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有上海域外面积最大的“飞地”。上世纪50年代起,6万上海游民,8万上海知青,数万上海家庭在盐城大丰生活,这里被称为“北上海”。

产业转移、联合发展、深度融入、北上海临港生态智造城、高铁时代……曾经联结沪苏友情的“飞地”,今天被赋予新的使命——

(一)北上海的前世今生

1950年1月25日,国民党空军开始对上海的军事和工业目标进行饱和轰炸。2月6日,攻击目标转向民用设施。60多万名因为战争而流离失所的人们,躲在政府各个临时安置点。不管之前是什么身份,有过什么经历,现在,这60万人都只有一个身份——战争游民。

战争后新政权怎样解决游民问题,困扰着当时的上海市政府,也牵动着当时全世界的目光。1950年春天,时任上海市市长的陈毅把目光投向了苏北,投向了黄海滩涂——这个今天叫大丰区、当时叫台北县的地方。陈毅创造性地提出一个想法——划出一片“飞地”,建设“北上海”。安置6万游民到黄海滩涂去,去垦荒,但他们仍保留上海市户口,既为自己找一个新职业,又为上海提供粮食、棉花,还能拓展城市空间。

就这样,1950年3月18日,第一批上海垦荒者到达今日江苏省盐城市大丰区的四岔河一带,安置下来。上海人来了,他们带着大城市的理念、大城市的手艺、大城市的创造力、大城市的生活方式,突然闯进了台北县人的生活,并给这里的文化气质带来深远影响,这种影响一直延续到现在,形成了属于“北上海”的独特气质。

40年前,又一批上海人来到这里,他们是知青。他们在之前已经开垦的25万亩土地基础上,又开垦了25万亩土地。上海市投资了5900万元,从上海农场中扩出海丰农场和川东农场两个知青农场。8万上海知青以及后来的4.6万名知青子女,风华正茂,成为南黄海西岸又一次沿海开发的主力军。30年前,又有2万新疆的上海知青来到这里,参与农场建设。6万上海游民,8万上海知青,数十万上海家庭,72万大丰人民,60多年曲折而精彩的历史,浓缩成这段关于北上海的故事。

大丰上海知青纪念馆

(二)让飞地“飞”

北上海临港生态智造城呼之欲出

沪苏大丰产业联动集聚区是沪苏两地高层直接推动的省市合作园区,也是上海市唯一市级层面与外地合作共建的开发区。今年以来,该集聚区紧紧围绕全年发展目标任务,坚持“科学规划引导、基础设施先行、招引重大项目,全力打造北上海临港生态智造城”的总体思路,创新举措、加大力度,不断加快集聚区基础设施建设。

从招引单个项目,到共建合作园区,“飞地”与上海的合作不断深入。与上海的深入接轨,正助推着“飞地”用更加开放的理念,实现自身更加美丽的转型。

926日上午,沪苏大丰产业联动集聚区举行项目集中开工活动,携手打造北上海临港生态智造城。

产业创新硕果摇枝

2006年7月,大丰经济开发区内,上海纺织产业园区一期工程破土开工,宣告了上海纺织业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产业转移实质性启动。

11年后的今天,大丰上海纺织产业园已成长为上海纺织集团在外省市投资规模最大的棉纺织生产基地,已形成了10万纱锭104台布机的生产规模。依托上海的科研创新体系,大丰基地的产业链集群优势更加凸显,上海纺织品牌在“飞地”大放异彩。

做好“大上海”文章,创塑“飞地经济”,上海、大丰,一齐在努力。“飞地”不是产业梯度转移跟随者,而是要成为两地创新接力的“探路者”“试验区”。这样的发展理念,成为两地的共识。

海丰农场内机械在作业

“飞地”成为绿色宝库

农业是两地合作历史最久、范围最广、关系最密切的领域。海丰农场、上海农场、川东农场,坐落在这片“飞地”上。它们是光明食品集团下属的三个农场,多年来源源不断地输出安全优质的农产品,充实着上海市民的“菜篮子”。有关数据显示,上海市场上销售的农副产品约10%来自于大丰,从这里每年销往上海的农副产品超过500亿元。

除了是上海市名副其实的“米袋子”“菜篮子”“肉盘子”,这里更是上海市民休闲旅游的热门“后花园”。近5万上海市民常年在“飞地”工作生活,去年盐城地区接待上海游客量约762万人次。

(三)北上海的光荣与梦想

一种姿态,360°全方位对接

据初步统计,大丰有70%的家庭在上海有亲戚朋友,大丰70%的企业依托上海市场或与上海结亲。

如今,沪丰两地涌动的不仅仅是经济流,更建起了一个汇集人流、物流、信息流、技术流等资源共享的快速通道。深化合作,早已成为大丰上下的共识。

一抹生态绿,“飞地”优势显

大丰沿海滩涂上,一排排白色风机叶片迎风旋转,一块块蓝色电池板闪闪发光。江苏丰海新能源淡化海水发展有限公司负责人说,公司突破技术瓶颈,自主研发建成世界为数不多的1万吨非并网式风电海水淡化产业化示范基地,生产的“零消耗”海水淡化技术设备受到青睐。不仅“吸金”,这项全球领先的海水淡化技术也为大丰旅游业发展吹来了春风,成了“工业+生态+旅游”的典范。

大丰如诗如画的生态美景和气势如虹的产业集群相得益彰,融合发展,经济发展与生态环境保护实现共赢,走出了一条既富且美的发展之路。生态美,已然成了大丰的金字招牌,更为“飞地经济”的腾飞带来更多利好。

一条高铁线,两地新期盼

速度标准为350公里/小时的盐通铁路沿途共设有6个车站,大丰是其中之一。也就是说,即将迈入高铁时代的大丰,到杭州、苏州、无锡等长三角主要城市时间缩短2/3以上,全面融入上海“一小时经济圈”,重塑大丰经济地理版图,未来大丰将从交通“末梢”变为交通“枢纽”、沿海“洼地”跃升为发展“高地”。

上海“飞地”个数居全国第一,而“飞地”面积最大、联系最紧密、合作最广泛、融合最深入、效果最显著的,谁也不能否认是上海与大丰。上海和大丰的深度融合发展,两地人民的切实需要和期盼,由一条高铁线引发新遐想。曾经为祖国建设繁荣做出重大贡献的上海和苏北老区人民,在为强国梦共同奋斗的同时,还将会更多地共享到高铁建设带来的福祉和欢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