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说】当大多数90后还在恣意潇洒时,年仅27岁的山西“90后”李小姣已经创办了一所自闭症康复训练机构,迫于房租压力和周围民众的不理解,7年李小姣和她的孩子先后搬家4次。  

  3月27日,在山西太原义井东街的一处院落内,李小姣和她的自闭症孩子正在操场上活动。李小姣说,2008年,她还是山西广播电视大学教育系一名大学生,课余时间她在太原一家心理咨询机构实习,在那里她近距离接触到自闭症孩子。自闭症患儿被叫做“星星的孩子”,他们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样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因为不正常的社交、沟通和行为模式,他们终生无法独立生活。

  她接触的第一个自闭症孩子叫“超超”,因为从不与人交流,总是莫名地摔东西、砸玩具,超超被诊断为自闭症,他的父母把他送到康复训练机构,李小姣在大学期间兼职陪护超超近一年。

  【同期】李小姣

  陪他看动画片,陪他写字,陪他说话,陪他去小区里头和小朋友正确的打招呼,正确的玩耍,所以这个孩子在半年的时候他就学会了很多很多。甚至会弹电子琴,当时去了医院的时候医生都吃惊,说是怎么进步这么大。

  【解说】一些自闭症患儿家长从“超超”身上看到了希望,找到李小姣,希望她也可以帮助他们的孩子。找来的家长多了,李小姣渐渐萌发了开一所康复训练机构的想法。

  【同期】李小姣

  二十岁的时候就是有个这样的想法,但是要开这个机构首先面临的就是你要租房子,也就是说你必须得有第一笔钱租房子,然后买家具,买教材,买床等等等这些。

  【解说】从父母亲戚处她借来了大多数的费用,训练机构慢慢开始开办起来。为了省钱,她自己给老师们做饭;没有桌椅板凳,她到旧货市场反复挑选;有学生大小便失禁,她都独自承担。

  【同期】李小姣

  比如说紧接的遇到了我们的孩子是比较容易兴奋,他高兴的时候可能会叫,或者是高兴的时候就会跳,那么这时候楼底下的邻里邻居就会过来找我。说是你能不能让你家孩子不要让他叫,不要让他跳,然后我就给他们解释,不好意思我们家孩子是个特殊孩子。就是这样的困难就会每天敲门,所以后来没办法又搬家,结果在那个地方的时候依然遇到同样的问题,然后再搬。

  【解说】善良、爱心,支撑李小姣走过了7年时间,在她和老师们的帮助和陪伴下,如今,一些孩子已经康复到可以融入普通幼儿园。

  【同期】李小姣

  现在面临的一个问题也是一个不是社会问题不是小众问题,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说大龄的孩子无处安放。那么家长一天一天在老去,孩子一天一天在长大,我们家长最大的心愿也是比自己的孩子多活一天。我现在的想法是想开一个庇护性工厂,在这个工厂之内让我们大龄孩子可以简单的做一些手工,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至少能让他们将来有尊严地活着。

  记者 张怡 山西太原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