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江苏网3月16日淮安讯(王淑臣 邰冬梅)3月14日,清江浦法院开庭审理一起医疗美容纠纷案。坐在原告席上的彤彤(化名),远远看去是个美丽的90后女孩。但走近就会发现,她的鼻孔一大一小,鼻子上还有明显的疤痕。彤彤声称这是市区一家医疗美容诊所造成的伤害。清江浦法院适用《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审理这起医疗美容纠纷案件。

  挂着“羊头”,卖着“狗肉”

  去年,爱美的彤彤决定做鼻子整形手术,于是来到淮安市区某医疗美容诊所。接待她的是毛某,两人沟通多次后,彤彤最终决定做一个综合整形手术,包括鼻部垫假体、取耳软骨垫鼻尖、鼻翼缩小等。“我与毛某谈的是用韩式生科三段假体,价格为12800元,打折后为8960元。毛某建议我办理分期付款,加上其他手术的费用,共支付了20160元。”彤彤说,二段假体不打折情况下的费用是8800元,相对便宜些,但比三段低一等级,没有三段好。

  为彤彤主刀的是诊所的朱医生。彤彤回忆说,手术时,她听到朱医生让一名护士拿一个二段的假体,“我说我买的是三段的假体,他说那就拿一个三段的假体。因为术中有麻药及灯光,我无法辨别是二段还是三段的假体。手术后,我又问了毛某,并找朱医生确认,他说是三段的假体。”

  手术后,彤彤挂了一天的消炎水,但没有消肿。“他们说去社区医院挂水就可以了,但我继续挂水后鼻子一直没有消肿。9月18日,我感觉问题严重,去找朱医生和毛某。他们建议我立即取出假体,让我在他们医院取,我没在那里取,而是到市二院做了取假体手术。”彤彤说,因发现鼻子处脓液流出,医院做了细菌培养,发现金色葡萄菌和大肠杆菌感染。更让她惊讶的是,医生说取出的假体是二段的,而非三段的。

  助手代刀,无证行医

  2016年11月底,彤彤将美容诊所告到法院,请求判令被告医疗服务欺诈侵权,退还已交费用20660元,承担三倍赔偿,并赔偿其在医疗机构治疗费用约6000元,赔偿精神抚慰金30000元,共计118640元。

  原告则还称,手术记录上显示,主刀医生为缪某,但实际给自己做手术的是朱某。

  被告医院则表示,缪某当天不在诊所内,所以由朱某主刀,但其也有医师执业资格证、

  庭审中,审判员出示了法院从清江浦区卫生计生监督所调取的该美容诊所设置时备案的相关材料。其中,为原告实施手术的朱某虽有执业医师资格证和执业证,但没有省卫生厅颁发的医疗美容主诊医师资格证。法庭认为,被告需要提供实际手术医生朱某持有医疗美容主诊医师资格相关证件的证据,如被告庭后七天内不能提供,相关的法律后果,由被告承担。

  有医疗美容主诊医师资格证的缪某没有实施手术,但出现在彤彤的病案资料记录上。对此,被告代理人称,缪某和朱某经常去外地其他诊所做手术,前期的接待人员为了确保能够按时给消费者实施手术,因此在病案资料上写上了两位医生的名字,以防止其中一位临时去外地。至于,手术记录上为何也有缪某的名字,被告代理人称“不清楚”。

  原告代理人称,原告如果知道手术医师是助手医师,就不会拿自己的面部做尝试。被告不遵守省卫生厅颁布的关于美容执业资格的规定,是对消费者权利的漠视,也是对法律的漠视。

  目前,案情正在进一步的审理调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