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总觉得,一座山能否给人以美感,先要看有无好的石头和水,再论植被。


看石与水,不必到山顶,在山下即可。


如黄山,不用说玉屏楼、莲花峰的奇松怪石,就看山下汤口镇周边的泉流和巨石便知大概。又如张家界,不用到天子山看石笋峰林,在金鞭溪听石间泉流的声音便见端倪。


净山也是这种感觉,乘车出铜仁市江口县城,离山门还有三十公里,就见一条宽阔的河水浩浩荡荡流下,泛着水花的河面从车窗玻璃不断闪入眼帘,给人一阵阵喜悦。待进入景区,只见山上各个方向涌出的泉流汇聚一起,绕着平滑光亮的大小岩石奔腾而下,瀑流声响彻山谷。


忍不住先在河边找个没人的地方,坐下来,静听那源源不绝如弦如键的水石交响。


海涛声是往上涌,再泻下去,循环往复涤荡,不断唤起生命的原始记忆。这河流声却是一味往下奔泻、冲刷,直到冲尽心中所有的尘念。


山上起了云雾,远看一片朦胧。


但眼前的河水清澈透明,可以清晰看到各种浪形从水石相击中跃起、飞舞、粉碎、消失。河床陡峭处,水流迅急,向两岸岩石冲击,激起排浪后,又翻身向河中心汇聚,扭曲在一起,边跑边相互咬啮。


地势凹陷处,水流纷纷跌落,旋即又源源不断涌出,在跌落、涌出的水流之间,浪花翻腾不息。河底怪石满布时,水流四散,成团成片的水花飞溅。这样在水边待着、看着,不觉已过去了两个多小时。


这条名为黑湾河的水,一头连着锦江,一头融入乌江,最后都入长江。

梵净山黑河湾


路在云雾中向上递次延伸,时而迷离曲折,时而舒展平缓;路的左边是山崖,溶岩表层和树干上长满青苔,和绿色草丛融成一色,像伪装一样。


路右边是树林和竹林掩埋下的深谷,路边腐败的竹叶、树叶、草叶厚积在一起。云雾越来越大,并下起了小雨。前方浓见度只有五十米左右,除了一些台阶和路边树影,什么也看不见。但过了五十米之后,又出现新的山路和树影,似乎永远没有尽头。雨时小时大,石岩上水流如注。不管走到多高,山谷下黑湾河哗哗的流水声始终响彻耳边,与风声、雨声交汇一起。


烟雨朦胧,浅色的树叶都淹没在白雾中,唯有漆黑的树干线条更加分明。老树上的青苔似乎随着空气湿度增强正在活跃生长,有的发展成厚厚的一片,远望如海中的珊瑚虫。

雨雾中的梵净山


从梵净山最近山脚到峰顶共有9.5公里,号称万步云梯


开始一段山路又陡又滑,在雨中打着伞走了2公里,便有些气喘。自知未进入状态,赶紧调整呼吸,摒除杂念,全身心投入当下行程。雨不停地下着,步行登山的游人很少。


行至3公里时,山势变缓,大口呼吸山中新鲜空气,任凭一棵棵小山般高大树影从眼前晃过,身心闭塞处逐渐打开。连续翻越过4座山岭,痛快淋漓地出了几身透汗,询问路边小店店主,才走了一半。我知道凡大山都是如此,不先经过几座峰岭的考验,很难见到其真面目,于是更加耐心地稳步攀登。


中的山更像一片海,绵延起伏的山脊、一峰一岭的上下,恰似长波巨浪。波浪此起彼伏,将那雨雾中朦朦胧胧的物象摇起来,又摇下去。一些山头一会儿从半空冒出来,一会儿又隐身不见。此刻感觉自己就是山林中时隐时显的一个点,沿着峰岭的轨迹,正在完成一段波浪式曲线。


雨停了,林中各种从未听到的奇怪鸟声传了出来,心情更加愉悦,脚下顿觉轻松,连续翻越了7道山岭后,终于到达海拔2280米、号称梵净山魂的蘑菇石旁边。这时乘索道上山的游客都下了轿箱围了上来,一片喧闹。


我一路对梵净山的山势感到好奇:它的主峰老金顶海拔2494米,比五岳最高峰、海拔2154米的华山还高出340米,其峰峦谷壑会是什么样呢?从山下一直攀登到这海拔2000多米的地方,没有看到险境,只有漫长的郁郁葱葱的山岭。


