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全球市场进入大变局时代的当下,中国资本市场的开放已是大势所趋。对国内的投资者来说,海外资产配置日益成为了其必修课,从内地居民投资偏好来看,市场比较欢迎三类产品:第一类是安全性较高,回报较为稳定的海外类固收产品;第二类是兼具稳健性和成长性的海外房地产产品,包括单一房地产项目投资和房地产基金等;第三类则是海外PE投资产品。PE的特点是潜在收益预期高,同时流动性较小、风险相对较大,适合高风险、高收益偏好的投资者。

大部分人群配置海外资产的主要原因是分散和降低风险。一方面是全球大类资产价格轮动带来的市场风险;另一方面是汇率风险。

任何一类资产表现都受制于的宏观大环境,人们经历长期的相对稳定状态之后,容易过度冒险,在政治分歧扩大和保护主义日益抬头的背景下,多元化投资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显重要。我们看到,出于风险分散的需求,高净值家庭资产投资全球化日趋常态化。

在类固收的产品的选择上,专业机构对风险的把控能力体现产品质量。

固定收益也称作“FI”,是“Fixed Income”的缩写,意为固定收益业务。传统来讲,在美国市场上面向客户的固定收益类产品包括联邦债券、市政债券、住房抵押贷款证券、资产抵押证券、金融债、企业债、次级债、私募债、资产证券化产品等,随着Fintech对传统金融形态的改变,以marketplace lending为代表的个人消费信贷类资产的逐步获得市场关注。

无论选择境内或是境外的金融资产,投资的准则都可以简化为两步:第一找到风险点,第二:理解风险与收益的关系。

金融产品的一个特性是虚拟的信用,都是通过契约的签订来完成交易。契约的效力最核心的因素就是双方的信用。选择类固定收益资产投资时,核心点就是金融机构过去是存在违约现象。公司的背景规模,高管人员,历史业绩都存在调查的必要。如何来找风险点,可以从以下几个角度分析:

金融机构是否严控产品准入?

2008年的金融危机直接导致了美国四大投行雷曼兄弟的破产,美联储不得不于财政部联手接收两房,并向众多金融机构,包括向当时的美国最大保险公司美国保险集团伸出850亿美元的援手。这场金融危机波及面之广,影响之深,至今仍影响着全球各国的货币政策的制定。即使作为类固定收益也不能幸免,次级住房抵押债券的违约甚至成为这场金融危机的导火索。

在针对特定类固定收益进行分析,应由上至下进行三个层次的分析。上层考察宏观经济,包括美国本土的经济环境、特朗普的经济政策实现的可能性以及影响、美联储加息对资产表现的影响等多方面。

中层研究资产类别。每种资产的考察方法分文别类,以个人消费信用资产为例,从近20年来美国个人信贷类资产的趋势、第三方信用评级与违约率的相关性、比较与美国股市、债市关联性等角度等进行分析。

底层考察金融机构。从外围了解,机构是否受到必要的监管,投资者权益受到多大程度的保护。官方的态度等等。并深入了解金融机构内部,股东背景、管理层从业经验、企业风险控制业务流程、财务状况、历史业绩表现等方面一一调研。

金融机构如何持续的投后管理

投后管理是严格产品准入的延伸,又联系着投资与退出,是关系到投资增值服务能力的核心所在。仍以消费信贷类资产为例,此类资产的特点是单笔贷款小而分散,每1万美元的投资可能百笔甚至千笔贷款组成,每笔贷款有不同的起始时间和结束时间的“时间差”。

“时间差”的问题以Fintech作为主要解决方案。专业机构一般通过接入实时更新的美国信贷市场数据库,利用大数据和机器学习等计算机手段,去把握资产的整体表现,并动态调整。举例来说,当某一行业失业率攀升后,计算机就会提示我们相关行业从业人员的信贷风险上升,投资经历就会相应调整投资策略,适应的投资环境。

金融机构是否有多样化的产品线?

因为从资产配置的角度来看,分散投资是控制投资风险的重要手段。固定收益提供稳健增值,海外PE投资提高资产预期收益,海外地产提供稳健与成长兼具的价值。在海外投资业务,涉及法律、税务等方面,相较国内更为复杂,拥有丰富海外产品线的金融机构,才能通过多样化的投资选择帮助客户实现海外投资风险的分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