火一排排垂钓的,借着昏晕路灯玩牌的,瓮着嗓门喊狗“宝贝”的,在大树下拉胡琴吊嗓子的,还有小年青闲着无事拉着弹弓不断弹向森森树冠的……


海里的水葫芦弥漫出青涩气,还有隐隐的鱼腥味袭来,更有聊天者响亮的声音,说话的调儿都是从鼻腔中溜出来的,该是所谓的京腔京韵了,隐着骄傲,隐着皇城根儿下的不同凡响和隐隐的炫耀。

两个湖,两张截然不同的面孔,却完美地组合在一起,如父亲般呵护着两个女儿,由着她们或嬉闹、或娴静,既现代又古老,既时尚又市井。


两个湖,又如两道菜,一锅是浓油赤酱的花色拚盘,让人大快朵颐,大口饕餮,一碟是凉拌木耳,点缀着缕缕青椒丝,小家碧玉,让人口舌生津,风清月白。


后海,兼收并蓄着,既铺陈着触手可及的历史,又滋养着陈年热土上时尚的情调。


妖艳也好,纯净也罢,承载过或依然承载着特定的情感,历史的风雨,时代的更迭和那漫长的回忆,日落日出着,云聚云散着,花开花谢着。


雯清,江苏江阴陆文勤,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一年很短的教师生涯后,供职江阴市教育局至今。已出版散文集《清水浮香》、《心底花开》。建有个人微信公众号《清水浮香》。


作者|雯清    出品|头号地标            

人文指导 | 叶开(中国顶级文学编辑)

投稿touhaotougao@sina.com或加小微shhxixi

新美学孤独星球


额滴神啊,新神话小说新的神话

有一种文学奖,叫做老虎认为你该得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