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平生很喜欢游山玩水,曾借工作之机去过一些地方每当回想起曾经光顾过的山山水水,却还依旧。那波光粼粼的大海,涛声阵阵的松林,一望无际的平原……,曾给我多少有趣的遐想,激发起多少变幻的感情。每当来到一处异地胜景,总会有一种奇怪的力量震荡着我,几乎忍不住要呼嘁起来。这就是我伟大的、亲爱的祖国——”。然而在足迹所到的地方,也有经过很长的时间,我才能理解,欣赏的。我要说的地方,就是我的家乡里被文人墨客喻为"草原明珠”的达里湖。

  六月间,我又一次来到达里湖畔,这是第几次来已记不清了,奇怪的很,这次却有着迥然不同的印象。六月的贡格尔草原还不是最美的季节,但也是绿草茵茵、百花初放了。当车子刚刚糟济抹甲镇的边缘,辽阔的草原、湛蓝的天空迎面扑来,那种让人心情激荡的感觉又一次在胸中升起。

  老实讲,这座位于浑善达克沙漠地区的天然湖泊,面积不过230多平方公里,湖水不深,风浪较大的半碱水湖,比不上西子湖畔的秀媚,长湖的天真自然,楚楚有致;更没有太湖烟霞万顷、气象万千的宏伟,但是只要你仔细观赏,认真领略,就能感觉到它的神奇!清晨,当我伴着那一抹初升的太阳漫步在湖畔,远处的山光水色,近处的满湖烟雨。俱是一片迷蒙,仿是在半睡半醒,空气中弥漫着雨后花儿的甜香,使我记起了东坡的词句“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朦雨亦奇”,便想苏公自是最了解两湖的人。而我对家乡的达里湖亦应如此,去上一次两次,可能不会了解它的性情,去过多次后才会恍然有所悟。

  正像每次一样,匆匆的来又匆匆的去,重游故地让我领略了两个字,一个是"绿”,仅凭这一点,已使我流连忘返。一下车,只觉得绿意扑面而来。道旁绿树成荫,苍翠欲滴,似乎飘着的雨丝儿也都是绿的砧子山、曼陀峰上的绿树丛丛,已一改前几年前生态破坏时光秃秃的难看,山下蜿蜒的小径也在绿色的簇拥下伸向远方,一直绿到了石头缝里广袤无垠的贡格尔草原更是一片绿色,绿油油的小草在春天到现在一场又一场雨的滋润下努力的往上长,草丛中各种各色的花儿在阳光的爱抚中伸直了秀美的身姿,有的鼓起了圆圆的花蕾,有的已迫不及待的张开了花瓣,似乎用特有的方式欢迎这些远方的客人羊群像天边的白云也在绿色中涌动,贡格尔河像一条银色的飘带也在绿色中流淌。

  用过早餐准备去达里湖南岸登船游湖,岸边的绿色又有一番意境。通往码头的木制甬道就建在岸边的水草丛中,弯弯曲曲的甬道两旁是茂密的草丛,人在其中就像钻进了青纱帐里,水草高的有时看不到外边,密的见不到人影。当我们登上旅游船,浩瀚淼淼的湖水迎面而来,只觉得遍体生凉,心旷神怡。船边湖水碧绿,平稳时也是碧澄澄的,船儿快了,水花飞溅,如飞珠滚玉一般,在这一片绿色的影中显得分外好看。上岸时,又回头看那在浓重绿色中变得无边无际的白茫茫的湖水,我们都惊叹道:“真是个神奇的湖!”

  我这次来领略的另一个字,就是"变”。和全国各个地方、各个行业一样,隔些时候去,总会看到变化,变得快、变得好,变得神奇。曾记得六十年代初第一次来时,正值暑期,湖面上只有几叶小舟飘荡,湖边仅有十几户人家的小土房散落在偌大的草滩上,在夕阳的余晖中职着淡淡的炊烟,远处传来一两声犬吠,才显得一丝生气。七、八十年代来过几次,或是下乡工作,或是给单位职工买鱼,晚上住在渔场的小招待所里,凌晨三、四点钟就要赶往捕鱼点等待第一网鱼装车,趁着鲜活,再匆匆地赶回家里。二十世纪初,旅游业逐渐兴旺,达里湖首当其冲成为克旗旅游的主要景点,达里渔场的瓦氏雅罗鱼肥美鲜嫩,誉名海内外;自然保护区建起了博物馆、观鸟台,中外游客纷至沓来,络绎不绝。当年的土路变成了宽阔平坦的柏油路,低矮的小土房几乎难以见到,随之而起的是各种风格迥异的楼房和外表漂亮、内里装饰独特的蒙古包;每当朝阳初升,游人泛舟湖上,真是满湖的笑,满湖的歌。达里湖的胸怀宽广,容得了四面八方的游人,容得了迁徙过往的百鸟,她接纳了大自然的恩赐,她搭上了改革开放的顺风车,这颗在绿色草原拥抱中的“明珠”会更加璀璨。