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这个每年暑假都会重播无数次的神剧,我的童年是在孙悟空护送师父去西天取经的神话故事里变得瑰丽多彩,现在这部神剧也依然在影响着新一代的人,那么神话故事那里那个师父、那个孙悟空还有那匹小白龙化身的白马是否能在历史里找到原型呢,我想在这个神话里慢慢理解传奇,从传奇里读懂一段历史。在《西游记》成为传说之后,人们渐渐淡忘了唐僧的本名——玄奘。


《三藏法师传》由玄奘的弟子惠立和彦棕撰写,真实地讲述了玄奘的一生。《三藏法师传》记载,玄奘年幼的时候,母亲曾做过一个奇怪的梦,梦中的玄奘身穿白衣,骑着一匹漂亮的白马向西而去……


佛前虔诚一跪


元六百年,玄奘就出生在距离洛阳三十公里的陈家村。玄奘俗姓陈,《三藏法师传》记载,陈氏家族曾经显赫一时,玄奘的高祖和曾祖作过北魏的太守,是名副其实封疆大吏,父亲陈慧,对儒家经典颇有研究,在这样的名门世家,幼年的玄奘,接受了良好的的儒学熏陶。然而,童年的快乐转瞬即逝。玄奘五岁的时候,母亲去逝,十岁的时候,辞官隐居的父亲有撒手人寰,显贵一时的陈家遭遇巨大的变故。


父亲去世之后,无依无靠的玄奘跟随兄长来到洛阳的一座佛寺,在佛前虔诚的一跪,从此踏入佛门。少年玄奘在洛阳浓厚的佛学氛围中逐渐长大,仅仅五、六年时间,他的才华就传遍了整个洛阳。他不仅对佛教经典有惊人的记忆力,而且见解独到。


玄奘被称为佛门的“千里之驹”,在隋唐战乱期间,他选择南下开始了七年的游学生涯,足迹踏遍了大半个中国。但是,求学的道路上他疑惑了“佛的本性是什么?凡人最终能否成佛?”佛教典籍中没有确切的答案,对于一个僧人而言,这是一种根源于灵魂深处的迷惘。玄奘明白,他将用一生的时间去解开心中的迷惘,去寻求生命的意义。


偷渡西行


奘的西行绝不像《西游记》开篇描述的那样简单,西行在当时刚刚建国不久,内外不稳的唐王朝是明令禁止的,所以从离开长安到河西走廊再到边城,玄奘基本都是偷渡过关的。


古代中国人去印度,有两条路可以选择,一条海路,一条陆路。海路在当时还不发达,大多数人只能走陆路。从长安出发,一路往西,经过西域和中亚才能抵达印度。


自张骞以来,丝绸之路一直就是东西方之间最重要的联系纽带。在张骞之后八百年,西行的玄奘踏上了丝绸之路,风餐露宿一个月之后,玄奘抵达河西走廊的门户凉州。公元六百二十七年,大唐和突厥的战争一触即发,凉州城空气非常紧张,军队戒备森严,没有官方的命令,任何人不得向西而行,忐忑不安的玄奘走进来凉州城。


古代交通之困难,今天的我们很难想象,行走在艰险的丝绸之路上,随时都有可能付出生命的代价。在玄奘之前最著名的僧人是法显,他是史料记载的第一个到印度的探险者,而绝大多数西行的人不是没有记载,就是死在了半路上,玄奘作为一个违法西行的人,他首先得设法偷渡边境的关卡。


《三藏法师传》记载,万般无奈之下,玄奘来到当地一处寺庙,祈求佛祖赐给他智慧:危难之际,请让弟子找到一个引我渡关的人。


这时在祈祷的玄奘发现一个胡人一直在尾随自己,他是瓜州的一个商人,姓石名盘陀,希望玄奘能为他摩顶授戒。普通的佛教徒经过高僧授戒之后就成为居士。


在丝绸之路上行走的主要是商人和僧侣,他们之间的关系非常紧密,商人为僧侣提供金钱,僧侣则是商人的精神支柱。在凶险的丝绸之路上追求财富,生命朝不保夕,佛陀的保佑至关重要。授戒之后,胡人石盘陀就正式成为玄奘的徒弟,成为玄奘西行之路的第一个向导。