像海南五指山一样,山石都藏在地下,偶有显露者也是布满苔藓,失去本来颜色。正想对它下一个评语,却见周边山势大变。高大树木全都绝迹,山下常见花草也无影无踪,郁郁葱葱的山峦变成了寸草不生的巨型蘑菇状岩石峰林。

梵净山蘑菇石


由成千上万张石板叠起的奇峰,石缝中到处渗水,大多是上面粗下面细,看上去东倒西歪,摇摇欲坠。尤其是当中那座7字型的巨峰,峭壁外倾,浑身滴水,周边没有任何遮挡,看似一触即倒。


高耸并裸露在山巅的峰林,经受了千百万年的风吹雨淋而始终不倒,显然得益于石中有水。正如地下溶洞中那些因水源充足而光滑鲜亮的钟乳石,在这高山之巅,石水结合,相依为命,石保护了水,水滋润了石,必是加倍增强了抗风化能力,延长了岩层的寿命。


这些千层饼、万层饼一样叠起的沉积岩石峰,带着远古时代河流冲刷和海底沉积的痕迹,遍布地壳挤压上升崩塌断裂的烙印,又像“万卷经书”,可以读出沧海桑田、生命起源的密码。


这时向山顶服务人员询问,才知从这里去主峰老金顶和红云金顶来回分别还要一个小时左右。因下雨路滑,峰险难攀,他们不建议游客尤其是老弱妇孺登攀。


听到此话,身上的意志力立刻被刺激起来,朝着老金顶便走。先从山后往下坡走了好大一段路,到了山腰又重新向上攀登。山路陡峭险峻,沿途全是滴水的层岩峰林,与方才翻越的山岭地貌完全不同。


度骤降,冷风挟着雨雾急速刮来,一片阴森气象。沿山脊小路转过数峰以后,面前出现一条在巨大石缝中凿出的石阶路,此处堪比华山一线天、黄山千尺幢;不同的是,两侧悬崖绝壁从半空中不断淌水,石缝中渗水像下雨一般,流水大的地方象小瀑布。


路在山崖夹缝中,又陡又窄,无法打伞,只能冒“雨”四肢快速攀爬。待出了夹缝,衣服湿了大半。这时,山路又转到一片陡峭山崖外面,盘旋而上,风挟雨雾更加猛烈袭来。人行其上,颤颤巍巍。头上的山峰在云雾中影影绰绰,似近在咫尺,又似十分遥远。


朦胧中,思绪中闪进山上历代修行者的身影,他们登山,必是怀着超越常人的精诚,身心与大山合为一体,越是险峻之处越是精神飞扬。


这样想着爬着,不知不觉到了峰顶。


只见周边不大的一方天地,又有数峰簇拥,峰壁皆为密集页岩叠起的奇形怪状断崖,但不论垂直面如何断裂,水平面总是平整光滑如书籍。峰顶有无数盛开的野杜鹃花,矮矮的花枝紧贴石崖,白色、粉红色花朵居多,五六朵为一簇,自带一种冰寒之气,越在高处越是旺盛。这时看脚下路面,突然不湿了,原来到了最高处,云雾也上不来了。

老金顶


从主峰老金顶下来,已连续攀登5个小时,行走11公里。本以为登山已基本完成,再顺便把号称新金顶的红云金顶游览一下就结束了。


没想到刚走过去,就见两拨人返了回来,大声喊道别去了,没法走!吓死人。才知又遇到一座险峰。


但是2494米的老金顶已经走过了,这2336米的新金顶怎能舍弃,于是硬着头皮便攀爬上去。此处山势和老金顶周边一样,悬崖陡峭,烟雨蒙蒙,寒风凛冽。山上服务人员告知,这里最高温度只有8度,比山下相差十几度。他们都穿着厚厚的外套,还嫌冷。


登山者不怕寒冷,却怕这高山溶岩的阴湿和滑溜。石壁、石穴、石罅、石层皆成水的源头,或涓涓细流,或丁冬滴漏,或白练悬空,或水泻如柱。目中所视,手脚体肤所触,无一不是难以攀援的湿物,似将云贵高原溶洞中的地下水整个搬到空中,给登山带来很大的麻烦。


