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众筹家

注:鉴于政策规定,本文中股权众筹、私募股权投资均指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

股权众筹这部分业务,36氪恐已无力回天。

绝杀

早在20166月,钛媒体发表《36氪深陷股权众筹项目“涉嫌欺诈”旋涡深度调查》,直指36氪股权投资平台在“宏力能源”新三板定增项目上涉嫌造假。

彼时,36氪针对此发布了CEO刘成城一封没有正面回应质疑,而是宇宙中心呼唤爱,誓与创业者同呼吸、共命运的公开信,让36氪竟化解了危机,还收获了舆论的同情。

事实上,钛媒体突如其来对36氪股权众筹业务发难,收效甚微。36氪凭借在涉足股权众筹业务前在创投圈的品牌地位,打退了钛媒体对36氪整体品牌形象的挑战。钛媒体没有后招跟进,一场撕逼事件就此偃旗息鼓。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一年后,钛媒体再发《36氪再陷“涉嫌诈骗”漩涡,中国股权众筹已近落幕》,揭露猿团项目是投资骗局,并给中国股权众筹盖棺定论。

如果说面对2016年的公关危机,36氪在2015年高调转型私募股权投资平台一年后业务受阻,还可以就股权众筹业务进行解释,与此同时结合高举高打品牌情怀故事作为渲染。那么又过了一年,36氪一篇《致未来,致媒体同行》充斥的仅仅只剩不厌其烦的情怀,上演的无非是一出黔驴技穷的戏码。

至少股权投融资这部分业务,36氪恐已无力回天。

自戕

从意气风发,到面临质疑,大规模裁员调整业务,再到今天将私募股权业务彻底边缘化,两年时间,36氪发展发生重大动荡,无异于自戕。贻误两年发展,伤害的不仅仅是股权众筹这一个业务条线。

20156月,36氪与蚂蚁金服合开发布会,上线股权众筹平台。36氪高调进军股权众筹,对众多草根平台扎根的股权众筹来说,无疑是一剂强心针:

36氪背靠创业媒体积累的品牌认知度和品牌资源,业内对于36氪真正为创业企业提供更优质的股权众筹服务抱有更高期待。

与此同时,在发布会上,36氪宣布与蚂蚁金服达成全面战略合作,媒体传言蚂蚁金服当时已经敲定对36氪进行初步4000万美元投资。

同年10月,蚂蚁金服出资1.5亿美元收购36氪部分股份,实现对36氪的控股。当时,刘成城本人在朋友圈发布消息表示,36氪将在私募股权融资业务方面与蚂蚁金服合作。

20166月,钛媒体曝光宏力能源项目,顷刻间,业内外质疑36氪私募股权业务的声音扑面而来。钛媒体此举,无疑等于踢爆36氪股权众筹业务的整体问题。

20167月,36氪内部人士向众筹家透露,36氪发生重大业务调整,市场部、资金与交易部两个部门被撤销,部门全员被裁。两个部门的主要职能是负责36氪私募股权投融资的投融资和市场方面等相关业务。众筹家发文披露该事实信息,36氪公关旋即以发律师函为手段要求删稿。

就在裁员的同一个阶段,36氪的一封内部邮件广为传播,邮件核心内容是创业媒体业务分拆出来独立运营,著名媒体人、投资人冯大刚则正式加盟,任媒体业务总裁。同期,股权投资业务被剥离,且官网被更改域名。

201611月,36氪合伙人兼联席CEO魏珂本人证实已从36氪离职。传言称,魏珂离职跟投资机构在业绩方面的对赌有关。

201612月,36氪母公司北京协力筑成金融信息服务股份有限公司完成了对旗下业务的重组,目前有四家下属独立运营公司。其中,北京协力创成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主要业务是互联网非公开股权投融资业务。