在距瓜州古城不远的一处河谷,分布着密密麻麻的石窟,这就是与敦煌莫高窟齐名的东千佛洞,这些栩栩如生的壁画,绘制于西夏王朝时期,距今大约八百多年。在这里,专家发现了最早的唐僧取经图。明月高照,彩云环绕,观音端坐金刚宝座,旅行者模样的唐僧正在虔诚地膜拜,身后的徒弟手遮额头,形貌酷似一只猴子。


在这幅壁画之后又三百年,神话经典《西游记》才诞生,这幅唐僧取经图使一些学者相信,石盘陀就是《西游记》中孙悟空的原型。或许胡人浓密的毛发启发了文学家的想像力,经过八百年的不断创造,石盘陀最后变成了《西游记》中的孙悟空。


漫漫生死路


二天,瓜州郊外玄奘牵着一匹新买的马等待石盘陀,同行的的还有一位年老的胡人,老人劝玄奘不要西行,瓜州以西需要穿越八百里的荒漠戈壁莫贺延碛,才能到达西域的第一个小国—伊吾。


莫贺延碛在今天的甘肃瓜州和新疆哈密之间,这是古代丝绸之路一条主要的通道,以凶险而闻名,“莫贺延碛长八百余里,上无飞鸟,下无走兽,复无水草,空旷的大漠只有影子相随。”但玄奘坚持西行,老者叹息一声,与他交换了自己随身的一匹小枣红马,据说,老者的枣红马在紧要的关头可以辨识方向。


在《西游记》中,玄奘的坐骑是一匹俊秀飘逸的白马,但在真实的历史当中,这匹貌不惊人的枣红马对于西行的玄奘至关重要,没有它或许整个历史和以后的神话都会不一样。


水源是穿越沙漠必须解决的问题,在莫贺延碛有五座唐王朝设立的烽火台可供取水,但玄奘和石盘陀是偷渡之人,所以取水总要偷偷进行,大唐的法律非常严厉:偷越国境者处死。如果被守卫抓到就是死路一条,所以石盘陀退却了。


在星墓如昼的夜晚,石盘陀打算杀死玄奘隐瞒这次偷渡,篝火旁石盘陀拔出腰间的刀走向打坐休息的玄奘,玄奘却在这时睁开了眼睛,看着已经把刀举到自己眼前的石盘陀,他的第一个徒弟。也许是看到玄奘眼中的虔诚信仰,石盘陀最终放下了手中的刀,转身走回他的商人之旅。太阳即将升起,玄奘孤身一人走向大漠。


进入莫贺延碛之后,玄奘彻底摆脱了官方的追捕,但是险恶的环境却更为可怕。行走了一百多里后,玄奘发现自己迷路了,大漠当中没有任何参照物,一场不期而遇的狂风很容易使人迷失方向。就在这个时候,玄奘又犯下了致命的错误。


《三藏法师传》记载,迷路之后的玄奘非常急躁,慌乱之下打翻了皮囊。西行刚刚开始,救命之水就荡然无存。死一般沉寂的莫贺延碛,又绝无水草,玄奘万念俱灰,他已经不可能走出八百里沙海,绝望中的玄奘走上了回头路。


“我曾经许下誓言,若不抵达印度绝不东归一步,怎么就这样返回呢?”宁可西行而死,绝不东归而生。走出了十多里之后,玄奘停下了东归的脚步,他决定继续西行。


根据史料记载推断,玄奘至少四天五夜滴水未进。白天,狂风卷着黄沙像下雨一样漫天飞舞,令人无法喘息。为了躲避炽热的太阳,玄奘依靠在阴影当中打从维持体力,大漠中的玄奘正在挑战生命的极限。然而奇迹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像《西游记》的白马突然化身为人智斗妖怪救师父一样,精疲力竭的枣红马突然发现了水源,在一片草地的背后,竟然浮现出一个池塘,池水甘甜,清澈如镜。这匹识途的老马最终救了玄奘的生命。


