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消息网8月25日报道 境外媒体称,中国8月24日采取措施以便防范日益增加的银行和金融风险,出台了P2P网络借贷的监管细则。


四部委联合发布网贷新规


据英国《金融时报》8月24日报道,中国银监会、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和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联合发布《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禁止P2P网贷平台归集资金设立资金池、自身为出借人提供任何形式的担保或发售理财产品。


新规还禁止P2P公司开展资产证券化等形式的债权转让,并要求银行以第三方身份代表P2P网贷平台存管客户资金。


中国财经媒体报道称,政府还告诫P2P公司,网络借贷金额应以小额为主,单一自然人在一个P2P平台上的借款上限是20万元人民币,单一法人在一个P2P平台上的借款上限是100万元人民币,单一法人在多个P2P平台上的借款上限是500万元。


据美国之音电台网站8月25日报道,在此之前,几个P2P网贷平台被曝涉庞氏骗局,而中国不良贷款的不断上升也令中国的金融和银行系统面临风险。


P2P网络借贷平台是P2P和网络借贷相结合和的互联网金融服务,是一种网络化和公开化的小额民间借贷。2012年以后在中国快速发展,目前有大约4000多家网络借贷平台,但是一直没有相关法规予以监管。


《金融时报》报道称,新规发布的同时,中国银监会还公布了有关迅猛发展的P2P贷款公司的惊人统计数据——截至6月底中国累计问题平台1778家,约占全国机构总数的43.1%。中国银监会还估计,6月底全国正常运营的网贷机构借贷余额为6213亿元人民币。


网贷“野蛮生长”催生监管细则出炉


据美国之音电台网站8月25日报道,24日,中国银监会和其他部门出台P2P网络借贷的监管细则,以期遏制网络借贷的“野蛮生长”。银监会警告说,这些网络借贷平台中近乎半数都“有问题”。


网络借贷是一些无法在中国从传统金融机构获得贷款的个人和小企业的资金来源。中国传统的银行等金融机构都倾向于贷款给那些信誉良好或者国企这样的大户,而不太关注那些小企业的需求。


但是监管缺失也导致一些金融诈骗案的发生。根据新规,网贷平台不得发售银行理财、券商管理和基金等理财产品,不得吸收公众存款,不得设立资产池。同时,网贷的线下营销也被禁止。此外,细则还规定了借款人在网络借贷机构的借款上限。


在全球金融危机之后,中国的总体债务水平急剧上升。根据国际清算银行统计的数据,2015年底,中国的未偿还贷款为26.56万亿美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255%。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近就对中国金融系统的健康状况发出了警告。


信贷能在刺激和提振经济增长方面发挥关键作用,但是中国的政策制定者也不是没有意识到其中的风险。


3月1日降准后,中国央行至今仍未下调存款准备金率。央行担心,降准会导致出现更多廉价的信贷,并且会造成人民币贬值压力,导致更多资本外流。


网贷乱象:大学生“裸条”借贷


据香港《经济日报》8月4日报道,所谓裸贷就是借款时,以借款人手持身份证的裸体照片替代借条。若借款人违约不还钱,放贷人会以公开裸体照片、与借款人父母联系等手段,要挟逼迫借款人还款。这种借贷模式,最近更演化成骗局。


据了解,这些借款人以女大学生居多,虽然借款周利息高达30%,仍有不少女生愿意在光线充足的地方,手拿身份证,拍裸照给放贷人。


另据中国媒体报道,“裸条”发放背后还活跃着一批在网上催款的人,他们被称为“网络催客”,游走在灰色地带。利用裸照只是其催款方式的一种,还包括“呼死你”、入侵通讯录、打电话给家长同学、网上以老赖名义公布当事人身份证和电话号码等方式。


网贷信用评级:随意到令人瞠目


据英国《金融时报》8月15日报道,中国信贷数据极为零散、不易获取。掌握传统信贷评级数据的央行数据库的覆盖范围很窄,尤其是对低收入借款人和中小企业。中国一家顶级网贷机构披露出,中国蒸蒸日上的金融科技行业使用个人信息——包括检视社交媒体联系人列表——来评估信贷风险,已到了何种另类程度。


“如果我们发现,你的(社交媒体)好友包括来自娱乐业或金融业的重要人物,那么我们会认为你一定是在某种程度上值得信赖的……因为,如若不然,你不可能有这类朋友,”聚宝互联科技联合创始人陈曦如是说。聚宝是中国排名靠前的P2P网贷公司之一。


报道称,由银行贷款违约和偿还纪录构成的传统信贷评级数据,掌握在中国央行手中。此前,只有银行才能获得这类数据,但去年,中国央行批准包括腾讯和阿里巴巴在内的8家公司访问央行信贷评级数据库。此外,央行数据库的覆盖范围很窄,对低收入借款人和中小企业的覆盖面尤其窄。陈曦估计,央行数据库覆盖了全国人口的三分之一。


结果是,纽约市立大学的王家卓说,“许多网贷平台开始寻找尽职调查的其他渠道”。


在中国,“P2P行业受到的监管程度相对较低,所以他们开始尝试各种新方法,”王晓燕(音)说。


咨询机构安永(EY)的亚洲金融科技业务主管詹姆斯·劳埃德警告称,交易历史仍然是信贷评分的核心组成部分。“社交媒体数据可能成为交易历史之外的一个评判标准,但它不能替代交易数据的作用,”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