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场被冠名了“穿越历史•柬越寻踪”的旅行,似乎很有文化的底蕴,于我,因为杜拉斯的《情人》,因为梁朝伟《花样年华》电影中诉说着心中秘密的吴哥窟树洞,更重要的是一直有和姐一起出行的愿望,这越南、柬埔寨7天6晚的行程成为了我最美好的期待。


杜拉斯的西贡


行单上写着这样的行程特色:“全球著名歌剧《西贡小姐》,追寻杜拉斯笔下的情人,深度探访电影《情人》的拍摄地——西贡”。真正走进西贡,所谓的这些特色便都是忽悠人的很好借口。


夜八九点到胡志明市,满眼的便是呼啸来呼啸去的摩托车流,那种落后我们二三十年的情状,会让人放低标准去审视这个遍布着法式建筑的城市,满足那不算多的璨璨灯火。


旧称“西贡”让我念念不忘让我觉得很小资,想来应该是一座很怀旧的城市。


旅途上,特意带了一本杜拉斯的《情人》,似乎有点儿矫情,想按照自己对杜拉斯文字的理解去勾勒她和她的西贡,而这一切与真实的西贡无关。


在被警告安全第一前提下,一行团友结伴在小巷穿行时,倒是被那些排排坐街边小吃摊上的帅哥美女吸引了,烧烤、啤酒、海鲜、小吃……肆溢着拥挤中的喧闹与自由自在,在我看来,似乎在这样乱哄哄热腾腾的气氛里,才贴合歌剧《西贡小姐》的情节,才会产生美国士兵和痴情的越南舞女之间的爱恨纠葛。



在湄公河上,蓝蓝的天白白的云,风滑滑爽爽,水清清彻彻,全然没有电影《情人》在湄公河畔用光与影制造的支离破碎、混混浊浊的画面。问地陪导游电影《情人》的拍摄地,导游居然一脸惘然。


电影里的西贡,嘈杂,潮湿,闷热,带有某种午后的穿过窗栏的昏黄光线,在逼仄的时间与空间里,淤积着火烧火燎的肉欲情欲,这就是杜拉斯的西贡。


西贡于我,倒不如是第一晚那一碗汤汤水水的米线,清淡鲜美地熨贴了辘辘饥肠,让我至今依然回味!


与热带水果擦肩而过


一晚在胡志明市闲逛,看到了形形式式的热带水果,煞是兴奋,以为此趟行程至少水果是可以饕餮一番了。想着还有六天富裕满满的行程,有着足够的时间买各式的水果和吃物,因为榴槤不得带入旅行车和酒店,几个爱榴槤的团友还相约了第二天凑一起好好饱餐一下。


这一晚,在水果摊主的讨价还价,在计算器上摁来摁去的数字,词不达意生生硬硬的英语,都引得摊上的小伙小姑娘们露着牙齿开怀大笑,让我感受了当地人的友好热情,人与人的温情以待。这时候,越南的反华游行似乎对我们没有什么影响。


而恰恰四天后,从柬埔寨回到河内,排华事件愈演愈烈,微信上,QQ群,朋友圈都是家人的担忧,归来的期盼,平安的祝福!


赴下龙湾游览被世界教科文组织称为世界文化遗产的“海上桂林”时,我们都小心翼翼着,唯恐无端地产生磨擦。


游轮上,船老大总是沉着一张脸,在海上的鱼排档,看着活蹦乱跳的海鲜,大家合议买点加工,刚指了鱼问什么价钱,那老板捞起一条操起木棍立马砸死,秤一下,二千人民币!!没有还价的余地,环顾一下,几个大汉黑着脸拄着棍立四周,一团人马只好噤声。


这样的时刻,团结的力量太渺小也无法展现,被扔下了茫茫大海,那可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权当化钱买平安吧!


到了晚上,更是不敢上街,都窝在酒店,指望着平安回家。平安这两个字,此刻就代表着家,代表着踏实,代表着温暖,代表着我们似箭的归心!


至于那些美妙的水果,就擦肩而过成美好的想念吧!



被吴哥震撼


进柬埔寨,走进吴哥古迹,不被震憾那就失去此行的意义。


平地拔起的吴哥古迹,全部用巨大的沙岩石块重叠砌成,不用一钉一木,不用黄沙水泥,没有任何粘合物,庞大石头建筑群的全部结构均由巨型石块叠垒,那种精美的石刻浮雕、宏伟的奇迹、磅礴的气势让人窒息让人惊叹!