尽管是湿气笼罩,水和石却是干干净净的,无丝毫污染。峭壁上到处可见喜欢阴湿环境的藓苔,有些藓苔疯狂滋长,比山下藓苔厚了数倍。藓苔,这一古老生物和海中珊瑚一样,是生态环境保护良好的标志。


在湿滑的陡峭台阶上走了一段,便到了红云金顶绝壁脚下。仰头一看,浓厚的云雾中,一座庞大山峰黑影从天上直压下来,几乎即刻崩塌。

红云金顶


在陡壁上凿出的石蹬又窄又高,必须拉住两侧铁链,步步踩实,小心翼翼向上爬;稍有不慎,便会坠入万丈深渊。此时的感觉,每一步都换一种险峻和高度,同时开出一片新的境界。又恰象攀爬黄山的鲫鱼背,只能铁心向上去,不能瞻前顾后往下看。沿着绝壁缝隙转过几道弯,遇一凿壁而建的悬空观音洞,洞内宽阔,灯光通明。在此不敢久留,继续上行。


刚走数十米,发现上面的山峰被一劈两半,一道比老金顶石峡更窄的缝隙显露出来,这便是有名的“金刀峡”。


铁链在狭缝中无法施工安装,改成又细又长搖摇晃晃的焊接钢筋,两侧悬崖峭壁又变成会“下雨”的石头,到处淌水。在此定一下神,使出最后的力气,义无反顾地继续攀爬。


崖壁上的水滴在脸上、身上,打湿了衣服,全都顾不得。缝隙狭小处,石磴象直梯一样险峻,往下一望象井一样直上直下,必须侧身横着往上攀登。此刻,云雾迎面刮着,水从上面淋着,人被两侧石壁挤搡着、碰撞着,山之逼仄险峻让人透不过气来。


待缓慢登上顶后,长舒一口气,只见一座拱形石桥高架石峡之上,下面是万丈深渊,左为释迦殿,右为弥勒殿。殿后各有一座千层万叠的石峰,一名晒经台,一名说法台。向四周望去,漫天云雾,什么也看不清;唯有山顶石桥、庙宇、树影像海市蜃楼,隐隐约约。看手机计步器,在山中已经徒步行走15公里。      


虽然在烟雨中爬上了山顶,但因云雾弥漫,竟然始终看不清红云金顶和老金顶的全貌。


拿出随身带的中国地形图反复看,觉得那青藏高原着实神奇:它在川西横断,变为一群雪山峡谷;又向南扭曲为喀斯特地貌的云贵高原,造成一片水世界;至此仍然势不可挡,又向东散发出一片山水之花,其中之一便是绵延十万平方公里、跨越川、黔、湘、鄂的武陵山系,主峰是超尘脱俗的梵净山,支脉是美仑美奂的张家界。


仅凭这些高原的散花和续脉,已够世人反复体验和欣赏了。下山翻阅当地旅游图,红云金顶被作为梵净山的标志景观。照片摄于没有云雾笼罩的晴天,色彩纷呈,红云金顶孤峰高耸,远看似圆柱,顶尖稍有歪斜,有点西藏冈仁波齐神山的影子,只是没有雪。


山下黑湾河东侧密林中,见到号称“植物活化石”的珍稀物种珙桐。它的树干笔直,树纹细腻,枝头从四周均匀斜上窜出;叶子平整柔软,形如桑叶,通体鲜緑,象琼浆玉液压出的纸片。

梵净山植物活化石一珙桐


奇特的是那花,形状、脉络和叶子几乎完全一样,只是颜色雪白,质感更为娇嫩。一朵花只有两片大花叶,夹着一个又粗又矮的花蕊,半空中绽放开来,颇像展翅飞翔的鸽子,因而被植物学界称为中国鸽子花。落在地上的花瓣久久不烂,手摸上去,如绸缎一样柔软结实。


它给人的整个感觉是高雅皎洁,容不得半点瑕疵。虽然是1000万年前的孑遗植物,却像朝气蓬勃的新生代,鲜活而充满动感。


文|雪云     出品|头号地标            

人文指导 | 叶开(中国顶级文学编辑)

投稿touhaotougao@sina.com或加小微shhxixi

新美学孤独星球


额滴神啊,新神话小说新的神话

有一种文学奖,叫做老虎认为你该得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