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生活消费)李玉 上海报道 李小花,今年36岁,在过去的十几年,她都生活在美丽的海滨城市青岛,有稳定的工作,有深爱自己的丈夫,有可爱的女儿,过着幸福的城市生活。两年前,缘于心中盘旋已久对家乡对田园的眷恋、以及对生态食品的追求,李小花毅然回到老家,在湖南永州零陵千年古城边一个名为“寿塘村”的宁静小村庄开荒种地。立志传承历史悠久的“永州香米”文化遗产,用最生态、最传统、也是最苦累的方式,种植出最好吃的香米,以现实版“新农人”的执着与奋进,建设美丽乡村,实现自己的“有机农场梦”。

 

两年过去,李小花是怎样种植她的生态水稻的?李小花和村民之间又发生了哪些故事?通过微信,我们采访到远在湖南永州的李小花。   

城市“食品危机”与家乡良田抛荒  触发种田想法

2012年以前,在青岛生活十多年的李小花在一家会计事务所任职,是典型的“城市白领”,拥有稳定的收入,老公在政府部门上班,生活安逸幸福。“原本会想这样一直在城市生活下去。”2006年,李小花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随着女儿的成长,她才发现自己和原来考虑的角度都不一样了。

近年来,食品安全问题,成为诸多城市居民生活的“灰色阴影”。不断曝光的食品添加剂事件,让李小花们有点无可奈何,看见在城市生活的女儿,每天吃的鸡蛋都是速成鸡“制造”出来的;每天吃的米饭,是不是经过打蜡等层层加工,蔬菜瓜果是否有农药残留……,有了女儿的李小花,深感到城市“食品”令人不乐观。

 

与之相反的是,每次回到老家永州,李小花看见家乡曾经的良田变成了荒野,曾经美丽的池塘也干涸见底,曾经绿油油的稻田长满荒草,没了往日的生机,“我记得小时候,每一片田野都是生机勃勃,到处可见农民伯伯忙碌的身影,秋天田野里稻谷飘香、树枝上果实累累……现在年轻人都外出打工,村里只有留守的老人和儿童,没有一户村民以种田为生,土地几乎都被抛荒了。

缘于对家乡田园、对父母乡亲的眷恋,以及对生态食品的追求,久经斟酌之下,李小花决定辞去工作,回家乡开荒种地,然而,在下这个决定之后,李小花并没有马上回老家,“我特意去青岛一家有机农场学习了3年。”

种植独具特色“永州香米” 成为回乡创业的选择

2015年夏天,34岁的李小花暂别青岛的丈夫和女儿,终于回到了老家——湖南省永州市零陵区接履桥镇名为“寿塘村”的小村庄。这一年,李小花的女儿刚满九岁,“最担心放不下的是女儿,但我希望自己能成为女儿的榜样,做一个独立的女性,努力去追求自己的梦想。”

永州,古称“零陵”,是一座千年古城,拥有着5000年农耕文明史,其中,永州香米最负盛名。李小花介绍说,永州香米,又被称为江永香米、香禾米、香稻,是一种具有芳香气味的软稻米,西汉时已有种植,在古代列为贡米,至今已近2000年历史,也是湖南省仅有的5项全国农业文化遗产之一。

 

“这种米‘粒大、质粘,色呈乳白,做成米饭,质地糯软’,需要特定的环境才能种出,因此,在家乡种香米,成为最合适的选择。”回到老家,李小花开始走访每家每户,跟村民诉说自己心中的想法,也鼓励村民们跟自己一起干,经过努力的说服,李小花承包了村里所有的荒田和池塘,“让村们跟自己一起种最好吃的香米,起初很多人不愿意租给我,因为租约期比较长,村民也怀疑我能不能胜任又苦又累的农活。”在村民听取她的反复陈述后,最终都还是同意了。

李小花和村民约定的租期是30年,以每年每亩地返还两百斤稻谷的价格承包,远近200多亩的土地成了她最初的资本,春天到来的时候,李小花毫不犹豫地踏上开荒种地的路程,之后,她拿到了“小花家庭农场”的营业执照。

直面困难 有苦有累 回村日记记录心路历程

承包的土地,十多年无人耕种,野草疯长,荆棘遍地。一开始,李小花的工作安排是带着村里的农户割杂草荆棘,为翻耕机整地做准备,这些疯长的枯草和刺条,粗壮结实,农民历来的做法都是放火烧,几个人一天就能烧完所有杂草。李小花却不赞成,“如果用火烧的话,破坏了土地的微生物,人工割草有利于发展有机农业,我宁愿多花时间多割几天,保护这片难得的净土。”