吴哥窟又称小吴哥,是献给“梵天”的神殿,是吴哥古迹中最大而且保存得最好的建筑,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寺庙。12世纪时,吴哥王朝国王苏耶跋摩二世举全国之力,并花了大约35年建造的。


游小吴哥时,正是下午。晴空万里,白云棉花糖般地浮着,远远地衬着那著名的显现在国旗上、钱币上的五座塔尖,如镜面一般的护城河又把蓝天、白云、寺庙的倒影映入河中,沉静威严,如临仙界,让人顿生敬畏。


两个僧侣远远走来,在蓝天白云下,在静寂的寺院中,仿佛衔接起了千年前晨起僧侣的脚步声。


中心塔塔基算起高65米,垂直角度75度,爬中心塔时,天空开始乌云密布,手脚并用爬着甚至呈80度的近乎垂直的坡度,让人不得不仰视着一切,仰视着神的威严。一层套一层,重重叠叠的门,有着穿越迂回的错觉。在洞口,望着外面的飞沙走石,电闪雷鸣,都有了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的小心翼翼。


只是很可惜的是,因为导游不能上塔,我怎么也找不到《花样年华》片尾梁朝伟诉说心中秘密的树洞。


才下中心塔,便暴雨倾注,坐在布满精美浮雕的回廊里,看雨雾中的塔寺,想象着久远的金戈铁马,仿佛千年的历史脉搏还在身旁颤动,那些仙女、天神、修罗、各种精美的花纹以及斑驳的石块都在传递着千年的尊严、骄傲和叹息,那一刻真有种能和远古的神灵交流的错觉。


当文明渐渐衰落,既而化为寂寥,那千年的一叹蕴涵了怎样的无奈与苍凉?流光是最好的粉碎剂,让人成为一抔黄土,让辉煌辗碎成凹凸废墟,在断壁废堡中展现让人心惊肉跳的壮美。


蔓草覆盖,路断石坍,衰草瓦砾,承载着这个中南半岛上曾经盛极一时的皇朝,彷佛一夜之间在地球上消失的迷团。文明的鸿濛,在委地的石柱、接天的乱草中,诉说着无言的悲凉。昂首的石狮岿然而立,依然守护着那些过往的魂灵,高棉的微笑,矗立千年,看尽落日繁华,人间悲欢……


耶拔摩七世为母亲而建母庙“塔普伦寺”,因《古墓丽影》中传说光的魔三角之所在地而成为吴哥的另一个象征,而我则对那布满塔体的洞眼有着无限的遐想,不仅仅这洞眼里曾经嵌满各式珍稀珠宝,而是与为搬运方便而在石柱、石块上凿开的洞眼相映衬着,凸现着汗流浃背的人们驼着石块佝偻的身躯以及大象沉重的步履。


让我不断遐想的还有那百年老树缠绕着的千年古石,古木与古寺共生共依着,相互拥挤相互依赖着,仿佛爱与恨的浪漫纠缠。


吴哥窟是辉煌的,是令人震慑的。不了解它的历史,是无法读懂那留存千年的色彩以及那斑驳锈斑的苍桑。


柬埔寨以吴哥窟幽深的长廊,沉默的石头,与森林长相依偎的宫殿,无处不在的石雕图案,斑驳苔藓衬托出的清寂幽远,永久地留在我的记忆中!


吴哥窟组图


那些难忘的眼睛


柬埔寨,面对那些孩子,你的爱心是会随时泛滥的。


柬埔寨人普遍贫穷,生的孩子却不少。查验门票的都会操着生硬的中国话向我们索要:“糖果、饼干,有弟弟妹妹”。


姐姐已有了活泼可爱的小外孙,对比着坐在残埂断垣上瘦骨伶仃的或小吴哥护城桥上雨中全身赤裸的黝黑孩子,总是盈着泪花,满心怜惜,掏尽包里的各色吃物,并感慨这行为的杯水车薪。


吴哥的周萨神庙,是中国政府无偿援助柬埔寨一千万元,首次参与对外文物古迹和修复的工程,也许是这个原因,来这儿参观的以国人为多,就有更多的孩子追着、围着兜售廉价纪念品,都会用生硬的中国话:“十块一个,没钱上学,买一点吧”,即便是奶奶级的人物,在他们嘴里都是“漂亮姐姐”,盯着你的眼神有忧郁的,有憨厚的,有羞涩的,有调皮的,稚气的面孔,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却不童真的眼神,让人难忘又心痛,会让你毫不犹豫地掏腰包。


去洞里萨湖水上人家的小船上,有两兄弟,引导客人上船,他把手搭在船蓬上,用中文对每一个客人说一遍“小心碰头”,很懂事的样子,行进途中,两个孩子乖巧地给客人拍打肩背,以赚取小费。听导游说,两孩子的小费还要上交船主,船主再返回一部分回扣。


所谓的水上人家,就是用木板或者几个废油桶绑在一起,配些茅草和木桩,搭起的高脚屋。浮在水上的村落,有住家,有学校,有商店,有邮局甚至教堂,简陋的船屋,家徒四壁,据说这里是柬埔寨最穷的地方之一,被称做“水上吉普赛人”,他们靠着洞里萨湖丰富的水产资源,世世代代逐水而居。一个小女孩,在脖子上盘着蟒蛇,或给游客摆上姿式,收到小费就不时亲吻一下蟒蛇。


问他们要上学么?孩子不回应,这些孩子追随着一只船,面对这一面湖,难道这就是他们整个世界了么?