直到20176月钛媒体再一次发难。

两年前,36氪自认为做股权众筹时机成熟,业务调整非常彻底,直接转型。2015年多次公开表示36氪致力于成为中国最大的私募股权投资平台。

2016年宏力能源事件成为推倒36氪金融业务多米诺骨牌中的第一张。实际上,随着宏力能源项目问题的曝光,刘成城自己或许心知肚明,36氪私募股权投融资之路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好走,一封恳切的公开信虽能挽回舆论,但挽回不了一年来主营业务重大调整,随后,36氪私募股权股权众筹业务基本停摆,收缩战线,就是明证:没有投资、风控基因的媒体转型重度涉足金融投资带来积重难返的问题。

时至今日,36氪不见涉足股权众筹时的意气风发,而是再一次消费过往的媒体、创业服务优势和双创情怀来回应外界对股权众筹业务的质疑。这一次,看客恐再难买账。

而最近36氪公开声明中称,36氪属于媒体业务品牌,而非金融公司的说法,极力撇清与股权众筹的关系,显然不是明智之举,因为,这是将这两年向金融的转向努力彻底推翻,本质上已经在自我宣告从媒体到金融业态的转型失败。

36氪的金融故事其实已经很难再说下去了。

分手?

36氪的金融故事最大的看点之一,来自于与蚂蚁金服一起讲故事。

众筹家获悉,在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近期发布的一本介绍蚂蚁金服普惠金融实践的著作中,披露了2015年那笔媒体盛传的对36氪的投资。

在投资类别里,这笔1.5亿美元的投资被列入综合金融板块,并独立持股3620%~30%的股权。

获得蚂蚁金服投资后,36氪方面曾公开称:

36氪致力于成为中国最大的私募股权投资平台。

以私募股权投资业务为切入点,36氪将互联网金融业务瞄准了中产阶级。未来36氪与蚂蚁金服将一起研究如何让中产阶级资产配置到股权类资产中,一方面要支持更多中产阶级创业,为创业者提供更多的服务支持;同时也为中产阶级投资人提供更便捷的股权资产配置渠道。

CEO刘成城表示,被蚂蚁金服投资后,36氪媒体将继续独立运作。

而现在,36氪针对猿团事件的声明里,否认了金融公司的说法。蚂蚁金服以普惠金融为目标的投资,又将扮演什么角色呢?

这很难不让众筹家(http://www.zhongchoujia.com)联想到,20162月,众筹家曾获得一份36氪融资BPBP中,36氪强调其为“服务互联网企业的科技金融公司,致力于成为中国最大的私募股权类产品交易平台”。所属行业则是“互联网金融”。

这份BP的出现,与36氪获得蚂蚁金服巨额投资,前后时隔不到半年,到底是蚂蚁金服掣肘了36氪,还是36氪的在私募股权业务乃至金融业务上的发展让蚂蚁金服不满意,从而分道扬镳?扑朔迷离的程度让人甚至怀疑这份融资BP的真伪。但现在看来,两者可能的确早有分歧。

目前,众筹家在支付宝上没有找到36氪的平台入口。

中国股权众筹能被谁代表?

钛媒体绞杀36氪的檄文以《36氪再陷“涉嫌诈骗”漩涡,中国股权众筹已近落幕 》标题,中国股权众筹就这样被36氪代表了。

事到如今,36氪已经将其与股权众筹之间的交际与界限划清。而真正的100余家股权众筹平台还在坚守,如果就这样被代表,无异于上演劣币带着良币一起爆炸的悲剧。

中国股权众筹与双创一同而来,被称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孪生姊妹,成为创业企业融资的新渠道;作为互联网金融的重要业态,也成为大众投资理财的新选择。

但由于发展模式不清晰,政策不明确,外界广泛质疑的36氪虚假宣传、信息披露、平台义务不清晰等问题,在股权众筹行业一度普遍存在。因上述问题,36氪企图通过股权众筹打通多个业务板块来普惠金融服务创业的创投生态圈折戟,但若因此抹杀股权众筹行业整体在面对行业困境时的创新努力,实在有失公允。

一位资深互联网金融从业者说:“互金人是需要尊严的。他们承载的是很多投资人寻求财富的梦想与希望。”

互金曾经被污名化,但是投资市场的需求决定了行业的价值。同样,对于刚刚起步,已经在逐步纳入监管走向合规的股权众筹行业,需要给予尊严,更需要给予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