我记得一句健康常识“人不睡觉能活五天,但人不喝水只能活三天”,现在我们仍然无法想像玄奘在四天五夜滴水未进的情况下靠什么样的信仰支撑走出那片死亡之海的。两天后,玄奘到达了第一个西域国家—伊吾。


火焰之行


吾之前玄奘的西行之路,惊险坎坷,一人独行没有路费,孤独苦闷。高昌之后,所谓西行才真正规模起来,有随从弟子护送,金银马匹随行。这是玄奘用生命作代价的一场豪赌,他赢了所以带着物资继续前行。


从伊吾开始,丝绸之路开始分道,北道主要是草原,而中道和南道都要经过大沙漠,刚刚从沙漠中九死一生的玄奘,打算沿北道西行。然而高昌的国书打乱了玄奘的计划,高昌王命令伊吾人必须将大唐僧人送达高昌。


在《西游记》中,为了通过一座燃烧着大火的高山,唐僧和他的徒弟们费尽了周折,其实,火焰山的原型就在高昌,高昌的都城就坐落在火焰山的脚下。在真实的历史中,火焰山并不可怕,火焰山脚下的高昌王,才是让玄奘焦虑的人。


玄奘的到来得到了高昌国的最高礼遇,国王和王室贵族都出门相迎。玄奘本来对高昌之行充满担忧,然而想不到的是统治这个西域大国的高昌王居然是一个汉人,十多年前,年轻的高昌王麴文泰曾经跟随父亲前往中原,长安和洛阳的繁华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即位之后,麴文泰开始在高昌大力推行汉化改革,高昌国弥漫着极为浓厚的汉文化气息,玄奘深厚的汉文化修养,打动了麴文泰,他想劝说玄奘留在高昌讲经说法,指引高昌民众,甚至给出了国家导师的最高待遇。


《三藏法师传》记录了两人充满了火药味的对话。

“我此行不是为供养而来,大唐佛典尚不齐全,舍命西行是为了请取未闻之佛法。”

“葱岭可以移动,弟子的心意也绝不会改变,请法师相信我的诚意。”

“我西行只为求法,不可半途而废请国王谅解。”

“法师务必留下否则只能遣返大唐。”


最后,玄奘无法只能以绝食抗议,四天之后玄奘已奄奄一息,高昌王深受感动同意玄奘继续西行,一个国王一个僧人,两人在佛祖面前结拜为兄弟。原来《西游记》中和玄奘结拜为兄弟的并不是唐王李世民,而是这位西域的高昌王,之后高昌王以举国之力帮助玄奘继续西行。


《三藏法师转》记载,麴文泰为玄奘购置了30套不同的衣服,为抵御风沙和寒冷,还专门制作了特殊的手套和面罩,黄金一百两,银钱3万,凌娟五百匹,麴文泰为玄奘提供了足够20年的路费。


从高昌开始,玄奘拥有了一支规模不小的队伍,30匹马,25个随从,四个徒弟,以及一位叫欢信的高昌官员。不仅如此,麴文泰还为沿途24位国王准备了厚礼,叮嘱他们关照玄奘, 对玄奘而言,麴文泰是一个举足轻重的人,没有这个国王倾尽全力的资助玄奘西行或许就是另外的结局。 文学经典西游记也绝不会是今天这个样子。


所以伟大从来跟时代没有关系,而是因为一个人在世间踽踽独行时坚定的信念。



作者|六丑    出品|头号地标            

人文指导 | 叶开(中国顶级文学编辑)

投稿touhaotougao@sina.com或加小微shhxixi

新美学孤独星球


额滴神啊,新神话小说新的神话

有一种文学奖,叫做老虎认为你该得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