行程上写着很美的介绍:“洞里萨湖,原生态高棉民族生活,湄公河流域文化缩影。穿梭的独木舟,赤膊撒网的渔民,掠过天空的鱼鹰,岸边游走的鳄鱼,随波逐流的水上高棉人家,店铺,学校,寺庙,加油站,古时高棉民族水战的传说”。


所谓的与湖水、树林融为一体的独特美丽画面根本没有,洞里萨湖给我留下的只是混浊的湖水,脏乱的漂浮物,载满贫穷的记忆,还有那些乞讨的眼神!



最美的时光在路上


我而言,旅行不仅在意风景,更在意行路上的点滴,叩击人心的一草一花,一沙一石,一笑一靥,一言一语,哪怕些微的惊悚恐惧,都是最美的风景,最温暖的相伴。


那些沿路的椰树、棕树,大叶的非常蓬勃的热带植物,总会给你满眼的绿意满心的舒展。特别柬埔寨的棕糖树,导游介绍,棕糖树全身是宝,树干作屋梁,树叶可盖屋顶,树皮制绳索,树液熬制树糖,赠送的旅游帽也是棕树叶的。


特别是硬硬的棕树叶带锯齿的跟部,在“红色高棉”时代,被当作刀刃杀人,如此棕树,可甜蜜,可杀人,可谓“各花入各眼,何必问来人”,要问的,其实是人心啊!


一路相伴的花树,娇艳艳的三角梅,像火焰一样喷吐着红色的凤凰花树,让城市乡村灿烂如火。当看到那幽邃、清丽、脱俗的蓝花楹时,内心最柔软的地方盈出泪花了,因为出发前,儿子发来了一张南加州大学校园的照片,照片上的花树就是蓝花楹,蓬蓬勃勃,洋洋洒洒,蓝得深邃蓝得发紫,把校园、天空都衬得紫莹莹,美得让人窒息。


旅行在另一国度,邂逅同样静谧、清凉开着美丽花儿的树,能不激起思念的情绪么?更向往起孩子设想的带我穷游欧洲的计划,西班牙、意大利、希腊、普罗旺斯等等美好的名词诱惑着我,让我在一路美好的花树陪伴下遐想并思念着。


跟随团队旅行,总会有很多的遗憾,比如无法自由地选择线路,无法循着心底泛出的小火花一路行走,无法去吴哥的一棵古树下坐上半天看天空或发呆,有时连行程上的安排也会遵循团队少数服从多数调整掉,比如吴哥巴肯山的落日,因为大雨因为团队的意见而错过了,在我看来,不一定要看落日,那怕在山上,看雨后的天空,雨后吴哥窟的远景,相信也会有一种旷达与悠远……很多的遗憾也会在心里泛起一种缺失的美丽来。


在斑驳森然的巴戎寺,和姐两人追着导游听讲解,又来不及地利用自由活动时间四处转晃,竭力想把所有的壮观与宏伟烙刻在心里,转悠到一个阂静的石窟,一个当地人隐在远远的廊柱后向我俩招手,当时场景有点诡异有点惊悚,不知佛龛的背后,廊道的尽头,等待我们是什么?那种恐惧的感觉居然几回回在深夜浮现。


各式的人各种的表现,同样也是一种风景。在河内,一条铁轨,一边是紧紧挨挨着车流人流的公路,一边是细细高高的住屋,还有人家紧贴铁轨吃着晚饭,一辆火车驶过,依然的旁若无人,熟视无睹,让人惊诧于这种拥挤嘈杂中的从容淡定。


一路上三个地陪导游,让我们见识了油滑,见识了狡黠,也见识了敦厚老实,还有柬埔寨海关人员对进关中国人索要小费时的迫不及待与唯恐错失不断顾盼的神态,都是一张张行走在路上的脸谱,在你日后的生活里,回忆成一种色彩和风景!


最难忘的,是和姐一起,可以肆意地依赖,随心地放松,俯拾细细碎碎的话题……这一切都成为一路风景上最精彩的点缀,成为此行最美的时光!



雯清江苏江阴陆文勤,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一年很短的教师生涯后,供职江阴市教育局至今。已出版散文集《清水浮香》、《心底花开》。建有个人微信公众号《清水浮香》。


文|雯清    出品|头号地标            

人文指导 | 叶开(中国顶级文学编辑)

投稿touhaotougao@sina.com或加小微shhxixi


额滴神啊,新神话小说新的神话

有一种文学奖,叫做老虎认为你该得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