 

原本想着开荒是一件简单的事情,然而困难却比想象中更多,又苦又累都不在话下,“每天请人需要八十到一百元,十来个人一天的开销就是近千元。”李小花渐渐发现开荒的成本太高了,于是她想办法“众筹”成本,该花的钱一定要花,于是她在朋友圈广泛征集合作伙伴,几个月时间筹到了数十万元的后续资金,顺利“众筹”让她十分意外,同时也坚定了种田的信心。

比起资金的空缺,来自内心的压力更沉重。“父母不理解也不支持,因为现在还没有做出成绩。”李小花说,因为做出开荒的决定,父亲曾经一度不和她说话,说她好不容易考上大学跳出农门,为什么还要回来做农民,这是让父辈无法理解的选择,但李小花的坚持,最终使得父母妥协。

从回来的那一天开始,李小花坚持每天写微信日记,与关注和支持农场发展的粉丝们分享,如今回村日记已经累计写到601天。“喜欢一个人不容易,喜欢一件事更不容易。”有一天,李小花在日记中写道:既然选择了创业,便不要等万事俱备,只要埋头苦干终有收获。

坚持工匠精神  我们的饭碗里要装自己生产的粮食

春耕开始,李小花虚心请教村里长辈积累的古法种植经验,精选省农科院推荐的优质香米稻种,修路,筑塘,测土,开荒,育种,插秧,除草,施肥,灌溉,排水、收割,晾晒,加工……在回村的第496天里,李小花第一次打米,看着流出的白花花的香米,她在一旁转身流出了眼泪。在她看来,自己用心呵护、种植、收获的每一粒稻谷,都无比自然、无比的稀有而珍贵。

 

她告诉记者,因为全程生态种植,主要用牛粪做有机肥,人工除草,绝不喷洒一滴化学农药,种植的200亩晚稻香米,平均亩产仅300-400斤,能打出的大米总产量3万斤。

“在创业的路上,有很多恐惧,要去克服和面对。晒谷子时,一个人睡在空荡荡的晒谷场,同时被数不清的蚊子团团围住。恐惧多数来自于内心,相信自己会挺过一关又一关。”(回村日记——第524天)

 

新米一出来,李小花就把样品送往多地专业检测机构进行检测。其中,经世界三大权威检测认证机构之一、第三方公证行——英国天祥集团(Intertek)检定无任何农残,数据还显示,每100克香米含蛋白质8.5%,比很多五常大米还高出2个百分点,营养成分十分丰富,成为名副其实的地理标志香米。

为此,湖南省分析测试中心还多次到田里取样鉴定,小花农场土壤的PH值、铅、镉、汞、砷、镉等地下水重金属污染值远低于国家标准,富含对人体有益的微量元素,成为当地农业部门对比检测其它地块的“标杆田”。李小花告诉记者,目前,自己的家人、还有一些朋友,都食用自己种的香米,好吃又放心。

 

李小花回乡创办小花家庭农场的故事,在永州传为佳话。2016年11月,李小花当选为永州市第五届人大代表,她在“两会”提案中提议:“我们的饭碗里要装自己生产的粮食,绿色安全。同时,要保护永州香米文化遗产。”为了回报村民,她通过互联网连接了农场与城市,既销售自己种植的香米,又帮助村民销售当地土特产,还帮村民在网上选购货物,不怕麻烦。同时,她积极投身农村公益事业,发动社会各界捐赠书籍,创办了一个小小的“乡村书屋”,为村里和附近留守儿童免费阅读课外书籍,开辟一片“芳草地”。

作为新农民,要做的事还很多,对于未来,李小花表示,希望建成一个“有机农场”体验基地,让更多的城市人走进乡村,关注“三农”,看看不断变化的新农村。

中国网视点:当大批年轻人离开农村来到城市打工并安家落户成为“城里人”时,一些城里的年轻人却拿起农具到农村,当起了“新农夫”。前有中国人民大学女博士石嫣创立的有机农场,一方面坚持有机种植,一方面寻求农民与城市消费者对接;后有青岛“白领”会计师李小花辞职回乡,跟村民一起传承农业文化遗产,用古法种植有机大米。石嫣和李小花的典型案例告诉我们,广袤的农村,需要返璞归真,需要科技扶持,需要通过种植优质粮食,生态蔬果,打造旅游+等措施,让城里人吃得放心,让农产品卖出好价钱,让新农民与原住民一起富裕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