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迪旻,上海云间美术馆馆长,出身松江的书香世家。一次偶然的机会,观往知来结识了徐迪旻,并对这名博闻强识的学者进行专访。

私人美术馆是一种趋势

笔者难以想象,在地处陆家嘴区域的上海环球金融中心29层,居然还会有一座“名副其实”的美术馆——云间美术馆。



问及为何取“云间”二字作为美术馆的名字,徐迪旻回答道,“云间”不仅仅指代美术馆所在大楼的高度,更是象征着艺术的境界。另一方面,“云间”也是徐迪旻家乡——中国著名文化古城上海松江的别称,在徐迪旻看来,身为云间人,必须要修炼文化自信,加强人文修养。



早年负笈东灜,学习生活二十余年的徐迪旻,在艺术领域有着专业且深入的研究。常年来,他遍访亚洲及西方主要国家的私人美术馆,了解中日两国的艺术发展道路的传承和差异,同时饶有兴趣地研究欧美(西方)的美术馆文化产业,认为在未来几年的中国城市公共资源建设中,美术馆这种艺术文化资源的配置与建设势不可挡。



仓禀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当国民经济达到了一定程度后,精神领域的人文教化必然是紧跟而上的一步。尤其是在一些大城市,人们在艺术文化方面的需求是显而易见的。”

徐迪旻认为,像北上广深这样的一线城市,城市商业体的建设规模已经非常宏大,但美术馆,尤其是私人美术馆的数量还少之又少。



而在徐迪旻看来,那些“大”又“全”的博物馆(美术馆),虽同属艺术场馆之序列,但从长远看,这些“四散开来”的私人美术馆,会让艺术的星空更加美丽璀璨、光彩夺目。

化而后合

2011年金秋之际,面积达1362平方米的云间美术馆在上海环球金融中心29层隆重开业。在开馆之初,徐迪旻就设定了云间美术馆的三大理念——“微”、“高”、“尚”。



所谓“微”,即见微知著、以小见大;“高”表达的是场馆格调高远,海纳百川的气魄;“尚”则更多的与时间轴挂钩,强调与时俱进的时代观。而在这三大理念的基础之上,徐迪旻更是提出了“化而后合”的观点。

“化而后合中,化指的是分化,合就是联合。我认为在接下来的私人美术馆的发展趋势中,垂直细分是一大特征。有别于那种大型综合类的博物馆,细分正是体现了‘小而精’的特点。说不定在未来的某一天,类似什么“手串美术馆”、‘茶盏美术馆’、‘香插美术馆’都会应运而生。”



更垂直、更细分,是徐迪旻对私人美术馆未来在内容形式上的一个预判。而在有了繁星点点的态势之后,“合”,自然而然就成为了题中之义。

“我认为,用四个字来形容‘合’的内涵最为恰当,那就是‘馆馆相护’。所谓的馆馆相护,并不是说你我他之间搞小团体,而是将众多的私人美术馆联合起来,组成一个艺术联盟。馆与馆之间彼此交流,互通有无,做到资源共享,实现1+1>2的目的。”



“化”与“合”这对看似对立的元素,却通过徐迪旻的阐述变成了辩证统一的一对矛盾,这里面既包含了智慧的哲学思想,又是在深刻思考之后提出的艺术见解。

道阻且长,行则将至

在实现文化艺术公共资源共享的道路上,徐迪旻自称是一位先行者与探路者。这是一条少有前人走过的路,前方必然是一段未知的旅途,而既然立志扎根做艺术了,徐迪旻表示,就要有耐得住寂寞的一颗真心,以及不论何时都乐观的态度。



“这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作为先锋,我们已经站在了赛道上,那么接下来,只能剑指前方。”

除了表达身先士卒的决心与勇气之外,徐迪旻还强调,在这条路上,同样需要有“可持续发展”的思想。什么事情可是由我们这代人先做了,什么事情需要留给后继者来做,其实也很重要。既要“开拓进取”,又要注意不可“越俎代庖”。



在与徐迪旻的整个谈话过程中,这位年过半百的馆长用他丰富的学术积淀,以及谦逊的学者姿态,向我们分享了他对于私人美术馆的几点看法,用自信的心态面对前方的未知之路。

“路虽远兮,请自吾辈始。”与徐迪旻结束采访的那一刻,笔者的心中,跳出了这句话。或许,这与徐馆长的“道阻且长,行则将至”本就是一个意思吧!


人物介绍:

徐迪旻:1964年9月出生,云间美术馆馆长,中华文化促进会国际交流基金会秘书长、日本NPO法人亚洲友好协会会长,《新民晚报(日本版)》总编兼发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