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访者刘浪。

  湖南多家媒体近日报道的一起美容整形事故,其背后真相令人吃惊。

  长沙一位李女士花费40万元注射玻尿酸隆胸,刚手术完,突然全身抽搐,随后昏迷不醒。警方事后查明,这起发生于1月23日的美容整形事故中,不仅美容院不具备隆胸手术资格,为她手术的“专家”也没有行医资格证,注射用的玻尿酸则是从某美容博览会上买来的。

  医院的诊断显示:李女士为麻醉药物中毒(利多卡因中毒),缺血缺氧性脑病,肺部感染,呈植物人状态。3月2日,长沙市雨花区检察院以涉嫌非法行医罪对该起事故中的责任人罗某与“整形专家”曾某批准逮捕。

  3月初,记者通过暗访和梳理相关裁判文书,揭露了美容整形行业存在的乱象:整形师5天速成,销售使用假药现象猖獗,甚至有消费者因整形而成残疾。

  这个行业为何假药横行?制造了多少整形“灾难”?长沙市化妆品安全协会副会长刘浪近日接受记者采访时坦承,当下的美容整形行业确如媒体所报道的那样,存在各种问题,大量从业人员属“地下非法执业”,假药泛滥,失败的整形案例屡见不鲜,正规美容机构接待的顾客起码3成是“二次整形”。

  他认为,消费者的权利意识薄弱,市场监管和行业自我约束乏力,是导致问题频发的重要原因。

  有美容店老板自己扎针测药效

  “5天,确实‘够了’。”刘浪开门见山地谈论起微整形速成培训班。他说,现在很多微整形的场所是在美容院、工作室,甚至居民楼内进行,绝大部分操作微整形的人无行医执照,进行的整形项目主要是简单的注射,5天的培训课程,只是“讲点理论知识,讲点药物介绍,练习下注射”。

  “以目前流行的玻尿酸为例,注射用的是大分子玻尿酸,你想填充哪,就往哪注射,可以打屁股、鼻子、下巴等等。你甚至可以什么培训都不搞,自己找准静脉,避开骨头,就可以打进去。”刘浪对记者说,一些美容店的老板,为了了解药效,也往自己脸上、身上打针,所以,在培训课程中,学员们互相扎针,并不意外。

  “玻尿酸这种药物,本身就是人身体里有的物质,只要药是真的,打错了,问题也不大。当然,整形作为一种艺术,怎么整法,怎么审美,只花5天时间肯定不能培训出一个合格的整形师。因为进行操作的必须取得执业医师资格证,其次,要经过系统正规的培训和进修。另外,整容是做手术,整个过程要消毒、无菌等。”

  湖南省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整形美容科辛卫平日前接受长沙媒体采访时称,进行整容手术前,他们要检查病人的身体,如凝血功能、心血管等,如有糖尿病会导致愈合不好,凝血机制不好,会出现大出血。

  而记者暗访的整形机构,有的连衣服都没换,基本的卫生条件无法保障。

  正规美容机构起码3成顾客系“二次整形”

  刘浪认为,比5天速成整形师更可怕的,是假药的泛滥。“有的药,一支进价就是1000多元,但有的美容院或者工作室,900多元就可以打一支。怎么做到的?药是假的!”刘浪介绍,“因为现在美容业市场竞争激烈,各机构互相比价,造成了市场上假药比真药还多。”

  记者从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官网发现,目前流行的注射玻尿酸,获得国家食药监批文的产品只有15家品牌,其中11个国产品牌,4个进口品牌。而用于瘦脸的注射用肉毒素,国家仅批准了两种,分别为兰州生物制品研究所生产的国产产品和Allergan Pharmaceuticals Ireland生产的进口产品。

  记者统计九十余起案例的裁判文书发现,各地查获的假药达83种。有的假药从生产到注射使用,被层层转手,价格通常会翻5-10倍。刘浪介绍,目前湖南美容市场存在的假药品牌,主要是正规品牌的仿版、A货。

  假药往往带来严重的后果。记者此前报道,有被害人在宾馆注射来路不明的玻尿酸后,双眼视力急剧下降,无法恢复,被鉴定为七级伤残、重伤二级。

  在长沙,刘浪见得更多的是鼻子等部位整形失败。“透明鼻,打假玻尿酸填充时,导致填充那块在太阳底下是透明的。红鼻子,因为垫鼻子的材料是假的,出汗时鼻子发红发痒。头上长角,本来是打生长因子抗皱,结果药物和操作都有问题。”

  刘浪介绍,作为有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美容门诊部,近来他们接待了越来越多的“二次整容”,“保守估计,整个长沙的正规美容机构起码3成顾客是‘二次整形’。我所在的机构里可能占到40%,也就是说只有60%的顾客是‘原装’的,其他是已经整过一次或两次了。有的是整容失败了,有的是药物失效了,进行再次填充。”

  湖南省医学美容协会会长谭军近日也向长沙媒体介绍,他们在门诊部经常接到因整过形而来就诊的患者,“鼻子血管栓塞。轻微的,皮肤局部坏死,重的眼睛失明,更严重的有脑死亡。”

  消费者权利意识薄弱,政府监管难度大

  刘浪告诉记者,美容行业目前给人的印象是“低成本、零门槛、低风险、高收入”,这导致一些人盲目进入这个行业“捞金”。

  根据卫生部2016年施行的《医疗美容服务管理办法》,医疗美容,是指运用手术、药物、医疗器械以及其他具有创伤性或者侵入性的医学技术方法对人的容貌和人体各部位形态进行的修复与再塑。不管是玻尿酸填充、肉毒素瘦脸、鼻线微雕等等,都属于医疗美容。

  而根据该法规定,美容医疗机构必须经卫生行政部门登记注册并获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后方可开展执业活动。负责实施医疗美容项目的主诊医师必须具备执业医师资格、具有从事相关临床学科工作经历、经过医疗美容专业培训或进修并合格等等。

  显然,那些存在于各居民区中的美容会所、工作室,很多都不合法。“但消费者的权利意识太薄弱了”,刘浪介绍,玻尿酸、肉毒素等药物,全部都是可以在网上查到的,美容院、工作室是否用了正品,完全可以核实得到。

  “但很少有人去看,很多消费者被整形营销的人催眠了,认为美容是平民消费,虽然美容的利润现在越来越透明,但整形作为一种医疗美容,相对来说还是高层次的消费。”刘浪说。

  与此同时,“用于美容的药品监管,本身就不像医院的药品那么严格,消费者什么时候使用了,用的是什么药,在美容院或工作室里都是悄悄进行。”刘浪说,这又导致政府的监管难度加大。

  “整个长沙市没有医疗美容资质的美容机构多得无法统计,有的一栋楼就好几家,政府如何去管,如何管得来?所以,很多情况是,只有出了事故后,执法人员才知道那有家非法整形的机构。”刘浪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