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恒昀

  5月,人机大战激战正酣。第三局第125手,随着替alphago执子的黄士杰博士落下一枚黑子,棋盘对面的“世界围棋第一人”柯洁在巨大的压力下离开座位,随后大家听到了柯洁压抑的哭声。0∶3,alphago大获全胜。

  如果“人工智能之父”阿兰·图灵看到这一幕,是会欣慰呢还是为人类的未来忧虑?阿兰·图灵1912年生于英国伦敦,1954年6月7日逝世。他是计算机逻辑的奠基者,提出了图灵机和图灵测试的概念,1950年10月,图灵发表了一篇题为《机器能思考吗》的论文,成为划时代之作。也正是这篇文章,为图灵赢得了“人工智能之父”的桂冠。

  在图灵逝世60多年后,人工智能得到了突飞猛进的发展。现如今不仅仅是下围棋,人工智能已渗透到我们生活的各个方面:无人驾驶汽车、智能家居、机器人服务员……就连我们认为最需要情感表达的艺术领域,人工智能也有所发展。

  “幸福人生的逼迫,这就是人类生活的意义。”看到这句诗,你可能想不到,它并不是出自人类之手,而是来自微软的人工智能应用“小冰”,由它创作的一本名叫《阳光失了玻璃窗》的诗集,最近登上了书店诗歌新作的排行榜。

  谷歌未来科学家雷·库兹韦尔在他的《奇点临近》这本书中,预测和人类并驾齐驱的强人工智能出现的时间为2040年。到那时,人类能干的脑力活它都能干。行业会重新洗牌,人工智能在各行各业慢慢将人类代替。

  人工智能给我们带来的,可能比蒸汽机所引领的工业革命带来的变革和影响更巨大更深远。想象一下未来的某一天,工厂、家里、餐厅……到处都是服务的人工智能,多数行业被人工智能取代,进而形成了一个“无用阶层”——全新而庞大的阶级:这一群人没有任何经济、政治或艺术价值,对社会的繁荣、力量和荣耀也没有任何贡献。尤瓦尔·赫拉利在《未来简史》中的描述让人无所适从,那对于人类来说是多么大的冲击。

  图灵在《计算机与智能》一文的结尾写下这样的话:我们只能看清前方很近的距离,但我们能看到那里有太多的事需要去完成。而现在,当人工智能开始重新定义我们的生活时,人们不得不开始考虑,人与人工智能如何才能始终坐在棋盘的两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