丨题记

诗歌教父,我这样称诗人张杰,张杰说:桥姐,你像生活在蜜糖罐里。我跟丘眉聊到这个,丘眉惊呼:蜜糖罐诗人!姐,你以后就用这个名号,你可以直接问下叶开老师,他一定说这个名号好极了。


诗人张杰


我跟张杰说:姐就是想用有限的甜对抗尘世无限的苦。张杰忽然严肃地说:这说得太好!跟我老师单占生先生聊到这个,他老人家讲:用有限的甜对抗尘世无限的苦,无论是作为诗观念或是诗行为都可让你成为你自己。


当记下这些,好像有个东西在记忆的波面往上窜了下,闪出了身姿!木质,古铜色,外面被箍着,一只小木桶,有个木盖!我咽了下!就是那个蜜糖罐,在我的童年,给予了我土著一般的甜。致幻物般承载了祖屋的魂魄,把我带入糖蜜作为物的自性世界,我原初的生命在一种美妙的对应物里获得了同构,母亲的乳汁获得了终身制,并使这甜美的链条得以接续并发生衍射。


那只蜜糖罐潜伏在我身上,半个世纪,从未离开过,只是我并不知道。但她从未有一日停止给我神谕!


单占生先生跟我讲:我前些日子也产生过类似于你的甜蜜意识的想法,但与写诗无直接关系。我想研究一下中国民俗中的甜蜜文化,还看了季羡林的巜中国糖史》。


诗人、评论家单占生先生


我惊叹,精通南斯拉夫语、梵语、阿拉伯语、英语、德语、法语、俄语、吐火罗语,尤其精于吐火罗文,是世界上仅有的精于此语言的少数派学者之一,梵学、佛学、吐火罗文研究并举的国宝大师,竟然研究中国糖史,这怕已不是小孩子吃糖的事情了。


我也曾写下金句:蜜汁拍岸,甜是最负盛名的满足。也曾窥探到:月亮和星星,伪装出糖果的范式。


我以有限的甜对抗尘世无限的苦吗?也许仅是一个伪命题。


世界的糖,无处不在,大至天体,小至一枚芥子大的浆果。更大的事实是,甜是构成世界本源的一个神奇部分,而我们与那个本源渐行渐远。季羡林大师已归安(合掌遥祝大师:归于天安于己!)。


单老师!学子静等您老人家研究中国民俗里的甜蜜文化!


是丘眉抓到了我古老的蜜糖罐!此公主,非凡人!


是为记。蜜糖罐诗人诞生记吗?


蜜糖罐诗人南桥琴


是你,让我同时拥有了有限和无限

—— 致蜜糖罐诗人

是你,让我同时拥有了有限和无限

在有限的圆点上,在鲁阳小城

我的糖被小火熬制,你吹一口气

魔幻出灵鼠,树鹊和乌鸫

还隐忍着斑鸠颤栗的低鸣

经过你掌心的热溶,一点点膨胀

丝化为古方棉花糖,雪光上悬浮云影

 

在无限的场域,北半球阶梯状的山川

我把眼交给了朝歌,在霞披里俯身

如一张硕大无缘的锦画

背对银针刺绣的痛,只展露

正面光华云蔚的图腾!

 

你以一个蜜糖罐诗人的名义

给文字脱去羚鹿渡过难河的胎衣

着眼于花期的蜂窝,粤地的甘蔗林

南新疆朗阔舒放的甜菜地

尘世的暗夜含一口黑色浓郁的苦汁

我的糖有限,仍可用于对冲

 

我点着一个佛灯之火的英命

古旧的清灯限于微弱的神明

最苦的时刻,以十指合掌触颂

经文之外,是我蜜糖罐里珍藏的老糖

一个蜜糖罐诗人有限的无限!

 

2017.11.24.10:00

 

那个记忆中的蜜糖罐开始复活

 

我走向那只魔幻的蜜糖罐

那时是三岁或稍大一点

站在木凳上才够得着它

笨拙地掀开盖子,用青竹筷

挑出一点舔了吃,一次只吃一丁点

就满足地走开。那是巨大如村庄的甜

那个蜜浓缩了全世界

 

而今,是时候把那足量的甜还回去

那土著之蜜,原初之爱!

大自然恩典的馈赠,也是爱的教义

亲爱的,不要嫌我倾倒给你的爱语过量

我连同坝堰上隐逸的覆盆梅

河畔耀眼的野樱桃

西窗外夺目的铃枣

窝棚里奇葩的冬柿子

灰色藤条上成串的葛花

褐色藤梗上大嘟噜的山葡萄

 

洋绒手巾里的各种糖块

就如风格各异的诗句

统统都还回去,给我青丝变成白发,以乳汁喂我的母亲!

我青山绿水退居的地球,我的保姆!

 

2017.11.25.6:00

 

致幻物的蜜糖罐

 

那时似乎是这样

天空那么远,过于宏大

就如一个永远沉默的天才

我所有的天问,都听不到应答

而我是那么小,轻如飞鸟的影子

是那口蜜糖收容了我,在甜的漫漶里

我好像后退到一片平阔

而天空开始倾身贴近!

连同我玩丢的银币,也抽出它

细亮的镯子,重现于腕际

 

甜蜜以她的光电加速器

把我推进一个可把控的境遇

开启了奇幻的漂流之旅

愰若一只幼虫潜入她的果实

吮吸着蜜汁,在果肉的襁褓里扭动身子

那只小木罐子,承载了祖屋的魂魄

把我的肉体携入超越的极限

成就母乳的终身制

 

我复活的蜜糖罐,我的魔法盒!

你想要什么,我都用世界语

翻译给你!带了豫西口语的率略

在清亮母音的旋律里应和童声的词缀

我曾经在那绝尘的甜里

至今,也许从未离开

请跟我来!一起玩转这甜蜜的魔法世界

 

2017.11.25.10:00


无限的苦——村里的房客搬走了


北京因为大兴火灾要回江西的一家人

他们只有15分钟时间搬走屋内东西

孩子的娃娃都没来得及拿

图中的是垃圾堆捡的

(图萧辉)

            

作者|南桥琴    出品|头号地标            

人文指导 | 叶开(中国顶级文学编辑)

投稿touhaotougao@sina.com或加小微shhxixi


额滴神啊,新神话小说新的神话

有一种文学奖,叫做老虎认为你该得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