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理做完政府工作报告那一瞬,主任说,众筹今年没有出现在政府工作报告中,但是他想起了鲁迅的一句话。我问哪句,他说这句:

倘有慈母,或是幸福,然若生而失母,却也并非完全的不幸,他也许倒成为更加勇猛,更无挂碍的男儿的。 

在为众筹与政府工作报告失之交臂感到悲伤之时,鲁迅先生一番话突然教人豁然开朗,我们因此找到一个全新的角度,去正视众筹行业即将迎来的机遇与挑战。 

三年来,众筹首次缺席政府工作报告

一切纠结来源于在连续两年被政府工作报告鼓舞后,2017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众筹首次缺席。

2015年两会,政府工作报告第三部分“把改革开放扎实推向纵深”中,围绕服务实体经济推进金融改革一段,提出“开展股权众筹融资试点”。

2016年两会,报告在“2016重点工作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增强持续增长部分提到,充分释放全社会创业创新潜能。发挥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和"互联网+"集众智汇众力的乘数效应。打造众创、众包、众扶、众筹平台,构建大中小企业、高校、科研机构、创客多方协同的新型创业创新机制。

此外,在2016年,众筹还被写入十三五规划纲要。十三五规划在深入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明确指出:“全面推进众创众包众扶众筹完善监管制度,规范发展实物众筹、股权众筹和网络借贷。

但是2017年,众筹意外的未进入政府工作报告。如果说政策是母亲,那么前两年,众筹就是有慈母呵护的宠儿,即使面对严格监管和行业困境,依然能够享受母亲庇护下的温暖,但是今天,政策母亲选择遗忘,众筹要成弃儿了吗?

众筹行业难免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 

两年时间,母爱成枷锁

众筹的概念引入国内后,其新颖的融资模式给一直备受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困扰的小微企业和创业企业带来了希望。一时间,众筹调动起国人极大的参与兴趣,同时也开始进入政策关注的视野。 

2015年两会,股权众筹融资试点写入政府工作报告,此举成为行业一支兴奋剂。政策的眷顾让股权众筹发展迎来短暂春天。

2015年下半年,众筹进一步被国家政策明确定性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支撑平台和基础设施,焕发出为实体经济造血的繁荣势头。一切都设定的非常美好:为小微企业融资提供新渠道,为大众投资理财提供了新的路径。 

但是与政策的快速倾斜相对,众筹实质性顶层设计框架却推进缓慢,尤其是全行业最为期待的股权众筹融资试点,证监会给出的答复一直是 “正在研究 

没有明确的操作规范,没有合格投资者设置,没有清晰的监管思路……一时间,众筹行业迎来野蛮生长,风险也在暗中疯长。

无独有偶,2015年下半年开始,网络借贷等互联网金融业态风险集中爆发,轰轰烈烈互金专项整治拉开序幕。证监会作为股权众筹监管机构,配合开展股权众筹专项检查。

这又硬生生遏制了众筹蓬勃发展的态势。宏观导向的倾斜,监管态度的严苛,微观规则的缺失,众筹陷入行业发展最让人痛苦纠结的状态:蠢蠢欲动的创新,草木皆兵的畏缩。

众筹家人创咨询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年底,全国共上线过众筹平台752家,其中正常运营的为532家,下线或转型的为220家。而项目欺诈、平台自融等问题已经在行业里出现泛滥的态势。

220家平台在拥有母爱的境遇下仍旧成为了炮灰,而那些正在运营的平台中,还将品尝野蛮生长过程中种下的苦果:诚信缺失、退出艰难、难以为继的烧钱模式……

痛失母爱,众筹如何成为真正的男人

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没有提及众筹,相反还将互联网金融列入“黑名单”:“对互联网金融的累积风险要高度警惕。”众筹作为互联网金融的重要业态之一,自然也成为政策“警惕”对象。

在这种境地之下,众筹如何自处?回过头来看鲁迅的话:“生而失母,却也并非完全的不幸,他也许倒成为更加勇猛,更无挂碍的男儿。”众筹行业在政策母亲的庇佑之下,没有得到应有的成长,宏观鼓励、微观高压让它走向畸形。现在没有了母爱,或许破釜沉舟反而能够真正成长,走向成熟。 

那么如何找到发展路径?政府工作报告除了释放令人沮丧的 “警惕”信号之外,同样给与众筹行业重要启发:“增强服务实体经济能力,防止脱实向虚。”

众筹家创始人杨勇认为,对于众筹行业来说,控制风险应该成为2017年行业的总基调。而控制风险的关键,就是源头上破解众筹资产荒难题。

杨勇指出,经过前期发展,探索新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过程中累积了经验,同时也积累了大量风险,这些风险的根源其实是在于没有找到并服务好优质资产。 

具体来说,一些人利用众筹模式进行圈钱套现,例如民宿、餐饮等实体场所行业、影视行业的大量劣质资产通过众筹脱手套现;另一些人则将众筹变成左手倒右手的投机买卖,例如一些自融性质的二手车众筹。众筹若把持在这些参与者手中,那将持续抑制众筹服务实体经济的属性。 

要改变这个状态,众筹行业应真正回归服务优质资产。如果站在这个角度看,众筹天地则可大有作为,而不是时刻在生存与合规之间博弈的举步维艰状态。

杨勇强调,技术的应用应该成为控制风险的突破口,从这个视角去关照众筹行业的创新发展,政策风险是最小的,社会效应却是最大的。

华东师范大学教授,众筹家人创咨询负责人袁毅曾经在2017年年初指出,过去,行业强调新技术在众筹行业的引用,但实际上往往是一些舆论的风向或者是西方模式的照搬照抄,鲜有创新,更没有技术上的核心竞争力。但是2017年应该成为金融科技在众筹行业运用的关键之年,这与政策监管并行不悖,同时通过金融科技控制、降低投资风险反而能够为监管层提供防范互联网金融风险的新思路。 

袁毅在这个理念之下,带领团队研发了众筹行业第一款投资决策辅助工具“尽评”,率先通过机器学习搭建项目投资决策辅助模型,首次实现了金融科技在众筹行业中的运用。 

但这真的只是开始,袁毅仍旧孤独。失去母爱的众筹行业,是否能够真正成为男儿,必须找到对的路,坚定信心。行业如果始终视政策导向如大腿,抱住不放,桎梏了自己的发展脚步,还将贻误技术应用于众筹实践的关键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